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浓眉凤目,高鼻薄唇,儒雅面容暗含英气,彦昭却像极了许母,长眉吊梢眼,蒜头鼻仰月唇,十分隽秀,他因双腿无法走动很少出屋,少见阳光的缘故,脸色透几分青白,衬出瞳孔浅浅褐灰色调。

    “吵醒你了?”彦昭阖上手中书册,嗓音温和地问。

    “醒来有半个时辰,懒起而已。”许彦卿背手站在窗前,瞟扫过发白的绿窗纱,京城有钱人住小洋楼,窗户四围镶茶籽油黄的条框,嵌着方正的绿玻璃,穿荼白布衣黑色撒脚裤的仆子,先拿过期报纸咯叽咯叽擦灰尘,再用布巾擦拭一遍,又干净又透亮。

    他曾想过在老宅装玻璃的可能性,后来还是放弃了,陈瓶装新酒,总是不伦不类。

    有人轻轻叩门,是大嫂冯氏送来茶水,她是个贞静寡言的守旧女子,便是丈夫无端的瘫了,也没激起她太多情绪,依旧如常尽心的侍奉,只是今日眼眶却微发红,斟好茶踮着小脚无声地退下。

    彦昭不待二弟发问,先自淡然开了口:“母亲要替我纳妾延展子嗣,听闻是依傍谢家破落亲戚的女儿,名唤谢芳,十八年纪,还是个黄花姑娘,我......没不答应的理。”

    许彦卿回想那日见谢芳的情形,却没甚麽印象,纳妾由大哥自己选择,他只关心他的腿。

    彦昭三年前突然倒地不起,便再也没站起来,两条腿硬梆梆似木棍,却使不上力走两步,寻医问诊至今却查不出病根。

    众人从初时满怀希望到如今安于现实,没人在关心这事儿出得有多蹊跷,除许彦卿外,他这些年边做买卖边暗中探查。

    排除生意上仇家主使外,他把目光重转回家院,老宅子有股子陈年腐朽的霉味儿,也侵蚀了人心。

    “白医生说你是腿部神经受损,得去国外有治愈的可能。”许彦卿看了门边一眼,压低语气:“上海有发往英国的轮船,明年开春启锚,至那时送你走。”

    “那个洋人说的?”彦昭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岔开话接着道:“还有你纳妾的事,母亲命人在花厅搭好戏台,请路过上京的四喜班子进府唱戏,散出去的请帖,听闻昨晚皆收了回来,那些太太争抢着要带小姐来赴会.......”他话里难得少了阴郁之气:“二弟艳福不浅!”

    *——*——*——*——*——*——*——*——*——*——*——*——*——*——*——*——*

    爱吃肉的小仙女独家整理 欢迎喜欢看文的小伙伴加入

    popo仙女屋783711863  如失联加管理QQ3242804385 进群后详情眼熟公告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及出版图书,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喜欢本书欢迎购买正版 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

    第十二章 人言畏  桂花蒸(民国)(大姑娘浪)|

    7899417

    第十二章 人言畏

    四喜戏班子的队伍踢踏踢踏行驶在官道上。

    班头乔四为省钱少雇了马车,容两人的车厢硬是塞进青衣花旦武旦老生四人,她几个狠三怒四问候过乔四八辈祖宗后,面面相觑,又都沉默起来。

    有种逞过口舌之快后,心底反愈发悲凉的错觉。

    青衣天喜手摇白绢美人玉柄团扇,由感而叹:“还是娇喜最有心计,傍上王老板去关东享清福,从今不在似我们.......受这奴役苦!”

    老生鸿喜正叭哒抽水烟袋,吐口烟圈,嗓子 ∮qun七⑧⒊㈦①1_⑻6⒊c 有些沙哑:“那关东男人胯下吊物,是你们这样南方女子能受得?我可听说了........”她握起自个拳头,想想又让武旦兰喜握起拳头,同她的并一块儿:“足足有这麽大,这麽粗!”

    天喜惊的柳眉挑起,拿扇面捂嘴咬舌笑起来:“真有这般大物,娇喜还不得被撑死!”

    鸿喜呸了一声:“那淫妇是真淫在骨子里,有趟你们在前厅唱戏,我回后房拿画眉的黛粉,瞧瞧都看到了甚麽?”

    “看到甚麽?莫卖关子急死个人。”兰喜扬着声嚷嚷。

    鸿喜朝她俩勾勾手指,三个头迫切地凑近挨拢,天喜叫了一声:“桂喜。”见她指尖绕着汗巾儿荡下的鹅油黄细细撮穗子,摇了摇,也就算罢。

    桂喜坐在最里靠窗,不惯背后听或说别人的闲话,更况娇喜待她还算和善。

    八月天似笼蒸,当午日阳把车帘子晒的烫手,纵是有缕风顺着帘缝子吹进来,却像极热灶上蒸笼沿扑哧哧冒出的热气儿。

    一抹贴身肚兜汗津津黏着脊背,她想弯肘拿帕子伸衣底擦拭,又会磕碰到鸿喜,她狗嘴吐

章节目录

桂花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大姑娘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姑娘浪并收藏桂花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