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玉林会不会恨毒你?明明他能活成上等人样儿的。”

    “知晓你不爱听,退一万步讲,你们情比金坚,不在乎那些身外之物。那就说些眼面前的,玉林还得在宫里唱满一年才能放出,这一年四喜班不能白养你,需登台唱戏赚银钱哩,京城里可都是皇亲贵胄有头有面的人物,戏子与他们,不过是半戏半娼的消遣物,桂喜你扮相好嗓子亮,我拍胸脯保证你唱几场就会有人捧,捧你就得陪睡儿,这是没法子的事。指望玉林来救你?你太高看他,他唱的再好,再得老太后的宠,他也不过是个最低贱的戏子,至那时,你又能比娇喜好到哪里去呢?”

    “如今许二爷对你一见钟情,要纳你为妾,给五百两银取去你的卖身契。我们不敢不服哩,更况他有财有权有势,身边干净,也没娶正妻,你好生伺候他,一年半载生下个一男半女,看谁敢轻怠你....你若怕日后受正房的气,——  「管`理Q`3242804385」我听闻那谢家小姐在京城读洋学堂,这样见过世面的小姐,哪里还受得惯守得了老宅里的规矩,到那时她在京城,你在这里,各自为大,各自安好,你还有甚麽不乐意的?”

    作者的话:已经看到盗版横生了,虽然让自己要习惯,可心里真的很丧!

    第三十八章 坦白意

    桂喜总觉那是个梦,梦里叶氏絮絮叨叨说了许多,那些话她不爱听,掖着薄褥翻来覆去睡不安稳,突然惊醒过来。

    九月的卯时,天色泛起虾背青,房内除窗户纸渐渐透白,旁处仍沉沦于一团黑蒙中。

    许宅已不用蜡烛来照明,他们点起黄晃晃的电灯,连着一根绳,拽一下就亮堂,再拽一下就暗灭。

    她趿鞋下地,摸索着墙面寻找那根绳,听得一声马嘶响得刺耳,它必是蹬蹄仰颈的发狠,要碰碎屋檐覆满苔绿的灰瓦。

    心底有种不祥的预感,桂喜顾不上再寻那根线,膝盖撞到桌子腿,酸得眼里起了泪,跌跌撞撞推开窗棂,这是个回字楼,下面是天井,地面洒过水,印着凌乱的踩踏痕迹,有马蹄印、鞋印、还有一道道轱辘印,她看见了自己褪色的旧箱子,被孤零零遗弃在踏跺边,“哐珰”扇门紧阖,两环兽面铜钹碰撞着门板,发出呯呯的颤音。

    辄身朝门前跑,掀开洒花帘子,廊前孔武有力的婆子推她入房,阻她往外逃。

    原来这不是梦,叶氏所说都是真的,他们把她卖给了许家二老爷作妾,趁天一早继续赶路赴京去了。

    许彦卿闲散地倚靠椅垫,觑眸打量桂喜侧颜,确实生的好,桃花眼梢轻挑,鼻尖挺翘,小红嘴儿肉肉的,引得人想咬咬看,乌溜的长辫子,耳上穿着亮闪闪的小金环,衬的肌肤如酥酪般滑腻,江南的女孩儿如水墨淡喷的桃花,她却偏多了几许浓墨重彩,娇憨俏媚的令人撇不开眼。

    既然要作他的妾,他便不吝于对她好。

    见她吃得差不多,遂从袖笼里掏出个销金点翠的锦盒子递上。

    桂喜接过揭开,刹时脸色发白,许彦卿则眉眼温和,说:“你这玉镯.....吾让工匠将镶银处雕缕成桂花样式,取你名里一‘桂’字,不晓可喜欢,以后我再送你........”

    话还未曾说完,桂喜已站起身走到他面前,“扑通”双膝跪地,抬起面庞,眼眶泛起红,嗓音儿抖颤:“戏头说二老爷对我一见钟情,这可是真的?”

    许彦卿清咳一声,端盏吃口香茶,噙起嘴角微笑:“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吾不是这样的人。”

    桂喜松口气,径自落下泪来:“二老爷有所不知,这玉镯是师兄乔玉林入宫唱戏那晚私授于我,因我俩双亲俱无,是而以这镯子为媒私定了终生......”

    她咬紧下唇瓣,心一横道:“且我已是  珀ˇ文/裙-7⑻⒊⑦`衣①ベ8⑹叁他的人了,怎能再做二老爷您的妾室呢!”

    许彦卿闻言眸光紧缩,笑意敛收,冷沉了嗓音:“你所说可是字字属实,没有诓骗于吾?”

    桂喜低着声回:“小女子岂会拿自己名节开玩笑!”

    许彦卿默着没有说话,将手中杯盏重重一顿。

    拎起壶给自己倒茶,再一饮而尽。

    房间里安静的没有一丝响气儿。

    许彦卿忽儿屈指咚咚叩着桌面,门帘子簇簇响动,许锦探进头来问:“老爷有何事吩咐?”

    第三十九章 静筹谋

    许彦卿眸光凛冽,语气却平静:“把乔四叶氏寻来见我!”

    许锦如实回禀:“四喜戏班未等破晓、即收拾箱笼乘马车辞别离去。”

    问他怎晓得,一早替二老爷跑首饰铺子取补好的玉镯,回来时恰恰撞上,还赏了傻丫银钱.......

    许彦卿再看桂喜泫然而泣的泪模样,不得不确定,乔四叶氏畏罪潜逃了!

    抬手轻揉眉宇间的疲倦,凝神沉吟,此番状况倒出乎他意料之外。

    并不心疼那五百两银,跑

章节目录

桂花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大姑娘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姑娘浪并收藏桂花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