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全力从一切罪恶中挣脱出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而我无法控制这个念头的疯狂滋长,那就是控制别人,而毒品就是最有效的操纵他人人生的工具……在这种扭曲的、疯狂的欲望中我残缺的心获得了暂时的安慰和满足,直到我遇到了你,我才想从这种罪恶的游戏中退出来。如果你行动再晚一点,我会把巨额毒品消毁、把一切罪恶洗白,从此在阳光下清清白白的生活,因为这样才足以和你匹配,可惜,时间不够了……”
    “对不起……”江新月紧紧地抱住他的腰身。从道德上说她知道自己不该这麽说,可现在的她只是深爱着这个男人的一个平凡女子。
    “答应我,如果我能出去,就嫁给我,你、我还有阿开,我们一家三口再也不分开。”
    “好。”她把脸埋进他的怀里,泪水浸湿了他的衣衫。他们谁都知道这只是个美好的幻想。
    开门的声音,看守员走进来:“对不起,探视时间到了。”
    奕轻城帮她擦干眼泪:“不哭,做个坚强的好姑娘,等着我。”
    江新月点头,看着他被看守带走,她撕心裂肺的疼。等着他,恐怕今生她再也等不到了……
    江新月走出去的时候,已经一脸的镇定,她记着奕轻城的话,他说让她做个坚强的姑娘。
    江雕开和南宫祭走上来,南宫祭关切地问她,没事吧?她说没事。江雕开却说:他没说见我?江新月摇摇头,江雕开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他掩饰地转过身大声说:我们走吧。
    一个月以後,花雨包间里,江雕开一个人喝着酒,对房间里的喧嚣充耳不闻。包小月轻声问南宫祭:“祭,开最近是怎麽了?好像总是不高兴啊。”
    南宫祭耸肩:“有这麽明显吗?”
    “难道你们没发现吗?”包小月嘟嘴说。
    高照却轻咒了一声,他正翻看新送进来的报纸:“因偷税漏税被判三个月?这姓奕的真不是简单人物,我他妈最佩服这种人,在监狱里呆三个月,简直就是一洗白,出来照样呼风唤雨。”
    江雕开扯过报纸,飞快地浏览,他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冲出了包间。
    众人还弄不清怎麽回事,南宫祭也跟着跑了出去。
    南宫祭按了几声喇叭,把车停在江雕开身边:“哎,上来,我们一起回去。”,江雕开二话不说上了车,手里紧紧抓着报纸,闭上眼睛假寐。
    “你还是很在乎他吧?”南宫祭看了江雕开一眼。
    “我才没有。是想让她知道,她整天半死不活的样子都受够了。”
    “哼,嘴硬。”南宫祭轻笑,“其实我也不希望干爹死。”
    江新月贪婪地看着报纸上每一个关於奕轻城的文字,看完了,她还是不相信。
    “怎麽可能……居然只有三个月,他是怎麽做到的?不可能……”
    “怎麽不可能?”南宫祭说,“我已经给裴叔打过电话了,他证实事情是真的。倾城集团现在已经完全脱胎换骨了,价值上亿的毒品还有地下工厂全都付之一炬,那个毒枭大佬再也不存在了。现在是裴叔代理干爹的职务,干爹出狱後一切都会步入正轨,以後倾城集团走的是一条金光大道,再也不怕任何人来查。我打电话的时候,阿开也在旁边,不信你问他。”
    “真的?”江新月转向江雕开,语气里仍有疑惑。
    “嗯。”江雕开点点头。
    江新月双手捂嘴,喜极而泣。江雕开走过去,把她的头揽进自己怀里。
    “不哭了。”他的声音像极了奕轻城。
    三个月後────
    江新月站在监狱门口,她身後站着江雕开和南宫祭,三个人都引颈向监狱大门看着,脸上即焦急又带着期盼。站在他们对面的是以裴森为首的接狱大军们,估计倾城集团所有中层都到了,人人脸上都带着虔诚。
    终於,监狱大门徐徐开启,一个英俊的男人走出来,他身上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卓尔不群的气质,让人怀疑他刚刚踏出的是否是一个叫做“监狱”的大门。他向着他激动的下属们挥了一下手,然後转向江新月,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交会,良久,他大步走向她,而她飞奔向他。
    【完】

章节目录

三人成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江新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新月并收藏三人成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