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慢,嘴里还是被灌满了黏稠的白精。
    量大到她连嘴都闭不上,又不想吞,只能费力地将他的精液包含在嘴里,那模样,别提有多淫乱。
    遭了这么大罪,糊东西委屈死了。
    指了指脸,又拿手拽了拽童景衣袖,意思很明显:快帮忙撒。
    见到这一幕,童景的眸色深得令人心惊,他手抚上她的脸,指腹在她脸上轻擦。
    像是为她清理,实则但却将他的精液,抹得更匀称。
    真好,全是我味道了呐。
    他勾了勾唇,眉眼间常年不化的冷意消融,笑得纯然又邪肆。
    糊东西终于勉勉能睁开眼,她嘴都张酸了,急得要死,一见着点光,就踉踉跄跄地摸着去了卫生间。
    好些地方都干硬了,不好清理,等费不完的力弄干净了,走出去。
    却发现童嘉已经折回来,坐在床边,抹着泪跟神色淡淡的童景说着什么。
    她很少见着童嘉哭,顿时有些心慌,小小心地挨蹭过去:“姐,怎么了?”
    童嘉飞快地看了眼面色平静的童景,眼中流露悲切,嘴上却敷衍道:“没什么,不关你……”
    童景平平地看向她:“我腿残了。”
    冷静得像是在说今晚吃什么。
    她傻了,童嘉却急声道:“医生都说了有恢复的可能,你不要说这种丧气话……”
    眼泪开了闸,她抽抽搭搭地去摸到他的腿,扭身看童嘉,还是很不愿意信:“不是在这儿吗?没少啊?”
    童嘉原本伤感的情绪一滞:“是神经伤到了,腿当然还在。”
    童景看她:“你会嫌弃我吗?”
    明明什么表情都没有,但她硬是看出了股小可怜的味道,顿时疼得心都揪紧了。
    童曼扑过去抱住他,嘤嘤唔唔,眼泪、鼻涕抹了他一脖子:“才不嫌弃,以后你想去哪儿,我都陪着你。”
    童景将脸埋在她肩头,在没人看得见的地方,露出了很浅很轻的一抹笑。
    你说的。

章节目录

心尖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请君入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请君入梦并收藏心尖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