莺莺始乱终弃,从来薄幸男儿辈,多负了佳人意。”

    桂喜八岁被卖进四喜班子,逼着跟师傅学戏。

    她看着师姐们站台上咿呀唱戏,下台就得供权贵取乐,还要受尽班头欺侮,遂打心眼里不喜欢学戏,宁愿跟傻丫这般端茶送水做粗使活儿。

    没少受班头班婆蘸水荆条子的毒打,夜里趁无人时,就躲在柴房偷偷烧热水洗伤口,痛得牙根咝咝发抖。

    有晚玉林师哥不知怎麽寻来,拿罐金创药替她边敷边道:“在这里命已不由己,你这样犟着不从,他们会把你卖进娼馆暗寮那种下处,至后染一身脏病生不如死。”

    拿出黛青帕子替她擦眼泪,嗓音如常的温和:“桂喜你莫怕啊,好好学戏,日后有我护着你!”

    渐渐长大,戏班里的人都晓得玉林的心思,说桂喜好福气。

    后来玉林师兄开诚布公当面儿说欢喜她,问她呢?可欢喜他?

    桂喜懵懵懂懂不愿看他失望,涨红着脸紧盯自己的足尖,半晌后声若蚊蝇地点头:“欢喜!”

    她有对生活的期许,待玉林师兄从宫中归返,还了乔四两人赎身的钱,就寻个无人识的地方安定下来。

    再不唱戏了,做些小买卖甚麽的,她就在家相夫教子,岁月静好的过一辈子。

    此时却忽然心生忐忑。

    一阵凉风吹的梧桐叶满地乱转,青黑的夜空,气温骤冷。

    桂花蒸的桑拿天终是过去了。

    作者话:祝亲们七夕快乐哦!

    第十九章 抵许宅  桂花蒸(民国)(大姑娘浪)|

    7905588

    第十九章 抵许宅

    蟹壳青的天,日阳惫懒,雾浓的若不凑v近点儿,能指驴为马。

    有个人踢哒踢哒骑着驴,因他上身实在太长,好似端坐于高头大马之上,颇威严又睥睨的打四喜班子旁边经过。管`理Q`叁二4尔巴零肆`3捌午

    驴是灰白相间色的,走着走着一撅屁股,奉上二两金。

    驴和人都一副神气活现不得了的样子。

    桂喜几个捂着嘴叽叽咕咕笑不绝。

    傻丫从雾里跑过来,小短指放嘴前一嘘:“到许宅门前哩,叶太太让你们顾些体统,还有鸿喜、天喜、兰喜、桂喜.......”她掰着手指点名儿:“叶太太唤你们到前头去。”

    这是戏班里的规矩,跑堂唱戏,至权贵府宅门前,班头领着相貌周正的台柱子寒喧拜见,一显的花团锦簇,好看又涨底气。

    叶氏相貌凶丑,却不碍她有副好身段,穿了件青花缎面短袖旗袍,人像插在瓷瓶里一朵凋萎的大丽菊,没意料气温骤冷,她涂满白粉的脸面隐隐泛起淡青,嗓音也莫名的抖动:“一个个颓样儿,鸿喜,把衣衫拉拉板正,怎揉七皱八的;天喜,拿红膏把嘴唇涂厚些;兰喜,前刘海乱了,梳梳顺溜;桂喜.......”无甚可挑剔的,她顿了顿,调转语气:“都记得勿要丢四喜班子的脸面。”

    桂喜有些心不在焉,数步外人影憧憧,听得叫卖声由远拉长:“桂花糖年糕......鲜肉小馄饨.......水磨黑芝麻汤团诶!”吴侬软语听来分外的甜。

    桂喜咽咽口水,昨晚粘糕吃了少半,一夜做梦花光所有气力,等着早饭掂个饥儿,叶氏道许家答应今提供早饭的,就没必要乱花银钱,有人抱怨走不动路,她瞪圆眼就骂,老娘不也和你们一样没吃麽,老娘忍得你们忍不得。

    她嘴边还沾着花生碎哩,自然是忍得的。

    乌洞洞大门上,悬着的两环古青绿蝴蝶兽面门钹突然晃了晃,吱扭一声打开条缝儿,一个身材高挑的丫头匆匆迈出槛来,乍见数人带着数件竹囊箱箧呆呆等在门边,倒唬了一跳,拍拍胸脯来不及说话,听得那叫卖声要走过头了,连忙伸长胳臂招摇,嗓音高朗地喊:“这是沈宅哩,姨奶奶要吃桂花糖年糕!”

    听得答好诶绵绵传来,她便松口气,一面闲闲等着,一面斜眼把他们瞟扫,忽扭头朝门内道:“沈管事在哪?你可通报过没?待会老爷们出门,看他这些杵在这里,又要不满意了。”

    “甚麽他这些杵在这里.......”兰喜低声嘀咕:“不过是个宅里伺候人的丫头,谁又比谁高贵到哪里去。”

    叶氏回头狠瞪她一眼:“看我待会儿不拔了你的舌头。”

    也就这当儿,挑担小贩潮乎乎地现了身,揭开绿桶上厚厚覆盖的小棉被,一股子热气白茫茫腾起,散开清甜的香味儿。

    那丫头弯低身骨,嘴里道要买三条桂花糖年糕,要年糕上黄桂花洒得多的,左挑右挑不满意,开始讨价还价起来。

    又见槛内走出四五男人来,皆穿青灰斜襟锦帛长褂子。

    乔四连忙迎过去笑语寒暄,领头不是旁人,正是沈宅的大管事许隽。

    第二十章 进许宅  桂花蒸(民国)(大姑娘浪)|

    7905992

    第二十章 进许宅

    许隽四

章节目录

桂花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大姑娘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姑娘浪并收藏桂花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