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滚地也要写完…啊!

    持续游击战一般地,手机码字…

    第十一章 相处

    “不用谢。”太冰冷,好像自己明明刻意而为之,却故作淡然。

    “应该的。”应什么该?她又不是陆谦的助理。

    江露在发送栏打了字又删掉,手指停在手机键盘上不过一厘米,却无从下手。

    想起微信群照片里摆在陆谦桌前的饭菜几乎没动,她更想回复“你的胃有没有疼?”

    关心陆谦是惯性使然,可回什么都显得不合适,这样的问句关切不免有些暧昧。

    她还在踌躇着,手机再次震了震,一条微信好友申请提醒,江露顺手点了同意。

    点开对话框:

    “陆谦”

    以上是打招呼的内容

    你已添加了陆谦,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

    陆谦的微信头像用的是系统默认的浅灰底色深灰人形的图标,像个三无账号。

    加回来就加回来吧,天是不会聊的,江露想,她只需真的把他当作一个普通朋友。无视掉对陆谦隐隐的担忧,江露退出了对话框,最后还是没发出任何文字。

    也没再有任何消息进来。

    陆谦的助理是他的学弟贺文彬,他开车载略带醉意的陆谦回公寓。

    陆谦闭眼在后座上靠着,长腿交叠,他伸手解开几颗衬衫的扣子,又开了车窗,好让酒气散开。

    如果不是他微微皱眉的话,这副姿态不可谓不闲适。

    贺文彬从后视镜看陆谦一眼,犹疑道:“学长,我不明白您怎么会主动要求在C大任教。”

    见陆谦没说话,他又继续道:

    “就算C大是国内排名前三的大学,但您也知道,国内学术环境并不好……”

    “您的资本,任教是浪费。”

    “那边放您休假半年……您应该休息。”

    陆谦懒懒抬了眼皮,“这是我的事。”

    贺文彬便打住,“抱歉,不过您真的想好了吗?”

    陆谦似乎是睡着了,没有回答,C大校领导在酒桌上话里话外的意思他听得明白。

    以房车和极高的聘金相许——想要他在职的半年时间,大刀阔斧成立一个挂靠于C大但独立于学校存在的研究所,陆谦带头。

    不过是需要以他为资质申到更多的建设和学术经费,利益互换的事,他清楚。

    那些陆谦不缺,C大高层的要求颇有些得陇望蜀,陆谦没直接回绝,只说:“筛选和培养物理应用人才也是我们要做的事。”

    风无声拂过他的头发,夜深了。

    周一江露才知道陆谦和自己一个办公室。

    桌子椅子都是新的,方位和江露面对面。

    学校要安排陆谦一个单独的休息室,但陆谦说自己不坐班,只上课,没必要浪费。

    江露到的时候陆谦已经坐在办公桌前看教材。

    周末修改完DG的稿子,江露像完成了一件大事,因而心情很好,她甚至主动和陆谦打了招呼:“陆教授,早啊!”

    陆谦抬头看她,目光并不多做停留,简单回应道:“江老师早。”便低头继续翻阅教材。

    本科的教材浅显,陆谦粗略浏览一遍心里有了底。

    早晨的阳光照射出细小灰尘飘在空中,自然的清风吹入,窗帘微微动了动,两人相对而坐,各司其职,一室安宁。

    办公室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份宁静,江露接起,是周主任打来的。

    “小江,陆教授到学校了吗?”

    江露看一眼陆谦,“到了。”

    周主任说好,又吩咐道:“陆教授的教案和教学进度计划小江你和陆教授口头对一下,书面的就帮他做了吧,别让人家弄这些鸡毛蒜皮的工作。”

    江露满脑子都冒着特权两字,但仍点头,“嗯,好的。”

    挂了电话,江露侧了身,脑袋从显示屏旁探出,对陆谦道:“陆教授,教案和教学进度计划我来帮您书写。”

    从阴暗处到明亮处,江露脸上的绒毛清晰可见,嘴角还微微弯着,像极了过去她冲他说“阿谦,老师要检查的笔记我帮你记吧,我知道你从来不做笔记的”的样子。

    但当时的陆谦可以肆无忌惮地揽住江露亲吻她的脸颊,然后再被江露紧张地躲开,“诶,还在学校,会被看见。”

    总之不是这样,用“您”,用尊称。

    他说:“不用,我自己就可以。”

    江露抿抿嘴,从善如流道:“那我给您拿个模板参考格式。”

    陆谦在办公室待了一上午,中午还和几位系里的资深教授一起去食堂吃饭。

    上午就有学生状似不经意地路过办公室瞟,出了门更是一路偷偷尾随。

    陆谦转身和煦道:“下学期可以常见,快别跟着了。”

    迷弟迷妹们才风流云散。

    江露眯眼在办公室窗口看着,陆谦忽地抬了头,遥遥冲她招招手,江露向后退了退。

    下午没什么课,姚芬给各个办公室送一些她自己做的点心,走了一圈才休憩在在江露的办公室。

    姚芬一来,隔壁的女老师也聚集过来,和姚

章节目录

楞次定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江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露并收藏楞次定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