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昊叹息一声心想:又是一个不走正门的。

    叹息完了后,心里突然堵得慌,像是呼吸都快被没有了,然后心里突然痛起来,痛得好像有一支针直接刺入他的心脏一样,双手不住在发抖,脸上突然发红呼吸也急促起来。他拼命想平息身体的混乱,却抑止不住咙头一甜,喷出一口鲜血。他伸手捂住嘴巴,鲜血仍不断从指间溢出,他想制止却无法制止。

    意识渐渐地被抽离,南宫昊再次倒在地上。

    感觉到双手手腕脉门给人抓住了,并各有有一股炙热切期望的气从两手脉门注入,平息他体内紊乱的经脉,让他稍为清醒,睁开眼,他看到了楚沙。

    楚沙见他醒了,收起内力,脸沈如水。

    又惊又喜的南宫昊马上搂住了他,一个劲的往自己怀里塞,楚沙闷闷地说:明明喜欢得要死却装作毫不在乎......这种表现就是长大的话,我可能永远长不大。

    南宫昊把头埋在楚沙后颈,爱恋地轻啄他的脖子,说道:对不起。他以为自己可以在楚沙想走的时候放他离开,他以为自己把一切都打算好了,他以为......

    世上果然没有以为......

    还好你没有走。南宫昊庆幸地说。

    ......

    楚沙默了一下,然后带点恼怒闷闷地说:我只是想试一下,谁知你真的不追来,还吐了一地血。

    成亲的事......

    我答应了。

    咦?

    在我收下你的聘礼的时候我就答应了。

    聘礼?南宫昊讶异地望著楚沙。

    楚沙从怀里拿出一块玉。

    那块初次相见时南宫昊拿去当掉帮楚沙买药的玉。

    那块楚沙从当铺偷回来(也许是抢的)在那个晚上涉露两人心声的玉。

    那块由慕容少游带到楚沙手上表明南宫昊仍然在生的玉。

    南宫昊笑了。

    沙,我好爱你。

    楚沙木了。

    虽然一早知道这个事实,但当南宫昊亲口说出来的时候,震撼感还是那么大!

    南宫昊有点好笑地晃了晃楚沙,楚沙仍末反应过来,南宫昊含笑吻住那双薄唇,轻轻舐舔,品偿他口中的甜蜜,还想要......更多......

    楚沙回过神来,为自己的失神而双颊绯红,他把南宫推开说:你不管你的朋友慕容少游了?

    咦?对了,得快点去看看!南宫昊一惊,急忙往身上套衣服。

    楚沙忍不住笑了,心里想:在你心中,你始终是把我放在第一位,慕容少游十几年感情也只能放在我身后......

    楚沙很少笑,应该说从来不笑,因为他的冷笑不算笑,现在楚沙剑眉稍扬,碧眼光彩流转如同翡翠一样,双颊粉中带红,唇角微翘,露出白玉般的牙齿......也许楚沙不能算是一个很美的人,但他这一笑,绝对举世无双。

    南宫昊看得几乎怔住,他拉起了楚沙的手说:无论怎么样,我们是再也不会分开了。他说著也笑了,如常温柔的微笑,但带著浓得化不开的幸福快乐。

    [完]

    PO18脸红心跳

章节目录

人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简一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简一啊并收藏人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