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听过啦,是戏班子里的小花旦,勾引班主败露,被主婆责罚哩。”

    十七岁的少年,对男女风月有着莫名的热忱。

    许彦卿抿起唇角想诫训他两句,忽听杂乱脚步混着说话声渐响,一拨人用过酒饭晃到槛外来,站在廊前闲看那罚跪的女孩儿。

    许彦卿觑眼瞧被簇拥在央的一对男女,倒眼熟,略思忖,见过,是陈家老爷做寿请过堂的四喜戏班子。

    那男的班头记得名唤乔四,女的是他婆娘叶氏。

    乔四拈着根竹签貌似漫不经心地剔牙,叶氏则抱着碧眼猫儿,边捋毛边翻起眼皮问:“她可认下知错了?”

    “不认不知错。”傻丫摇头回话。

    叶氏从袖笼里掏出片肚兜往天一抛,那软绵绵的布料本飞不远,却无端起了风,飘零零如断线风筝,缓慢荡落在许彦卿足履前,柿子红的面儿,绣着喜鹊登枝,印着男人漆黑的五指印儿,还有喷溅的白稠,凝固成丑陋的痕迹。

    看热闹的宿客鼻眼贴在扇门上挤变了形,嗤嗤笑起来。

    肚兜是女子床榻间最私密最羞耻的物件儿,纵是娼妇也不敢随意拿出来秀,此时却大剌剌暴露于大庭广众之下,若是高门大户的小姐遇到 ∮qun七⑧⒊㈦①1_⑻6⒊c  ∮qun七⑧⒊㈦①1_⑻6⒊c 这桩事儿,是只有死的一条路。

    傻丫跑过来,道声对不住,俯身把肚兜捡起,揉成团握在手里又跑开了。

    许彦卿观那女孩儿自始至终头都未抬起过。

    他蹙眉,听叶氏在大发脾气:“这骚浪小蹄子不打不行,去,把我那紫荆条蘸了水取来,非把她这身硬骨头鞭酥了不可。”

    乔四扔掉竹签,往地吐一口浓痰又拿足底搓两搓,轻悄道:明儿个要进许家宅邸搭台唱戏,唱花旦的娇喜走了,其余的尚稚气,唯这桂喜还顶用,你伤了她谁来唱戏?

    叶氏斜过眼睃他,阴森森冷笑一声:“你舍不得了?当我眼睛瞎脑糊涂麽,给你脸勿要不要脸!”

    乔四咬着牙根:“好了好了,你打死她我也不管,你乐意就成。”辄身一步一晃朝前廊进头房间走,内里摆了几桌在摸牌九,雾腾腾烧着大烟。

    有人问:“还要取紫荆条来麽?”

    怎地不取。叶氏扯起嗓子吼:“不肯服软,我就要鞭她的贱骨头。”

    许彦卿朝许锦嘱咐几句,拨开人群,下了踏跺,从桂喜身边走过,头也不回一径去了。

    稍顷功夫,万国旅馆的掌柜匆匆奔到叶氏跟前,板着脸道:“哇啦哇啦像甚麽样,又不是有脸的事,我可说清楚了,二楼宿着京城来的大官儿,惹不得,再吵吵嚷嚷要打要杀的,此地庙小容不得你们撒野,自结了帐寻旁处宿去。”

    第十八章 喜欢你  桂花蒸(民国)(大姑娘浪)|

    7904521

    第十八章 喜欢你管`理Q`叁二4尔巴零肆`3捌午

    叶氏吩咐待她睡熟后方允桂喜不跪。

    傻丫搀桂喜起来时,只有一个跑堂伙计在边打呵欠边添灯油,用眼角懒懒扫过她俩。

    他现在对漂亮姑娘没兴趣,忙累一整日看甚麽都发虚,此时只想快快见周公,或在梦里与漂亮姑娘温存一番,这也愿意的。

    桂喜坐在踏垛上揉着麻痛小腿,傻丫留了两块红糖粘糕给她,却忍不住馋把嵌的一颗枣子抠了,留下略深的坑痕。

    刚出笼的粘糕松甜黏牙滋味最好,而这个凉透多时,吃嘴里糙糙的,甜味儿微苦,她掰成一小块一小块吃,怕噎着喉咙。

    傻丫歪头问:“瞒着多好,不用受这样的罪。”

    “不能瞒着,肚兜被乔四夺去,最须快刀斩乱麻,否则日后被谁发现,那真是跳进黄河也再洗不清。”

    傻丫听得不懂,不再多问,只从袖笼里掏出肚兜还给她。

    桂喜倏得变了脸色:“还不快扔了它!”又道:“不.......把它烧了干净。”

    傻丫哦了一声,伸长胳臂拎过搁前廊照亮的油灯,取下玻璃罩子,绢帛沾了火瞬间卷燃成一团,就见着那只喜鹊鸟没了尖嘴,没了胸脯,没有羽翼,至后连尾巴也不剩。

    桂喜没了胃口,叶氏那只碧眼猫儿不知何时从房里钻出,踱到她的脚边喵喵叫唤,便掰了块糕扔给它,猫儿嗅嗅,一舔一舔吃起来。

    傻丫没想到猫也吃这个,托着腮颇有兴致地看着。

    桂喜望着天际薄薄的圆月,像叶氏梳头照的黄铜镜,耳里听得噗嗤噗嗤响,是肥硕的灰蛾子、扇动翅膀扑灯的声音。

    她似自言自语地问:“听闻玉林师兄,和尊贵的格格互相喜欢着呢........我不信,他就不是那样的人。”

    傻丫拍着手,笑嘻嘻地附和:“玉林师兄只欢喜桂喜,他不是那样的人。”

    桂喜听她说的坚定,又有些动摇:“谁知道呢?陈世美苟富贵娶公主,弃秦湘莲及一双儿女;王魁中状元弃桂英娶崔氏;连那两情相悦的崔生有了功名,照样对

章节目录

桂花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大姑娘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姑娘浪并收藏桂花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