憾,如果也摆在面前,是很乐意再尝一块的。

    她从袖笼里掏出个绢白帕子,小心翼翼搁在柜台上,再小心翼翼地解开系的死扣儿,仿佛那是甚麽无价无宝。

    “掌柜先生,这镯子可以修补麽?”

    她乌浓眼儿充满企盼,朱唇有抿过茶水的湿润,颊腮粉绒绒似才褪青的桃子。

    她才多大呢?十四、十五......至多不过及笄。

    许彦卿拈起一截镯子看了看,见她因自己漫不经心而很紧张的模样,笑了笑。

    其实不是甚麽贵重的玉,比廉价稍好一点。

    他把镯子依旧放回帕里,颌首沉声道:“可以修补,你是要金镶玉,还是银镶玉?”

    金镶玉........桂喜想都不敢想,银镶玉.......她惴惴地问:“镶一节银要多少钱呢?”

    许彦卿瞧过价码牌儿:“雕缕各式花样需五十块洋钱,若无需二十块洋钱。”

    这样次等的玉在他看来,并没有修补的必要。

    桂喜蹙起眉尖,白糯米牙儿咬紧下唇瓣,挣扎了一会,低首从腰间解下个荷包,倒空里面零零角角,散在柜面上,难为情的很:“先生行行好,我就只有这些呢,等过几日唱戏得了赏钱,再来补缺剩的可否?”

    许彦卿眸光深邃盯她稍顷,没多说甚麽,拿过纸笔给她写凭票,一面问:“你叫甚麽名字?”

    “桂喜!桂花的桂,喜庆的喜!”

    “这不是你的镯子?”

    桂喜听得一愣,怎不是她的镯子呢.......瞬间反应过来:“嗯,是旁人送的传家之宝。”

    他猜测的没错.......许彦卿不再问,拿过红戳盖印,递还给她:“五日后凭票来取!”

    桂喜把那凭票接过,假模假势一本正经地细看。

    许彦卿语气淡淡地:“拿倒了!”

    “.......”

    桂喜闹了个大红脸,恰听见帘子簇簇响动,回头望,进来三五捧着线装册子的人,还有傻妞使劲朝她招手。

    搭手俯个辞礼,再道一声谢,像个受惊的小兔子,往门边跑去了。

    第二十五章 查端倪  桂花蒸(民国)(大姑娘浪)|

    https://www.po18.tw/books/6 ※qun〔⑦〕⑧⑶⑦/1&039;1捌㈥⒊ 87963rticles/7910522

    第二十五章 查端倪

    许彦卿望她身影灵巧一闪,只留下珠帘嘀嘀嗒嗒相互碰撞,唇角忽而勾起,眼底的笑意愈发深了。

    “二爷.....”李掌柜手里端着帐册,神情紧张。

    许彦卿低“嗯”一声接过帐册,重坐回桌案前翻看,忽而道:“台面搁的断镯子镶银,雕缕成桂花样式。”

    又添了一句:“那可是传家之宝,你拿起轻放。”

    李掌柜连声应承,精贵的拈起镯子打量,石之美者兼五德,质地坚韧、光泽莹润、色泽绚丽,质密通透兼音色舒远,方谓美玉。

    这传家宝........似乎五德皆有又皆没有,廉价粗俗,登不得大雅之堂,二爷是品玉的行家,应比他深了才是。

    抬袖擦拭额上细汗,斜眼睃许彦卿,他也不敢问,他也不敢说啊。

    将一堆碎钱数了数,终硬起头皮道:“二爷诶.......修补兼雕缕花样要五十洋钱,这似乎少了些许。”

    “少的记吾帐上。”许彦卿翻过帐册一页,眉宇微蹙,抬眼问他:“三房拿过几次首饰来典卖?”

    李掌柜老实回话:“这半年零零总总来过五回,先三姨奶奶来过两回,后都是秀琴姑娘自个来,按市价折合新旧给的洋钱,冒千元是有的。”

    许彦卿凝神沉吟,每房按时发放女眷月钱,正常花销应绰绰有余才是.......何至于需要这般急等用钱。

    “她就不怕我知晓麽?”毕竟这金银首饰铺子是他开的。

    李掌柜有些得意:“三姨奶奶有问过,我回他二爷终日忙得很,名下店铺百来间,只查赢利不稽细帐。”

    观许彦卿神情漠然,实难辩喜怒,又生忐忑:“前日秀琴姑娘来问,三姨奶奶有对玛瑙雕螭耳杯想典卖,能给甚麽价钱。”

    他微顿,试探性问:“二爷若不愿收,下趟来我就回了她。”

    “不用,你不收她也会寻旁的买家。”许彦卿摇头,端盏慢慢吃口茶,方沉声道:“且再压她三成价以静观其行,勿要漏泄我已知之事,每趟典卖物件从旁搁置,并备好名录供日后盘查。”

    李掌柜颌首称是,他二人又说些旁的话此处不提。

    且待这日,天气晴好,许母同大、三、五儿媳,及未嫁的老闺女六小姐许嫣,在房里闲聊,许隽遣人禀报:“前些时递帖子约来的太太们都陆续来了,是直接领进花厅明间,还是太太要亲自到二门迎接,若需的话,即刻备轿过来抬。”

    许母想想道:“我往花厅去罢!”唤

章节目录

桂花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大姑娘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姑娘浪并收藏桂花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