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点的,江露边喝汤边想,怎么像落荒而逃?显得她很小气。就算分开是陆谦提的,她也没有必要为此不甘心,总之她接受了这个结局处理得也足够决绝,不是吗?

    江露放下汤勺,内心对自己道:就当作从没认识过吧。

    陆谦的讲座就在第二天的下午两点半。

    陆谦提前了十五分钟到达,学生入场时围到他身边索要签名和合影,他一一答应,很是配合。 {爱吃肉的小/仙/女独.家.整.理}Q群78.37.11.863

    江露安排学生落座,见状瘪瘪嘴,腹诽道:这是学术讲座还是明星见面会啊?

    末了又嫌弃自己这个想法太过酸溜溜,拍拍脸颊换上笑容,恰好对上陆谦不经意投过来的一瞥,陆谦冲她温和一笑。

    江露没有回避,讲座快开始了,她指指手表又指指讲台,陆谦和身边的学生说了几句,学生们终于全都回到座位上,会场安静下来。

    江露拿起话筒上台,清脆道:“同学们下午好,欢迎大家到场参加这次讲座。我们很荣幸邀请到了陆谦教授与我们分享物理的奥妙和他自己的经历,请大家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陆教授莅临,有请陆教授上台。”

    台下掌声响动如雷,间或夹杂着几声“陆教授好帅”的感叹,持续了几十秒才逐渐平息。

    将话筒交给陆谦,江露如释重负,与陆谦擦身而过,走下讲台。

    陆谦忽略掉来自江露转瞬即逝的发香,接过话筒,从容不迫点点头:“谢谢。”

    江露坐到最后一排,听陆谦由浅入深为物理系学生介绍物理学上的最新发现,言语幽默生动,学生们听得仔细,偶尔跟随陆谦的讲解发出笑声。

    悬在讲台上的灯光柔和了陆谦的轮廓,他今天穿了一身正式的西服,更显俊朗挺拔。五年不见,他还是那个发光的中心。

    江露注视良久,思绪飘得很远。

    高中的时候陆谦也是这样引人注目,长得好,成绩又总稳居年级前三,高一高二连续两年拿到国赛物理金牌,提起他老师们皆一脸骄傲,与有荣焉。

    江露当年是被班主任挑选去参加的物理竞赛集训,虽非自愿,但一开始她还是努力跟上培训的进度,后来愈发觉得难又没太大兴趣,怕影响正常的高中课程学习,就退出了集训队。

    和陆谦的恋爱从集训队里开始,却没有随着她的退出结束。可最后恋歌离了口,琴弦还在颤,哪怕人作两散,却是她忘不掉的时光。

    学校的大课间铃声打断了江露的回忆,讲座进行到提问环节,一位戴眼镜的女生站起来发问:“陆教授,请问您短短七年间就取得那么多的研究成果,是怎么高效学习的呢?”

    学生时代的陆谦针对“怎么学习”这个问题回答的是什么?

    一次周一升旗仪式,陆谦作为学生代表发言。

    那时他当着全校人的面说:“我也没有什么学习方法,就是靠天赋。”风吹起他的衣角,更显狂傲。

    “还有,有人是我的动力。”八卦的同学们一阵躁动,趁被问出口前,陆谦挑眉道:“别问,保密。”

    带笑的尾音连同眼神一起传递给江露,江露羞红了脸,头低着,却止不住心底甜蜜。

    现在的陆谦已然对这样的问题麻木,回答也带了官方的腔调:“首先需要自律的作息,客观上保持健康的体魄,才能做到高效利用时间。主观上需要对物理保持不断的好奇心与热爱,要有冒险精神,大胆假设将自己的想法记录下来,多做实验多求证。”

    问题接踵而至,千奇百怪:“陆教授,我的女朋友与我提出了分手,可是我们明明互相喜欢,我很苦恼,要不要挽回呢?我们异地,似乎以后也没可能……”

    没头没脑的情感问题,提问的男生被朋友推了推:“陆教授是物理学家不是情感专家!”

    男生坚持道:“可我记得上次脑力竞猜综艺陆教授也……”

    陆谦做了个手势安抚男生,顿了顿,却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在座的各位应当都知道楞次定律,感应电流具有这样的方向,即感应电流的磁场总要阻碍引起感应电流的磁通量的变化。”

    见男生似有不解,陆谦继续道:“磁铁与线圈的实验大家不陌生。如果将他们拟人,”陆谦转身在黑板上画了磁铁和线圈,以箭头作标注,“当磁铁靠近时,线圈能明显感到它增加的爱意,受其吸引,却还是不自主的产生了感应电流,产生了相反的磁场。磁铁感到伤心离开了。但线圈还是喜欢着磁铁,当感受到磁通量在减少,磁铁的爱情磁场慢慢减弱时,线圈还是生出了挽留的愿望。它努力感应出电流, {爱吃肉的小/仙/女独.家.整.理}Q群78.37.11.863想用相反的磁场将它拉回身边,可是磁铁不会回来了。”

    陆谦执笔画下磁感线示意,用醇厚的声线讲述一个物理学上的爱情悲剧,室内不觉弥漫着哀愁,江露也伤感起来,又凝神继续听。

    陆谦扫过江露蹙眉的样子,轻笑道:“可我们不是磁铁,也不是线圈,楞次

章节目录

楞次定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江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露并收藏楞次定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