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次借着找学长玩的名义到他的家里,这次运气好,陆谦哥哥也在。

    他正在订机票的网页上查询回国航班。学长问:“陆谦你要回国啊?”

    他点头,“嗯。”

    学长又道:“你这几个月都住在实验室了,这导师刚放你回来睡个觉,你这么忙,还回去?”

    陆谦哥哥强压着疲劳,坚定道:“有人需要我。”

    学长摇摇头,“我真是想不明白你,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吧!”

    陆谦哥哥换了件衣服,就要出门。

    “你又要出去?”

    “还有个数据没出结果,现在要去盯。”

    他走得匆忙,手机没带。

    我悄悄地把他的手机拿走了。

    翻通话记录,那个女孩果然这几个月电话频繁,但每次通话时间不超过2分钟,想来是陆谦哥哥太忙,与她再无时间甜言蜜语了吧。

    再深的爱,现在不也是摇摇欲坠了吗?

    陆谦哥哥回国也要一个月后了,别说一个月,就今天一天,我有的是办法让他们分手,我不会再等了。

    即使我要成为陆谦哥哥身边的那个人,也绝不可能背上“第三者”的名义。

    看着她发过来的“好,分开”,我笑了。

    比我想象得快,真的成功了呢。

    —分隔符—

    别怀疑,我的好朋友是配音行业大佬,

    真的有人的声线音色一模一样。

    要辨别有时只能靠记忆才知道这句台词是不是自己录过的。

    平时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过“淮秀帮”之类这样的配音团队配的搞笑视频,

    确实很难分。

    在那样的情况下,又是电话,露露根本无法判断真假。

    这只是林之瑶做的其中一件事而已。

    之后还会慢慢写到别的。

    小陆真的背锅,很惨。

    露露也是,不赶巧,超可怜的!

    造化弄人!

    么么欢迎大家继续给我留言讨论剧情,

    让我知道有人在看?

    点亮一颗星星了,感恩!

    第二十六章寻楞次定律(1v1)(瞎书)|PO18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

    shuise

    第二十六章寻

    伦敦回程的飞机上,为了避免尴尬,江昱廷和江露心照不宣地分开坐。

    启程时的八卦男同事坐在江露旁边,“露露妹妹,你和廷哥怎么了?”

    “……我图没画好,”江露吞下一口蛋糕,睁眼说瞎话,“廷老板有些不满意。”

    “嗨,原来是这个,”男同事一脸习以为常,“廷哥就是这样的,对啥都很认真,你也别介意!”

    江露表示认可,“对,我的问题。”

    “露露妹妹,”男同事谐谑地笑,“我们——  「管`理Q`3242804385」廷哥对爱情也很认真的哦。”

    哪壶不开提哪壶。

    江露刚喝下一口葡萄酒,听他这么一说呛了一下,小声地咳起来。

    男同事递给江露两张纸巾,仍不忘打趣,“哟,把露露妹妹吓着了,廷哥要卡我图了。”

    江露待喉咙的刺激平复后,用叉子用力叉起一颗马卡龙,温柔道:“这家航空的飞机餐不错。”

    男同事感觉江露的笑容有丝丝凉意,“是,是不错。”

    “前辈,再不吃就可惜了哦。”江露眼神示意面前的甜食,温和地冲男同事笑笑。

    看来刚才的凉意是假象,男同事舒一口气,专心用餐,不再多言。

    江露耳根终于得以清净。

    今年大概是水逆,感情生活乌七八糟,旁的人还添乱,或许需要算一卦求个符保平安了。

    *

    陆谦提前回了C城。

    那日林之瑶对他的疑问支支吾吾,眼神闪躲,只说“听别人说的”。

    陆谦明白林之瑶在说谎,但若继续审问下去,长辈也会发现他们的剑拔弩张,免不了一通盘问。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后他只冷冷地对林之瑶申饬一句“希望你没有做什么伤害她的事”便终结了谈话。

    窗外华灯初上,公寓内已暗到没有光源,只有电脑屏幕照亮陆谦的脸。

    陆谦专注地浏览梁书阳查到的江露五年来的生活,想象她吃饭,学习,睡觉的样子,嘴角不自觉带着浅浅的弧度。

    直至偶有车辆鸣笛划破宁静,才觉夜已深。

    但看到一段记录,他不禁疑惑颦蹙:他们分手前的几个月,江露出入多家医院。断联之后的两个多月,轨迹空白,没有资料。

    之后又是正常地上课,看不出异常。

    接着是十月份的迎新晚会,建筑专业男多女少,江露被主持人起哄临时上台献声。

    陆谦打开还算清晰的影像资料,江露身穿宽大的毛衣,衣着比其他人厚实许多。

    她一个人上台,抱着一把吉他,戴着鸭舌帽,看不清表情。

    江露调整椅子的高度坐好,手拨琴弦

章节目录

楞次定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江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露并收藏楞次定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