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软又温暖,江露睡不安稳,热出了一身汗,呓语道:“陆谦你把手拿开……”却怎么也挣不脱,她烦了,强迫自己睁开眼,一室漆黑,哪有什么陆谦?不过是空调温度太高,而被子恰好缠上了她的腰际。

    江露翻身抓起手机看了看时间:2019年5月23日  上午6:30。

    “都整整五年了啊……”一瞬间惆怅,江露索性也不睡了,坐起来揉揉太阳穴,梦多则心乱,四个半小时的浅睡,留给她的也只有两只熊猫眼而已。

    放空自己什么也不要想,却往往事与愿违。江露想起五年前电话那头陆谦不带情绪的语调:“露露,我们需要分开冷静一下,这样下去,我们什么事都做不成。”

    这一冷静,就冷静了五年之久。

    江露自那次后换了号码,所有社交平台将陆谦拉黑,再没有联系过陆谦。说是自尊心作祟赌气不肯低头也好,又或者是异国的距离太遥远,没有安全感又辛苦,总之陆谦就像在她的世界中人间蒸发,没了消息。

    陆谦是过去式,江露把这段长达五年的,不为人知的初恋埋在心底。秘密就只是秘密,秘密是不能曝光的。 {爱吃肉的小/仙/女独.家.整.理}Q群78.37.11.863

    避无可避,五年后他是年轻有为深受欢迎的陆教授,而她只是一个小小的辅导员。

    “真没用。”江露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自言自语道。

    江露下床打开电脑浏览邮件,来自DG建筑设计院的稿件通过告知函躺在邮箱里。她不敢相信地眨眨眼,点开又确认一遍,脸庞终于染上一丝欣慰的笑容。

    虽然在C大当行政老师工资不高,但也方便江露利用空余时间接建筑设计院的外包私活。这次的方案修改了4次,耗时三个月,总算通过。

    想到自己设计的餐厅即将坐落在C大对面,江露一扫刚起床时的郁郁寡欢,雀跃起来。

    “陆谦,我也不差啊,不信我能成为建筑设计师吗?你以为只有你风生水起吗?我离开你后的生活也一样精彩!”江露冲镜子里的自己说道,末了又敛了目光:“我和他较什么劲,一个陌生人……”

    江露摇摇头,开始洗漱梳妆。她本就生得皮肤白皙,衬得眼下的青黑更是明显,虽然刚过25岁,眼神却还和高中生一样明亮又带着些天真,像清丽又纯洁的百合花。系主任总说她的黑长直和宽大的休闲服太过学生气,丢到学生堆里还以为是大一新生,多次暗示她换身行头,江露从没当回事。

    绝不是因为“可能会在学校遇到陆谦”这件事做出的改变。

    江露用卷发棒给自己卷了个蛋卷头,化了个淡妆遮了遮黑眼圈,涂上口红,看上去气色好了些。又换了一身墨绿色连衣裙,是收腰V领的款式,“这总不学生气了吧。”江露自我肯定道。

    刚进教学楼,有男学生冲江露吹着口哨:“江老师,今天有些不一样哟,从前是清纯,今天是美艳……江学姐交男朋友了?”江露也不恼,四两拨千斤道:“没大没小,快去上课。”

    江露上午安排好陆谦讲座的教室和确定到场人数,又调试了设备,确认无误后才到食堂吃饭。

    虽是初夏,中午的太阳依然有些热烈,江露靠着树荫行走。一行人同江露迎面走来,为首的是物理系主任,还有几个系里专业课的老师,笑呵呵地同走在当中的男人讲解些什么。中间的男人肩宽窄腰,简简单单的白衬衫黑西裤更显腿长,气质出众瞩目,惹得路过的学生频频回头打量,见着江露,一行人便停下。

    系主任指着江露对男人介绍道:“陆教授,这是我们系里上学期新来的大美女,江露江老师。”

    猝不及防的碰面使江露有些怔愣,她僵硬了一瞬,抬眼看向男人。

    阳光透过枝叶,斑驳地打在男人英俊的脸上和衬衫上,看不清他的表情。

    江露闭闭眼,镇定地向前一步伸出手:“你好,江露。”

    男人噙着笑,掩去眼中的一闪而过的惊艳,也伸手握住她的:“你好,江老师,陆谦。”

    第三章 楞次定律(2000+)

    施加在她手上的力度骤然加大又倏地撤离,江露搓搓手,面无表情后退两步,一时无话。陆谦嘴角的弧度还没消失,倒显得两人气氛诡异。

    周主任不明就里,平日温和的江露今天像是露了刺的刺猬,见她面色不豫,便出声关心道:“小江,今天不舒服吗?”

    江露连连摆手否认:“没有没有,只是太阳大了些,有点头晕。”

    周主任放心后又询问:“给陆教授的讲座的准备工作都稳妥了吧?”

    江露点头:“都测试过了,没有问题。主任,我先去吃饭了。”

    略作告别后江露快步离开。

    她能感觉到陆谦的视线一直聚焦在她身上,不知是玩味的还是审视的还是好奇的,这让她不自在。

    是妆容再完美也盖不住的尴尬。

    刚才表现应该要大方从

章节目录

楞次定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江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露并收藏楞次定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