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家不惧生死,大不了便随着奴家那早去的爹娘齐聚黄泉,也许这才是奴家最好的归宿罢。”说着女人苦笑着勾起嘴角,一双妖媚的眸子也黯淡失色下来。
    商迟垂头看着女人悲凉的神色不由轻叹一声,抬手捧起女人的脸用指腹抹去她眼角的泪珠,尽量的压低了声音温柔道:“莫怕,今日我在此谁也不敢动你。”
    女人仰头看着少女神色温柔的模样握紧了双手,眼中满是感激和难以置信,居然会有人为个毫不相识路人在官府面前挺身而出吗?
    “话尽于此,她到底像是不像,让不让我二人入城?”少女侧头撇向城门前的官兵们,运起内息抬脚向前一步,刹那间地上便涌起一层气浪惊的官兵们齐齐后退了一步。
    “不,不像不像,进去吧!”
    官兵们虽然不忿却也无可奈何,为了自己的小命只得忍气吞声,更何况这事本就是他们想讨些乐子,这要是传到上官耳中也是够他们喝一壶的。
    商迟收了气劲,双指从怀中夹出一枚金叶子射进前面的箱子里,这才让那群官兵稍微散了些怨气,没了美人好歹多了些钱也好啊,想罢他们面上再不像吃了死苍蝇般的难看也主动让开了路。
    “走罢。我陪你入城。”商迟拉着黑马便要走,谁知这女人却没跟上来,她诧异的回头看着女人微红着脸颊瞧着自己有些难以启齿地细声道“恩人,奴家,奴家的脚方才崴伤了,怕是有些走不动。”
    “可会骑马?”商迟走回女人身前把缰绳递上前,黑马打了个响鼻有些不爽。
    “奴家不曾骑过。”女人摇了摇头眼神有些畏惧的看着眼前膘肥体壮的黑马。商迟无奈叹气,也是,这一副柔弱至极的模样也不像个会骑马的。
    她俯身拉稳了马镫:“踩着这个上去,莫怕黑风的脾性很好。”
    “奴家多谢恩人。”娇弱女人躬身一礼抬脚放在马镫上向马背爬去,可能是她头一次骑马的缘由,竟是没有抓住马鞍,身子不稳向下坐了下来,商迟见状连忙举手托住了女人的身体,只是托住的位置有些尴尬……
    商迟忍不住动了动手指,女人柔软的臀瓣下的手掌只一下就深陷进了臀肉中,这柔软的触感简直让她有些忘了动作。僵直在马侧的女人察觉到了商迟的动作,她羞红了脸垂下眼眸侧头软声提醒道“恩人……。”
    “姑娘莫怪,是我逾越了。”商迟尴尬的抬手将女人推上马鞍坐好,她轻咳了一声拉起了缰绳仰起头看着马上的娇柔女子嘴角上扬叮嘱道“攥紧马鞍上的绳子,放心不会摔了你的。”
    “奴家知晓了。”女人向下看着商迟拉过缰绳带着她缓步向城中走去,官兵也没在出手拦截她们。
    凉城属于贯通南北的城池,这里的热闹非凡,到处都是嘈杂的叫卖声,甚至还能瞧见几个金发碧眼的异邦人。商迟拉着黑马穿梭在闹市中,正毒的日头晒的她额角出了些细汗。
    “恩人,这个给你。”突然马上的女人柔声开口,若不是商迟有内力在身,恐怕在这闹市中还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商迟抬头看着她递过来的一条锦帕有些不知所以,她没有接过锦帕而是反问道:“给我这个作甚么?”
    女人见状轻笑一声趴伏下身在马上,素手握着锦帕一角在商迟额上温柔擦去她的汗水“自是给恩人擦汗用的。”
    商迟被女人突如其来的靠近吓了一跳,她看着女人那妖娆的眉眼不由得脸颊微红,慌乱地抓了抓脑后头发不好意思道“还是别叫我恩人了,叫我商迟便可。恩人甚么的听起来怪别扭的。”
    “奴家失礼,竟是忘了寻问恩人姓名,奴家名为稚容。”稚容直起身抬手勾过耳鬓的发丝,红唇荡着一丝柔美笑容。“既然恩人不喜欢这个称呼,那奴家便逾越了。”
    “可。”商迟点头嘴角上扬。
    “稚容要去何处?我反正也不急去做事,不若先送你?”说着商迟停下脚步抬起头看向她。
    “……”稚容听着她的话垂下了眼帘,双手有些颤抖地收紧了,那张漂亮的容颜也变得苍白了下来,眼中似有泪水打转:“奴家已无处可去了,家父家母早就不在人世,而奴家也是刚从舅舅家逃出来的,如若不逃,他便要将我嫁与一个七十岁的老知县做填房。”
    “奴家命苦,家中无势却偏偏生了一副好容貌总是惹人觊觎,今日有幸遇见恩人相救已是三生有幸。”
    女人说着泪水

章节目录

仗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卟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善并收藏仗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