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吃了晚餐再走。”
    “不必了。你好好照顾夫人。”
    杨恒又转头歉疚地看着顾凉夏,声音低沉,“那我走了。”
    顾凉夏温婉点头,“一路顺风。”
    于是年轻的顾少将,衣服都没换,更没带行李,怎么从军队回来的,就怎么离开了自己的家,和新婚的妻子。
    他按了按自己的袖扣,银色的袖扣变形成六米高的民用机甲,载着他朝军港飞去。
    到了军港,杨恒登上了一艘小型军事飞船。
    之前电子屏上的红头发男人在舱门边等他,一看到他就笑,“老大,你今天真是……哈哈哈,演技一流。”
    杨恒温和的表情尽散,冷漠地看了他一眼。
    欧文丝毫不怕,笑得直不起腰来,“我一想到加卡瑞元帅说,你要是敢把婚礼弄砸,就把你锁在太阳神号的逃生舱里,发射到恒星上去,就特别特别想笑……哈哈哈哈哈哈!”
    杨恒没理他,坐到沙发软椅上,拿出了一个电子仪,查看第二军的事务。
    欧文关上舱门,声音里仍满是笑意,“不过嫂子真是好脾气啊,新婚之夜被丈夫抛下竟然没生气,还那样柔声细语宽容大度。这样温柔贤惠的美人,老大你不动心吗?”
    “听说她大学学的是古地球文艺,主修插花、刺绣、美术什么的,这个专业果然非常修身养性啊!”
    欧文作为第二军的八卦头子,也不管杨恒理不理,一个人在那里叭叭叭个不停,对老大妻子的信息竟然比老大本人还熟。最后他问,“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杨恒自动过滤欧文的废话,只听取有用信息,清冷的眉眼垂了垂,淡声回答,“过一段时间,看她是否愿意离婚。”
    他也不愿意拖着她,浪费她的青春。但离婚这事也不能操之过急,太急容易惹起加卡瑞元帅的怀疑,到时候又是一顿麻烦。
    所以过一段时间再看很有必要。
    这一边,顾凉夏洗了澡,摸索着卸了妆——罗伯特是个能干的管家,什么东西都为她准备妥当了,据说还都是她常用的高级货。
    顾凉夏看着镜子里素面朝天的自己:没有经过末世摧残的皮肤滑嫩莹润;桃花眼不笑也含三分风情,澄净清透;挺鼻梁,粉嫩的嘴巴,头发顺滑有光泽。
    顾凉夏微微笑了,镜子里的自己也神采飞扬——她真喜欢这个又香又干净,宛如新生的自己。
    她决定先美美地睡一觉,明天再考虑别的事。
    身体似乎很适应这里的时间,顾凉夏睡到了旭日东升。
    吃过早餐没多久,管家拿着一只手表过来,“夫人,您的个人通讯响了。”
    顾凉夏看着那只手表,银粉色的表链,镶满珍珠和宝石的表盘。此刻表盘左上角的一颗小小绿色灯一闪一闪。
    她想到了杨恒的那个可以视频的手表。所以这东西是类似手机的基本通讯配置,人手一个吗?昨天她没有看到这个,也许是昨天和自己的嫁妆一起被搬过来的。
    顾凉夏学着杨恒的样子,按了一下绿灯,一道光屏投射到空中,上面露出顾书森夫妇和后面的背景,画面十分清晰。
    “宝贝,吃过早餐了吗?”顾书森问。
    “吃过了,爸,妈。”顾凉夏甜笑,尝试凹原主的人设,希望自己不要太走形。
    原主的母亲绿田女士娇小美丽,心态年轻,打趣地问她,“和新郎官相处得好吗?”
    看来他们还不知道杨恒已经连夜走了的事。顾凉夏也不希望他们知道,以免多生出些麻烦。于是她作出羞涩的样子,“还好。”
    “相处得好就好。”顾书森说,“杨恒看起来是个体贴温柔的孩子,我们放心。杨恒他人呢?”
    顾凉夏镇定自若地撒谎,“他早起晨练出汗了,现在在洗澡。”
    管家背着一只手,绅士地站在一边,本来担心自家少爷新婚夜走了,不好给顾家人交代,听到顾凉夏这么说,顿时对这个新夫人既佩服又心疼。
    顾小姐真是个识大体的好姑娘啊。
    “好吧,那回头再和他打招呼。”顾书森眼里流露出歉疚,“本来说多陪你几天的,但是现在有一桩大生意出了点问题,需要去处理。你……”
    哇哦,她这是什么运气?顾凉夏喜滋滋,巴不得这些熟人都走干净,这样她就不用疲于应付了。
    “没关系的,你们尽管去,我会照顾好自己。”
    顾家夫妇依依不舍地和顾凉夏话别了许久,这才挂断通讯。
    罗伯特慈爱地看着顾凉夏,“夫人真是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
    “谢谢。”顾凉夏表面羞涩,心里调侃:你能这么说,那是你没见我手撕变异狮子的飒爽英姿。
    顾凉夏想熟悉一下外面的世界,诚恳地看向罗伯特,“罗伯特叔叔,我想熟悉一下白鹭星球,你能当我的导游吗?”
    罗伯特绅士地行了个礼,“乐意为您效劳。”
    顾凉夏上楼换外出服,却被衣帽间里

章节目录

末世女穿成星际贵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晗月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晗月月并收藏末世女穿成星际贵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