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当时,已经不重要。”江露平静道,把话说开:“我这几年确实偶尔心有不甘,但是……刚才得到你的道歉后我好像可以放下了,就这么简单而幼稚。”

    “放下”两个字敲得陆谦心脏一震,今天的谈话走向无疾而终,这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挫败。

    陆谦不由自主握住江露的手,似要抓住什么,“露露,你别这么说。之后我一直在找你……”

    江露抽出手,打断陆谦的话,“你和林之瑶之间还好吧?”

    陆谦错愕,“林之瑶?”

    江露自嘲笑笑,“是啊,给你洗衣做饭的女朋友,你不认识?”

    陆谦便不再言语,灯光投射的阴影让他脸色看起来更沉。

    —分隔符

    小陆五年前是真的很累,压力也大。

    但是还是发生了一些事小江才会断绝一切的。

    慢慢谈吧,来日方长。

    希望今天白天还能再更一章

    第七章 重新开始

    “陆先生,”江露起身,不愿再话过往,“谢谢你的晚餐。”

    早晚温差大,走出餐厅江露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摸摸光裸的手臂,走到避风口准备打车回家。

    肩头忽地一重,落下一件风衣外套,江露转头,陆谦低头看她,“我送你。”

    江露住在C大附近,不算偏,但离餐厅也有一段距离,这个点从市中心到C大,司机师傅未必会接单,江露想了想,没有拒绝。

    风衣很大,又是深色,隐在夜色里显得她更纤瘦,江露下意识紧了紧衣襟,须臾便松开,只虚虚披着。

    陆谦见状弯弯嘴角,一扫餐厅里的沉重,脚步轻快许多,走向停车处。江露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心情很好,就着他的速度跟上。

    陆谦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点开导航,“地址?”

    江露报了小区的名字。

    “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

    谁都以为热情它总不会减

    除了激情褪去后的那一点点倦

    ……

    感情不就是你情我愿

    最好爱恨扯平两不相欠popo&7⑧.⑶⑦.11.八63

    感情说穿了一人挣脱的一人去捡

    男人大可不必百口莫辩

    女人实在无须楚楚可怜

    总之那几年你们两个没有缘……”

    车厢内只流淌着电台里放的莫文蔚的歌《阴天》,歌词辅着慵懒的旋律,萨克斯黏黏糊糊奏着,却犀利又简明,三言两语说透了爱情。

    江露侧头看向陆谦,  陆谦深邃的轮廓在路灯下显得遥远,他头发短了,肩膀更宽厚了。他是名人,处事更圆滑,和他的相处也需要虚与委蛇的客套了,到底不是曾经熟悉的、可以笑着闹着的少年了。

    陆谦伸手关停了音乐,“不好听,”握住方向盘的手骨节轻微泛白,再次否定,“唱得不好。”

    江露淡笑一声,合了眼开始假寐。

    “我和之瑶没有关系,不是男女朋友。”

    半晌,陆谦开口。

    “嗯。”

    “我会弄清楚。”

    “嗯。”

    “我后来没法回国……是因为当时的项目是高级机密,研究人员必须隔绝对外联络。”

    “嗯。”

    “……”陆谦终于看向江露,江露已是浅睡状态,刚才只是在敷衍地应他。

    看来一句话都没听进去了,陆谦气闷,无奈勾唇,加大了油门。

    抵达小区门口,江露还没有醒。

    陆谦停好车,却不想叫醒她,拿过抱枕,轻轻放在江露脑后,关了车灯,借着路灯的暗光仔细观察。

    今天她没化妆,白皙光滑的皮肤几乎见不到毛孔,她睡熟了,几根乱发还搭在脸上,她有些变化,但又不是很大。不是重逢时见到的艳丽,更接近过去他们在一起时的模样。

    不知道梦到什么,江露眉头一直拧着,陆谦的手指情不自禁地沿着她的眉头描画她的五官,细腻的触感让他着迷地继续,直到停留在江露的唇瓣。

    很美,不是口红的颜色,是天然的饱满的樱桃的颜色,引诱他想要重温果实的滋味。

    陆谦的脸一寸寸迫近,呼吸变得急促,江露嘤咛着翻身,阻止了陆谦靠近的动作。

    抱枕掉下来,江露半掀眼皮,睡眼惺忪地晃晃头,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陆谦不露声色地退开,看江露懵懂的样子有些好笑,“醒了?”

    暗哑的声音带着半分慵懒,江露并没被勾得沉醉朦胧,只看看四周,又看看陆谦,神智瞬间清明,“麻烦了,陆教授,谢谢。”

    江露急着开车门下车,忘了安全带没解,“咚”地一下被禁锢在座位上。

    陆谦被江露的举动逗乐,他忍笑贴近江露身侧,给她解安全带,“不麻烦。”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江露颈侧,她

章节目录

楞次定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江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露并收藏楞次定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