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贴在艾卡的嫩肉上,本体则伸展开来,顺着她身体内的皱褶盘绕吸附。
    优顶着自己的小崽子,把它送到了更深的地方,小触手藤孺慕地伸出一截触须,缠住了优的前端。
    不同于优有节奏的抽插,新生的小触手藤动作明显更没有章法一些,为了逼得她能分泌出更多体液而疯狂地前后摩擦着她的阴
    道。
    狭小的阴道内,两种截然不同的顶撞感让艾卡几欲陷入疯狂。
    更令她不寒而栗的是,另一只一直被忽视的、浅色一点的小触手藤,学着优的样子游弋到艾卡的胸前,用它棉絮般的小触手轻
    轻地揉弄着她的乳头,触丝甚至从她的乳尖插了一小段进去!
    艾卡揪着床单,被情欲折磨的大脑里迷迷糊糊的想,幸好优担心自己的两个小崽子打起来,并没有急匆匆地把浅色的那只一并
    塞进去。
    但这是迟早的事。
    这到底是什么变态植物啊!艾卡想到了霖说的“繁衍的最后一步”,委屈地发出啜泣声。
    没想到眼泪却将浅色的小触手藤吸引了过来,试探性地在她的眼睛周围打转。
    艾卡呜咽声骤停,慌忙闭上眼睛。
    优这才分了些注意给自己的另一只小崽子。想到一只正在艾卡的身体里获取养分,优觉得自己应当对他们一视同仁,于是卷起
    了正埋在艾卡胸前的小东西,把它推到了艾卡的嘴里——
    小触手藤在艾卡的口中转了一圈,自然而然地将触手向她的喉咙中伸去。只是因为刚刚出生的缘故,即使伸长了自己也没有到
    达很深的地方,只是在她的咽喉处努力伸展。
    欲火烧身,艾卡的每一次呻吟都会带动喉咙的震动,从而让小触手藤更加活跃。
    优推着他的两个小触手藤,将艾卡折腾了一整天。
    艾卡不记得这场性事是怎样结束的,只知道深色的那只餍足地从她的下体爬出来出来之后,浅色的那个又被推进去了,优还是
    那样尽职尽责地带着它一起,从艾卡的身体里掘出更多的液体。
    小触手藤的第一餐吃得很饱,从她的身体上爬下去之后恹恹地团在床上,进入了新的生长阶段——它们将逐渐长大,变成优
    初次见到艾卡时的形态,等候合适的母体出现。
    在两只触手藤相继停止摄入养分之后,艾卡已经浑身湿透,像一滩烂泥一样躺在床上,连续高潮的余韵让她发出不成调的哼
    吟。
    催情液的效果还没有过去。优用一条长长的触手从头到脚抚摸了艾卡一遍,确认了这个事实。
    于是优打算帮帮艾卡。
    一根长满了茎节的粗壮触手粗暴地顶进艾卡的阴道,狠狠地碾过她的阴道,一直深入到盘满她的子宫,之后在体外的那一部分
    悄然分叉,摸到了她的后穴,同样刺了进去。
    一根光滑一点的触手则撬开了艾卡的嘴,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上端极细下端极粗的造型,艾卡含住它后,它在艾卡的嘴里膨胀到
    了极致,任艾卡如何想将它吐出去、甚至用手拉离自己的口腔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根有些片麟状的触手缠上了艾卡的胸部,将它们勒紧,挤压,还揪着乳尖让它们变得更长,很快就将她的奶子绑成了两只葫
    芦。
    准备工作就绪,艾卡身上的几条触手突然同时开始了抽插,身上的几个敏感点同时被刺激,长长的触手从子宫里抽离出一些,
    又快速撞回去,几乎一击就让艾卡喷涌着达到了今天最猛烈的一次高潮。
    自从优有了名字,艾卡就再也没有经受过这样极致的操弄,恍惚之中她仿佛又回到了几天前那个被优疯狂索取的时候,按照当
    时霖教授的方法,努力蠕动着舌头,含糊不清地命令:“射…唔唔,射…给我……优。”
    优没有理会这个命令,持续地以撞击一次便令艾卡高潮一次的频率,将她彻底榨干,直到艾卡再也分泌不出他所需要的营养,
    这才勉强地射出来。
    退出艾卡身体的触手藤潮水般地退回自己的浴缸中,如同自己的后代一样,团成了一团。
    坐在外间沙发上的霖知道繁衍的最后一个步骤已经完成,优进入到了最后一个阶段。
    霖冷静地进到卧室,把两只静静趴伏在床上的小触手捡起装盆,又喂艾卡喝了些药剂,给艾卡简单擦了擦身子。
    然后他回到浴室,曲起手指在敞开的门板上敲了敲。
    “我去把这两个东西安置好就会回来,艾卡已经睡了,你化形的时候不要吵到她。”
    霖眼神晦涩地注视着优,将几不可控的疯狂和占有欲压到眼底,苍白的脸上显出克制又冷静的神色。
    他将艾卡从生死边缘拉回,打破了触手藤繁衍时母体必然死亡的规则,就不可能让艾卡跟着优双宿双飞。
    独占艾卡?
    想都别想。
    “等我回来,我们谈谈。”

章节目录

深夜合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刘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刘雯并收藏深夜合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