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律在人类的身上并不适用。所以,如果你们还喜欢彼此,不要轻易放手。”

    “更不要等到失去后才挽回。”陆谦沙哑道。

    似是说给男生听,又似是说给自己听。

    —一个分隔符

    竟然真的有人看哈哈哈哈哈哈

    要抽空努力码出来。

    楞次定律的爱情寓意我挺喜欢,是物理学的浪漫。

    第四章 江昱廷(2000+)

    讲座持续到傍晚六点,结束后,陆谦的助理带陆谦提前离开。

    学生们相约着如何度过周末,不多时空旷的阶梯教室就剩了江露一个人。

    江露关了灯锁门后准备回办公室,刚转身就听到一声低沉:“露露。”

    江露稍愣了一瞬,随即笑逐颜开惊喜道:“廷老板!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说提前说一声?”

    江昱廷伸手递给江露一杯奶茶,道:“前天就回来了,刚才到你们系里办公室没找到你。”

    江露接过奶茶,嘻嘻笑道:“谢啦!跑了多远给我带的网红奶茶?一会转钱你。”

    江昱廷盯着她的笑脸,温柔道:“转钱就不用了,看你朋友圈说想尝试,刚好路过就买了。”

    江昱廷是江露的大学同学,大学毕业后飞往英国的B大建筑系深造。江昱廷就读期间自主设计的美术馆和博物馆斩获了国内外的重大奖项,国内的建筑设计院相继对他抛出橄榄枝,最终江昱廷选择了DG。

    研二期间江昱廷已经为DG做了不少工作,这次DG竞标拿下了一个重要的政府项目,政府点名要江昱廷负责技术职务,江昱廷提前结束学业申请毕业,此次回来就是正式任职DG的主创建筑师。

    两人走在C大的教学楼的旁支小道上,江昱廷感叹道:“我走的时候这里的树还很小,不到三年就这么茂盛了。”

    江露附和嗯了一声,突然想起什么,放下奶茶道:“对了,廷老板,上次DG设计院通过我的餐厅设计稿了,感谢廷老板举荐!”

    江昱廷笑道:“恭喜,举荐小事。还是你能力到位。”

    江露眨眨眼:“我自己有数,还是只能设计一下这些小建筑而已啦,明天周六,今晚请你吃饭怎么样?”

    江昱廷没回答,侧头看到贴在教学楼里的海报,步子一滞,问道:“刚才讲座主讲人是陆谦?”

    江露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收回目光:“是啊。”

    江昱廷又问:“是你那个前男友陆谦?”

    江露点头:“是啊。”

    江昱廷听出她语气里的低落,晦涩道:“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江露心里一咯噔,不知是故作轻松还是再次自我暗示:“廷老板,我爸都没那么担心我。真不会,分手这么久了,没有感觉了。”

    江昱廷却不信。

    江昱廷见过江露和陆谦刚分手那阵江露颓靡的样子,明明第二天要上制图大课,江露忘了带书。

    江昱廷是班长,坐到江露旁边,好心把书借给江露。老师在上头讲着课,江露突然发呆,大滴大滴眼泪往下掉,把书页打出了好几朵花。

    江昱廷抽走自己的书,一边用纸巾吸干书上江露的泪迹,一边教育江露:“失恋了?多大点事,书也不带,还哭成这样。”

    江露抽抽嗒嗒地说对不起,江昱廷瞧她一眼,江露鼻子眼睛都红红的,手上拿着一张纸搓揉成一团,擦擦眼泪又擦擦书,江昱廷蓦地心里一软,再重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江昱廷叹了口气:“好好上课。”

    江露理了理头发,轻声说了句谢谢。

    后来江昱廷不由自主关注江露,江露有时上课偷偷刷手机,刷完后又呆滞,这种情况在修建筑物理时更加常见。

    临近期末,复习紧张。晚自习结束,江昱廷从图书馆走回宿舍,看到一个女生坐在草坪边的椅子上看手机,女生黑发白衣,手机的光幽幽的照得女生的脸泛着蓝,吓了江昱廷一跳。

    江昱廷定神,有些眼熟,便走近:“江露同学?”

    江露仰头看他,语调平平:“班长好。”v

    江昱廷突然好笑:“你知道你这样像个女鬼吗?”

    江露哦了一声,又道歉:“不好意思。”

    江昱廷在一旁坐下:“不用老是道歉。你又在这里发什么呆?”

    江露不说话。

    江昱廷发起话题:“你不如说说你的前男友吧。”

    江露终于有了反应,举起了手机:“他。”

    手机的亮光晃了江昱廷的眼,页面停留在一则新闻标题,江昱廷眯眼,念道:“陆谦获得饶毓泰物理奖,年仅20岁,是该奖项最年轻的得主。”

    江昱廷赞叹:“你前男友很优秀。”

    “是优秀。”“长得也很帅。”“嗯。”

    江昱廷也不再追问,结束这段无意义的对话:“江露同学,快期末考了,你的状态会

章节目录

楞次定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江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露并收藏楞次定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