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是买卖金银翡翠玉器的店铺,连着三个门面,檐上挂着一匾牌,龙飞凤舞书着三个大字。

    桂喜不识字,她只觉那字写的很清隽飘逸 ※qun〔⑦〕⑧⑶⑦/1&039;1捌㈥⒊ 。

    同傻丫交待一声,她独自穿过马路,朝金银翡翠玉器店走去。

    作者话:明天男女主对手戏来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第二十三章 相遇见  桂花蒸(民国)(大姑娘浪)|

    7908506

    第二十三章 相遇见

    桂喜在三间店面前踌躇了半晌,前两间进进出出总是客,后一间却冷清许多。

    她不识字,怕走错了门遭人耻笑。

    她是很有些自尊心的。

    路边卖炒糖栗子的老汉,正满头大汗握着铁铲,前后翻动铁锅里的石砂和栗子,那些赤红栗子染了糖色显得油亮饱满,有些裂了新月口,露出里面黄澄澄的肉,甜糯的香味儿散的满大街都是。

    桂喜上前称了一袋,给一文钱,拎着细细的两根带子,她问:“那可是卖金银珠宝的店?”

    老汉神情模糊地点点头,一铲子下去又掀上来,锅里翻江倒海,发出飞沙走石的嗡鸣。

    桂喜接着道:“跌断的玉镯子他们肯修补麽?”没得回应又高声问了一遍。

    一个小童跑来买栗子,老汉拿起纸袋替他装。

    桂喜讪讪走到一边,不是没听到,是懒得做理会。

    一个年轻店员送两富太太有说有笑地出来,替她俩扬招辆黄包车,目送远去再辄身欲回,却有个俏姐儿一手拎糖炒栗子、一手揩豆绿撮穗的燕穿柳叶帕子,欲言又止立在边儿。

    “店里有耳环戒指镯子簪子衣襟扣供挑选,还备有菊花茶云片糕蝴蝶酥,姑娘可要进来坐一坐?”扫过她的穿衣打扮,依旧笑着脸儿:“不买不打紧,看看也是可以的。”

    桂喜察觉他的友善,凑近说:“我有个玉镯子跌成两半,你们肯修补麽?”

    店员指着门面冷清清那间笑道:“你去那里问问看,专做金银玉器回收修补生意。”见她迟疑又添一句:“都是许二爷名下铺子,不会坑蒙你。”

    桂喜被猜中心事脸儿一烫,连忙谢过,三两步至门边,挑起珠帘子跨过槛进去。

    店里很敞阔,东西搁着黄花梨雕缕的架子,摆着各色古玩玉器,墙上挂吊名人山水字画,北面柜台镶玻璃,走近里面摆满各色小巧精致的首饰挂件。

    她悄眼瞟过柜台里的掌柜,着一袭宝蓝缂丝云纹锦袍,正端坐桌前就着灯认真看书,手腕一圈伽楠珠落在书页上,旁边一尊博山铜炉烧着沉香,袅袅清烟温润了他的眉眼,便是如此,他浑身气势彰显,是极斯文和儒雅的。

    桂喜俯首看着一枝金嵌珍珠宝石桃蝠纹簪子,一面想着该怎样开口说明来意。

    许彦卿一早来金银首饰铺子查看近三月帐册,还漏掉了几薄,掌柜及店员着了慌,皆去帐房寻找,他也不急,慢慢边看书边等着。

    忽然鼻息间除却沉水香,还有股糖炒栗子的烟火气。

    他微抬眉眼,不知何时柜台外站着个女子,露出半身,目光先触她衣衫竖领紧扣着梅花结,却不碍颈子露出一截白腻来,乌油发束拢在脑后,因低着头,只看见额前齐流海儿,和瓜子形小小的下巴尖儿。

    没来由的熟悉感,似曾在哪里见过.......他略思忖会儿,不禁噙起嘴角,是在万国旅店跪在院央........打死不服软的那个倔丫头。

    看她好端端的还有闲心逛金银首饰铺子,想必旅店老板是按他吩咐做了,免去一顿皮肉之苦。

    他一般轻易不太爱管闲事。

    第二十四章 发善心  桂花蒸(民国)(大姑娘浪)|

    7909014

    第二十四章 发善心

    桂喜不经意抬眼,恰于那掌柜濯濯视线相碰,鼓起勇气问:“我有个玉镯子跌成两半,这里能修补麽?”

    喉咙若萧管,出乎意料的好听。

    许彦卿站起身,指骨间夹着青花瓷盏,另手捏壶耳,不疾不徐走到她面前,隔台相对。

    执壶斟茶,一朵黄蕊白菊从壶口随水冲落盏底,缓缓又飘浮上来,浸得鹅胖。

    桂喜想起方才店员的话,这是铺子免费供给客人享用呢!

    她辰时多吃了几瓣泰州咸鸭蛋,此时嗓子齁的难过,轻谢一声,端起盏悄伸舌尖舔了舔,茶温不冷不热,遂咕咚一饮而尽。

    许彦卿微怔欲拦阻,其实他是打算给自己吃的,且那盏他已用过,她所舔盏沿....有浅淡的黄渍,是他吃茶入嘴之处。

    可看她仰颈牛饮干净,便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眼里闪动着笑意,又替她续了一盏。

    桂喜一连饮过三盏才解渴,这菊花茶分外的好喝,定是添了蜂蜜,冲淡了洇洇苦意,却也不显得太甜。

    余光瞟扫两边,没见着蝴蝶酥和鲜奶糕.......心底有些遗

章节目录

桂花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大姑娘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姑娘浪并收藏桂花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