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就活跃,自从换了言征这么一位男神级别的老师来教一班以后,这位课代表就更喜欢上课举手发言了,下课也总是缠着言征问问题。

    这题是高难度题,但她的答题思路可以称得上完美,言征赞许地对她说:“很好。”

    阮谊和突然觉得心里不舒服,言征太过分了,明知道她物理不好,还点她回答这么难的一道题。分明是故意让她在全班面前丢脸。

    何况……她现在浑身难耐到只想在床上躺着,言征让她在后面罚站,害的她两腿发软,小穴里更是空虚到不行。

    好不容易熬过了整整一节课,小内裤被淫水彻底弄湿,阮谊和迫不及待地坐回座位,在课桌下两腿交缠磨蹭,以缓解下体那一阵比一阵猛烈的空虚感。

    偏偏言征此刻又念了她的名字:“阮谊和,过来。”

    被点到名字的小姑娘红着小脸不情愿地走过去。

    言征故意问:“昨天作业怎么又错那么多?”

    “嗯……”阮谊和刚开口,差点呻吟出声,连忙捂住嘴,可怜兮兮地看着言征。

    言征用钢笔在她的作业本上写下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

    “想挨操?”

    阮谊和脸更红了,生怕这个时候有同学走过来,连忙把作业本从言征手里抢过去。

    言征面不改色地威逼利诱:“说话,不说就不给了。”

    阮谊和羞愤交加地点头,轻声“嗯”了一声。

    “到办公室来,”言征又说:“课代表来办公室拿一下作业。”

    要把课代表也叫到办公室?

    阮谊和心都悬起来。

    课代表喜滋滋地跟着言征走进办公室,在抱走作业之前又连着问了言征两道题。

    阮谊和在一旁等的心急如焚,意识在媚药的作用下逐渐涣散,差点当着课代表的面呻吟出来。

    课代表终于走了,言征这才从容不迫地走向坐在一旁等候的阮谊和,问:“宝贝,是不是湿透了?”

    ps:没有想到大家几乎都选了1v1鸭,一定是作者太重口了嘤嘤嘤(那我下本再写np满足一下自己哈哈哈哈)看在作者这么听话的份上(捂脸),大家一定不要弃文啊!

    老师,别舔那里

    “别、别舔那里………嗯……嗯啊……啊啊啊……”

    阮谊和躺在那张办公桌上,小穴里泌出的蜜液沾湿了桌上被她压住的一张草稿纸,纸上的钢笔字迹都晕染开来。她完全没想到,言征竟然会……舔那里……太、太羞耻了……

    男人的薄唇吻着她娇嫩的肌肤,从纤细的小腿吻到大腿根部,缓缓移向最私密的腿心处。

    难得的“白虎”,没有任何杂毛,白白净净的小穴,两片贝肉原先紧紧闭合着,被男人的大手拨开了一些,露出那微肿的小花核,娇人可爱。

    男人的舌尖细致地舔着小少女那两片肉质丰盈的唇瓣,旋弄着从肉缝里探入,将本来就湿润不堪的小穴舔弄得更加春潮泛滥。

    小少女失声尖叫:“不可以………你快、停、啊啊啊啊………停下啊……”

    言征轻而易举抓住她乱晃的两条小细腿,肆意用舌尖逗弄那敏感的花核,甚至用牙齿轻轻厮磨。

    他又探入蜜穴更深处,色情地舔着小少女温热的内壁,让小小少女又酥爽,又羞耻,面对应接不暇的快感生生逼出了泪水——生理性快感引起了她不自觉地流眼泪。

    阮谊和浑身痉挛抽搐,连脚趾间都紧紧绷起来,手指紧紧掐着桌面的几张白纸,把白纸掐皱成一团。

    “……呜呜……老师……快停下……求、求你了……真的不行了……”

    言征终于松开她,唇边还有她晶莹的蜜液残留,他随意舔了舔嘴角,笑得邪佞:“真是个水做的宝贝。”

    身下的小少女双目迷茫,美眸里氤氲着水雾,腰肢以下全然酸软无力,而小穴却还在本能地一抽一抽地缩着,淫液从穴口缓缓淌下,慢慢滴落在地上。

    这番淫靡的场景,男人看了恐怕都会难以自持。

    言征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耻丘打圈,故意说道:“怎么这么干净?自己偷偷刮了毛?”

    阮谊和哼哼唧唧地解释:“呜呜呜……不是……本来、本来就没有……我没有刮……”

    “是么?”言征轻笑,解开皮带,将那早已昂首等待的巨兽对准了小少女湿淋淋的花穴,却迟迟不进入,只在穴口肉缝上缓缓磨蹭。

    那小唇瓣丰盈的肉感,仅仅是蹭一蹭,就叫人心神激荡,快感横生。

    “都肿了呢,宝贝。”言征牵引着阮谊和的小手,让她的指尖触碰自己充血的小花核。

    这种羞耻度让阮谊和的神经更紧张,唇齿间溢出的呻吟声都变得哆哆嗦嗦起来。

    言征耐心地教导这丫头揉捻自己的小核,她的指尖颤抖不已,几次想要缩回去都被言征又按住。

    “啊……啊啊啊……又、又要高潮了………”阮谊和尖叫着缩回手指,晶莹的液体喷射出来,在空中划出一道诱人的弧线。

    言征看的眼底猩红,这丫头竟然又潮吹了,还真是敏感。

    男人再难自持,握着硕大滚烫的阳具送入那温软湿润的小花穴。

    “啊…好胀………”阮谊和无力地推搡着言征,“你出去……要被插坏了……”

    言征一边猛烈抽插,一边狠狠说:“插坏了才好,看你还怎么勾引男同学。”

    阮谊和泪眼朦胧:“我没有勾引他……呜呜呜……你不要冤枉人……”

    言征一把扯开她的校服领口,大手探入,重重揉捏那对雪白的饱乳,沉声说:“是不是还想把奶子送到他嘴边让他吸?嗯?”

    “放开……你弄疼我了……”阮谊

章节目录

言教授,要撞坏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言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征并收藏言教授,要撞坏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