透的内裤,问得很散漫:“这东西,还要带哪儿去啊?”

    蒋灵被他问住了。刚才就在脑子里想了好一会儿,总有种做贼心虚之嫌,觉得扔哪儿都不合适,只能机械地握在手里。

    “不知道。”她小声说。

    林清凯叼着烟笑。“怕人认出来是你的?”

    蒋灵抬眼看他,又迅速低下头,抿住嘴唇。

    林清凯才没什么羞耻心,随便用两根指头拎着,手一抬,丢进垃圾桶。

    蒋灵瞪大了眼睛:“这是教室。”

    “教室怎么了,你没在教室被我玩到喷水?”林清凯漫不经心地哼笑。他屈指掸了掸烟灰,玩味地看她:“以后我还会在教室干你。”

    4  清凯(校园H) ( 睡眠喷雾 ) |

    7373688

    4  清凯(校园H) ( 睡眠喷雾 )

    4

    神思清明下听他说这种话,蒋灵脸热得很。

    那晚上回去,做了个梦。梦到真的被他压在教室后墙上做。那根粗硬的肉棒在身体里猛烈进出。她叫得很厉害,林清凯便低头吻她。衣服早被撕开,他亲完她,又往下,又湿又热的舌尖绕着乳头舔吸。

    蒋灵在梦里泄了出来。

    醒来怔了好一会儿,一时弄不清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叫出了声。她屏息留意着宿舍的动静。见室友们呼吸声平缓,才放下心。小心翼翼地把手伸进薄被里,摸了摸内裤,果然又湿了。

    难受。

    蒋灵的脸埋进枕头。她想起之前看到在教室调情的男生。当时只觉得人家猥琐,可林清凯明明比他过分多了。

    第二天下课,她跟同桌去买零食。老远看到林清凯和一群男生站在小卖部门口。他穿件浅灰色羊毛衫,比周围人都要高出半个头,干净又出众。

    蒋灵猛地刹住脚。她一见着他,就不自觉地要想起他伏在自己身上的样子。

    “怎么了?”同桌疑惑。

    蒋灵搪塞:“我不去了,在楼梯这儿等你。”她躲回楼梯间里。

    后来两天,她连着躲他。说是躲,无非是不刻意去制造巧遇了,要在路上碰到,就悄悄绕开。

    她实在打不定主意怎么面对他。那天走之前,林清凯倒是记下了她的电话。但也没真的找过她。

    就这么过了一周,天气热起来。

    有天中午自习,正写数学作业写得昏昏欲睡,手机震了一下。是条短信,【来篮球场】。

    蒋灵没敢存林清凯的名字,对着上面长长的号码,犹豫了十多分钟。那种禁忌的刺激感又在骨缝里漫开。她本能地觉得危险,可又隐隐想要更多。

    手机再震:【五分钟?】

    就笃定了她不会拒绝似的。蒋灵纠结些时,终是回了个“嗯”。

    正午的阳光正盛,明亮得要发光一样。

    蒋灵意外的是,球场上人还不少。林清凯边往场边走,边扯起衣服下摆擦汗。腿长肩宽,漆黑的短发汗湿着,腰间露出一截紧实的腹肌。

    他似是察觉到蒋灵的目光,侧头看过来。

    尽管已经做了一路的心理准备,视线相遇的一瞬,蒋灵猛地就紧张了。她揪住衣角,站在那儿等着他走过来。

    后面场上的男生注意到这边,齐齐哄笑起来,其中一个喊林清凯:“哥,别走啊,再打会儿。”

    林清凯接住他扔过来的球,懒得搭理,手腕一抬,又砸了回去。

    “喝水么?”他问蒋灵。

    蒋灵讷讷点头。两个人便往小卖部走,身后那群人远远吹了几声口哨。

    林清凯拿着两瓶冰镇的农夫山泉,带蒋灵径直去了教学楼后面的林子。

    他一路上没什么言语。蒋灵跟在后面,心要跳到了嗓子眼,她以前听说过晚上很多小情侣会来林子里接吻什么的,可现在是白天……

    阳光从树叶的缝隙洒下来,斑斑驳驳,半空有轻飘飘的尘屑。

    两人走到深处,林清凯很直接的,拉起蒋灵的衣服,手伸上去,握住她的左胸。

    “凉……”蒋灵背抵在棵树干上,浑身的细胞都竖起来了。他手刚洗过,又拿了很久的瓶子,指尖都是冰的。

    林清凯搓弄着细嫩的乳肉,瞧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过了会儿,才低低问了句:“别人揉你奶子,你也这么乖么?”

    蒋灵臊起来,抿着嘴摇头。

    林清凯唇角挑上去,手指加大力道。软肉在他指间乱溢,蒋灵蹙了下眉:“有点疼。”

    “哪儿疼?”林清凯明知故问。

    蒋灵仰脸看他,挺可怜的。

    “奶子疼?”林清凯眼里又弥漫起欲念。见她红着脸点头,他低声:“我给你舔舔。”

    他扯着蒋灵的衣服和内衣一起往上推。蒋灵吓到:“会有人看到的。”

    “没人。”林清凯毫无顾忌。

    蒋灵又挣,被他单手捏住胳膊,压在树上。“上次只摸几下你就流水了,舔着更爽。”

    女孩未经人事的上半身暴露在空气中,乳肉白得晃人眼。粉色的两颗被凉气一激,颤颤巍巍地翘起来。林清凯眼神极黯,叼住左边那颗,含进嘴里。

    蒋灵唔的一声。

    他口腔里湿热,舌尖灵活滑腻。甚至能感觉到舌上的粗糙小颗粒,滚烫地滑在肌肤上。像那个梦,淫靡得过分。

    蒋灵头仰在树干上,闭上眼。

    这个人是林清凯啊……

    她忍着自己的声音,渐渐失控,无意识地挺起胸,把乳尖往他嘴里送。

    林清凯含糊地笑了一声,用唾液浸湿她硬起来的乳头,舌尖又打着圈地绕着舔弄,偶尔用牙齿轻硌,再吸吮,蒋灵便会受不住地嘤出声。

    “喜不喜欢?”林清凯直起身。

    蒋灵讲不出话来,口干舌燥地

章节目录

清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睡眠喷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眠喷雾并收藏清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