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哭呢!”

    周主任满脸慈祥,意味深长道:“家里有一个人辛苦养家就好喽,一个在家理理家务,带带孩子嘛。”

    江昱廷只是笑,“她肯定不愿意。”

    江露意识到周主任再次误会了她和江昱廷的关系,刚想解释,鼻子一痒,赶紧偏了头,又是一声“阿嚏”。

    数不清是第几个喷嚏了,江露连声为自己的失仪道歉,“抱歉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间。”

    服务员上前提醒道:“小姐,80楼以上的卫生间现在正在打扫,可以到79或者78层,电梯出门左转哦。”

    江露点头道谢,便起身离席。

    *

    陆谦坐在圆桌对面,冷眼观察江昱廷和江露的互动,沉着脸不说话。

    那是他不熟悉的、他未曾参与的她的过去,异国的两年,江露也从未与他讲述过学业和生活上遇到的困难。

    会因为作业被毁坏责怪同学,会因为可能挂科哭鼻子的江露,他想象不出来。

    印象中,她总如羽毛般温柔,像太阳一样温暖,好像没什么事会让她不愉快。

    打电话的时候她笑嘻嘻地分享:“阿谦阿谦,我们学校的樱花开了诶!超漂亮!好想和你一起看诶!你最近好不好?”

    如果问她“那你呢?”,她会说:“我最近挺好的,唔……还长胖了一点,哼哼,你可不能嫌弃我!”

    陆谦在空气中比划一下江露的身形,“不嫌弃我的露露,越胖越好,你变多了,我喜欢你岂不是也多一点儿?”

    江露板起脸:“哪儿学来的土味情话,陆谦你少哄我。”

    想到江露生动的表情,陆谦忍不住逗她,“等我回去亲自试试是不是胖了,哪儿胖了,是胸还是……”

    不等陆谦说完,江露就会红着脸把电话挂了,紧接着他会收到一条消息:“那我等你回来哟!O(≧▽≦)O”

    后来呢?后来他几乎被强制关在实验室,没日没夜地熬数据,接到江露的电话也只能疲惫地回应“在忙”或者“我们下次说”。

    再后来,他把她弄丢了。

    回国后第二次和江露一起吃饭,比上次还要让他无所适从,进退失据。

    陆谦扔下一句“我出去透透气”,没等大家回应便离座。

    并不是陆谦不给这些资深教授们面子,而是回国后C大安排的一场又一场的应酬,与其说是“诚意”不如说是刻意借招待的名目挥霍和拉拢,以彰显财大气粗。

    陆谦当然不会表现出他看不起这样的套近乎,他不认同国内的酒桌文化,虽谈不上“腐败”,但在他眼里学术研究是崇高的、值得追逐的信仰。

    即使取得成绩会带来名利,但也绝非明晃晃地与金钱挂钩。

    他也不会告诉他们,C大最大的筹码其实就在那间办公室里。

    *

    86层的高度,全透明玻璃的露台,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夜景。

    陆谦靠在窗边闭目吹风,眉头稍展。

    但想到江昱廷看江露的眼神,不豫浮上心头,那眼神他太熟悉——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喜爱和想要得到的欲望。

    江露与江昱廷的默契与自在,像是一个他进不去的结界。

    再睁眼,脚下是万家灯火,站在其上,仿佛能够掌控整个世界。

    结界又如何?他擅长突破。

    “陆教授。”

    陆谦回身,是今晚才认识的江昱廷。

    “是你,”陆谦冷沉道,“什么事?”

    —分隔符—

    今天这章是目前最粗长的章哈哈,

    有读者说短,这个真的不短了吧55555

    昨天点击这么高有点惊讶~

    真滴感谢啦!

    我习惯手机码字和发文,珠和留言都想一一回复感谢,

    但是手机回复常光标都显示不出打不了字,

    有时比较看运气QAQ

    感谢各位~

    会有人喜欢这个故事吗?

    我努力在写。

    周主任:我可能是拿到了和事佬的剧本。

    小陆:呵呵,其实你可以不说话的。

    廷老板:周教授说话好听就多说点。

    小江:真的冷,我今晚可能打了一百个喷嚏。

    我:陆谦牌空调,谁用谁知道。

    可能还有一两场重要戏在饭局。

    无法保证日更,因为工作很忙,

    遇到卡文就紧张,

    但可以保证不坑吧。

    只要有人想听下去,哈哈哈哈~  (^▽^)

    想开车……为何如此慢……

    秃头……

    当然,开车不可违背水到渠成的原则~

    第十四章 突发

    “没什么,”江昱廷走到陆谦身旁不近不远的位置,倚靠窗台,“出来看看夜景。”

    陆谦不觉得江昱廷是要和他讨论C城的风景,却也接了腔:“C城的夜景是不错。”

    江昱廷掏出烟与打火机,“抽烟吗?”

    “不抽。”

    “也对,”江昱廷想到了什么,将叼在口中的烟取出,收回打火机,“露露不

章节目录

楞次定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江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露并收藏楞次定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