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谦困惑地微微睁大了眼睛,江露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小区的电梯也出过事,”,她轻松地笑笑,“我还因为这个上班迟到过。”

    陆谦难掩心疼:“今天应该陪你……”

    江露从容道:“那么多年没有你也过来了,没有人是可以永远依赖的。”,声音却小了下去,“总不能每一次都要人陪。”

    “所以后来我去看了心理医生,真的好了。”

    陆谦默然,他查过“电梯幽闭恐惧症”,多少知道这样的心理疾病医治靠脱敏疗法,这意味着江露多次重复这样的困境,而他每一次都不在。

    陆谦直觉自己永远地失去了一些东西,是什么他说不清,只觉得舌根都发苦,心被看不到的手揪着。

    楼梯间传来脚步声,江昱廷小跑到江露面前,“被吓到了?”

    江露摊开手,笑道:“哪有?我好得很。”

    虽不明就里,但刚才陆谦的举动显然表明江露并不是看上去的那么好。

    陆谦和江露的暗昧他亦无法介入,只想带江露赶紧离开。

    江昱廷和江露商量,“那要不要走了?去和周教授说一声,我送你回家。”

    江露接受:“好,走吧。”

    她向陆谦作别,却不看他的眼睛,“陆教授,开学见。”

    陆谦点头,“再见。”

    江昱廷和江露一同离去。

    陆谦站在通风口,汗浸湿的衬衫被吹得半干,前额的头发结成缕,他却站直了身体,丝毫不显狼狈。

    江露说开学见,而他说的是再见。

    *

    送江露抵达小区门口,江昱廷熄火停车,递给江露几卷图纸,“图纸案例留给你,你带回家参看,有不懂的随时联系。”

    江露收好,“没问题,暑假两个月呢,够的!”

    “廷老板,拜拜!”江露挥手就要下车。

    “咔哒——”,江昱廷却锁了车门,江露疑惑地看着他。

    江昱廷手指敲着方向盘,似在思索着措辞,最终还是直白地请求:“露露你……别和陆谦走太近。”

    又是陆谦。

    江露飞快答应,一秒也不想留给“陆谦”两个字,她双手合十虔诚保证:“不会!廷老板,廷爸爸,我专心研究设计,一心只有学习!”

    江昱廷苦笑又无奈地开了车门锁,“行,回去吧。”

    江昱廷的车停在小区门口良久才启动——时不我待,是时候让她知道埋藏于他的心底数年的秘密了,他想。

    *

    江露第二天睡到中午才起床,门卫打她的电话,说她有两个寄件匿名的包裹待取。

    江露抱回家打开,两个包裹都是各式各样的感冒药:——  「管`理Q`3242804385」冲剂、胶囊、药片……足够她感冒十几次了。

    江露哭笑不得,脚趾想也知道谁送过来的,她编辑信息:“药收到啦!这也太夸张了,谢谢啦!”打算分别发给江昱廷和陆谦。

    发送前她又想了想,只发给了江昱廷,给陆谦那条只有淡漠的几个字:“[微笑]药收到了,谢谢您关心。”

    他们只是普通朋友,不熟。

    —分隔符—

    小江:……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小陆:……今天改名叫“学习”。

    廷老板:……不能再等了。

    一会儿还有一更。

    第十六章 化

    梁书阳从邻市出差回来,赴陆谦的约。

    C城市中心闹中取静新开的清吧,凌晨1点还有不少人。

    没有喧闹的热舞女郎和躁动的人群,只有柔和的几盏灯光,音乐亦是优美轻和,客人多是谈因商务公事选择在此会面。

    梁书阳轻易寻到角落卡座的陆谦——雕刻一般完美的立体侧脸,专注地盯着手机屏幕,也不知看到什么,嘴角还扬着温柔的角度。

    饶是自恋如梁书阳也不得不感叹陆谦实在太得天独厚,上帝不公。

    “……

    Not  a  day  goes  by  without  something  (每天总会不自觉地)

    Reminding  me  of  you  (想起你)

    The  truth  is  that  I  miss  you  (唯一的事实就是我想念你)

    ……”

    不知谁点了Joy  Enriquez的《Losin&039;  The  Love》,歌手独自坐在台上,声音沙哑又深情,“It  gets  so  hard  not  being  with  you  (没有你的日子是那么艰难)……”

    梁书阳晃着一杯红蓝交接的鸡尾酒,“老陆,你上次要我查的还没查到,还要一些时间。”

    陆谦睨他一眼,“不急,”,手指搓揉着一颗骰子,“倒是觉得很想念集训队的同学。”

    梁书阳刚喝下一口酒,差点喷出来,“噗——!你还会想念同学?这不像你啊老陆!”

    陆谦扫他一个眼刀,“那怎么样像我?”

    梁

章节目录

楞次定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江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露并收藏楞次定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