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弹边唱道:“

    舞鞋穿了洞/裂了缝/预备迎接一个梦

    Ok绷遮住痛/要把苍白都填充

    勇气惶恐/我要用哪一种

    面对他一百零一分笑容

    等待的时空有点重/重得时针走不动

    无影踪/他始终不曾降临生命中

    我好想懂/谁放我手心里捧

    幸福啊/依然长长的人龙

    ……

    一阵风吹来梦/却又败在难沟通

    我终于懂/怎么人们的脸孔

    想到爱/寂寞眼眶就转红

    想踮起脚尖找寻爱/远远的存在

    我来不及说声嗨/影子就从人海晕开

    ……”

    冷门的情歌,是洪佩瑜的《踮:⑦/8/③/㈦/①/壹/8/㈥/3.〗 起脚尖爱》。

    台下很安静,歌声不似原唱饱经沧桑的声线,是江露声音特有的清透,但情绪饱满,听的人一定知道唱者痛极。

    最后江露甚至有些哽咽,她说了声“抱歉”鞠了躬便匆匆下台。

    台下有学弟高喊“学姐不要走”,江露在人群中摆摆手,走出礼堂,厚重的衣服也没能盖住她背影的单薄。

    再往后的一段时间,江露似乎剪了头发,为数不多的照片中,一直是一模一样的及肩短发发型。

    陆谦的唇紧紧抿着,松开时嘴唇已经因为血液不流通而有些泛白。

    他想到在A城同学聚会那晚伞下的拥抱,和触到的江露头皮上的伤疤。

    那痕迹五年后如同刀一样在他心上重重划过,今晚再次裂开,鲜血淋漓。

    他终于明白自己失去了什么。

    原来不是所有的事物都会遵照能量守恒的定理。

    没关系,他会一点一点地找回来。

    *

    从英国回来,在家中休憩不足两日,江露就要回C大上班。

    C大即将开学,行政岗的老师需要提前到校,负责学生签到,教学排课确认,教师回岗等事宜。

    有学生和教师陆续到校,江露核对花名册,让他们签上自己名字。

    “笃笃笃”敲门声起,江露正低头整理系里学生的学生证,道:“请进。”

    脚步声近了,江露头也没抬,“花名册在对面桌上,签名就可以了。”

    江露头顶落下一声熟悉的轻笑,仰头便对上陆谦含笑的眉眼。

    “江老师,”陆谦把花名册推到江露面前,“我的名字打错了。”

    —分隔符—

    啊上编推了,感恩感恩。

    我会努力写的!

    今天出门在出租车上

    连不上来!

    更新晚了,抱歉!

    么么哒欢迎大家继续留言~感谢鼓励!

    我是真的很喜欢用歌表达心境呀!

    推荐听洪佩瑜的《踮起脚尖爱》来看这一章~

    半夜修了文

    第二十七章 进退(2000+)

    近一个月没见,眼前的男人倒是一点不尴尬,仿佛那一晚什么也没发生。

    她便也像卸了包袱,尽量控制自己不要出现窘态。

    江露接过,觑他一眼,拿起花名册细看,“不可能打错吧,您的名字输入法会自动联想的。”

    又用“您”了。

    陆谦摸摸下巴,一手撑在桌子上,一手把玩着签字笔,“输入法会自动联想,人就不一定了。”

    这便是在说她工作疏漏了。

    江露抿嘴,翻找几遍,也没在名单上找到陆谦的名字,纳闷道:“嗯?这里没有您说的打错名字诶。”

    陆谦鼻腔溢出一声笑,决定停止逗她,拿过花名册,“是没有,”又俯身在名单的末尾处姓名和签到栏分别写上自己的名字,“所以我帮你补上了。”

    写罢,陆谦站直身体,面带浅笑,目不转睛地看着江露。

    字如其人,铁画银钩,堂正工整。

    江露咬咬唇,“好的,我下次注意。”

    陆谦仍挂着一副和悦的笑脸,轻点下巴,“江老师辛苦。”

    说罢转身,出门前又回头向江露挥挥手,“周一见。”

    江露歪头盯着他的名字良久,突然反应过来——名单都是从教务系统下载表格打印下来的,陆谦作为特邀教授,根本不需要遵照学校教职工回岗确认流程。

    他调戏她玩儿呢。∮qun七⑧⒊㈦①1_⑻6⒊

    *

    C大开学第一天,江露忙得脚不沾地。

    正逢学生军训,校园里一片集合操练的口号声,学生们身着绿色迷彩服,一派的朝气蓬勃。

    物理系今年的军训统筹本来是由另外一个行政老师负责,但她在外地因故暂时赶不回来,请了三天假。

    头三天的工作便由江露替代。

    物理系的学生并不集中在同一个连,第一天江露来回跑了大半个学校,确保系里的新生都按时入队。

    接着又和每个排的教官沟通了身体状况特殊的学生的训练强度,才勉强能回到办公室歇脚。

    期间有教官以沟通训练情况的名义要加江露的微信,江露道:“我只是临时替同事

章节目录

楞次定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江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露并收藏楞次定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