则如打开的雨伞,又似里面撑着一圈木棍儿。

    桂喜觉得更像叶氏供奉金漆菩萨前、那一个用来插鲜花的汝瓷小口细颈瓶。

    然而没穿衣裙的西洋女人倒底头回见,都围簇过来瞧稀奇。

    观察了稍顷,鸿喜撇撇嘴道:“原来是这样儿啊,骨架又大又硬,皮肤虽白却糙,腰也不细,两个奶儿倒是又圆又翘,活久见.......你们瞧她的牝毛是红色的哩!”

    说完自己先嗤嗤低笑起来。

    桂喜姑娘家看得羞臊,索性从里挤出来,其实除⑦/8/③/㈦/①/壹/8/㈥/3.〗 了那幅画外,还有许多更有趣的玩意。

    譬如床上铺的一大张向日葵图案的毛毯子,边角绣着蝌蚪文;已经不走的自鸣钟;一个无线电,传教士那也有,里面可以发出奇怪的声音;黄花梨雕的龙型衣帽架,平展挂着件上衫,圆领短袖,一蓝条一白条横错交织,她捏捏是普通的棉布料子,忽抬头见许管事同乔四叶氏前后脚挑帘进来,连忙缩回手,朝鸿喜几个咳嗽一声。

    许管事看着房里摆设微怔,敛起面孔冲随跟的侍从训斥:“七爷的东西怎还在这里?去查查此院里当职的是哪几个?结清工钱让她(他)们滚蛋。再寻几个手脚麻利的来收拾。”转又朝乔四叹口气:“皆是七爷带回的西洋货.......一处没盯紧就偷懒耍奸!”

    乔四附和着话:“都一个揍性,她们这些个我和婆娘稍管松点,三日不到就要上房揭瓦。”

    许管事笑了笑:“前厅早饭想必已备妥当,你们可以去用,我还得往太太那里请安,不便多陪!”

    简单再嘱咐两句,拔腿先走了。

    桂喜等几早饿的前胸贴后背,待许管事走远,顾不得甚麽,一拥儿朝前厅去。

    乔四磨蹭蹭走在最后,忽而回头狠狠把那幅画瞪了瞪,嘴里不忘骂一句:“大洋马!”

    西洋女人的奶子,果然不同凡响。

    第二十二章 出街去  桂花蒸(民国)(大姑娘浪)|

    7907517

    第二十二章 出街去

    明间四方大桌上摆了八样吃食,三盘蒸的死面肉馒头,馅儿肥,面皮被汤汁浸透得深浅斑驳,两盘切成瓣的泰州咸鸭蛋,青白橙黄,滋滋淌着红油,一盘腌香的咸鱼,一盘糟黄泥螺,一盘虾子油拌的萝卜条,地上搁着两个深桶,一桶熬浓稠的白粥,一桶煮稀烂的面条。

    一众直了眼,暗忖沈家宅心仁厚的美名果不虚传,连送的早饭都这般良心,话不多说,各择碗箸舀粥挑面,狼吞吐咽吃将起来。

    叶氏拈着瓣鸭蛋,只把黄用筷尖挑落到粥里。

    “腌咸了!”她嘴里挑剔,把余的白连壳一并递给傻丫,想想道:“我的胭脂宫粉刨花油剩不多了,来时看街边一家店有卖,吃完你就去。”

    傻丫“嗯”了一声,稀里呼噜喝粥吃肉馒头。

    待用过早饭,叶氏和乔四躲进房里拿戥子称银子,唱戏伶官练功的练功、吊嗓的吊嗓,杂使跑进跑出搬弄箱箧,各司其职,各有各的忙活。

    傻丫从叶氏那里取过碎银,出了院子往许管事说的西南角门处走,忽听得身后有人唤她,停下扭头望,是桂喜摇摇摆摆地跟过来。

    “你要同我一道出街麽?”

    有个伴固然高兴,傻丫有些担心:“你要是偷跑出来,回去又要被太太罚。”

    桂喜笑着扯扯她辫子:“我要买片肚兜儿穿,否则可就没得换!”

    傻丫这才抱住她的胳臂,碎碎念:“你不知太太有多小气,给这点碎银还称了半日,生怕被我占便宜,我都担心钱不够用哩.......”

    两人一个听一个说,脚步儿没停,不会便走到西南角门,用闩子横着,两个婆子站在那正说话,见得她俩来,看模样眼生,其中有个穿青衣黑裤婆子,高声问哪个房的。

    桂喜搭手给她见礼,是今天儿新搬进来唱戏的四喜班子,许管事恐她们走前门碍了老爷太太的路,交待从这边角门出街就好。

    一个婆子去抽闩开门,另一个觑着眼打量桂喜,笑嘻嘻道:“模样儿好,嗓子也好,就是命不好,伶仃下九流的命。”

    桂喜虽觉刺耳,却不愿生事,抿紧唇瓣,握紧傻丫的手迈出槛,听得另个婆子压低声说:“陶妈你何苦作贱她,怪可怜见的........”

    “我却瞧她一脸狐媚子相,不像个端庄的......”

    哐当一声,两扇门在她背后重重阖上了。

    早晨出来一点太阳,此时被浮云遮得严密无缝,满空灰白调儿,忽一阵风吹过,星星冷冷,像要落雨的样子。

    三五拉黄包车的车夫,堵在街口等生意,见得她俩走过,一路追着问要去哪,天不好,铜钿好商量的。

    桂喜拉着傻丫闷头疾步往前走,拐过一间点心店再回头望,倒无人跟了,吁口气,两人相视一笑。

    环顾四周,瞧到了数步外,有家谢馥春(专卖胭脂水粉刨花油),在它隔条街

章节目录

桂花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大姑娘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姑娘浪并收藏桂花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