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状态,动作迅捷凶狠,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打倒他。
    打倒他。
    顾凉夏练了一个又一个小时,仿佛不知疲倦。身上出了不少汗,心跳加快,耳道鼓噪,连脑神经都仿佛在一跳一跳地膨胀。但她停不下来。
    许秦晖从办公室出来,远远地发现,模拟作战室的灯光还没有熄灭。
    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半了,还有谁不睡觉地在这里练?
    许秦晖走了过去,进入模拟作战室,发现一台仍然运行着的虚拟仓,上面显示着训练人的身体状态和训练时长。
    嗯,四个小时的训练时长,谁这么不要命地练习?还有这心跳速率,明显太过异常。
    许秦晖皱眉,关闭了虚拟仓的电源。
    顾凉夏整个人身体一震,被弹出了虚拟空间,睁开眼,大口大口呼吸着。
    虚拟仓打开,许秦晖看着瘫软的顾凉夏,和她泛红的眼睛,皱眉,“你该去休息了。”
    顾凉夏沙哑地开口,“我还能练。”
    许秦晖难得口气强硬,“这是命令。”
    顾凉夏顿了顿,只得遵从,扶着虚拟仓的边缘,挣扎着站起。
    目送顾凉夏慢吞吞地扶着墙、拖着脚步回去宿舍,许秦晖拨通了杨恒的通讯。
    “B6不太对劲,晚上居然在虚拟仓训练了四个小时,要不是我强行制止,估计她能练到晕过去。”所以老大你果然玩脱了吧?
    “我知道了。”杨恒淡淡应声,关掉了通讯。
    第二天,当顾凉夏再度去到模拟作战室的时候,发现杨恒等在了那里。
    “我们谈谈。”杨恒低头静静地看着她。
    顾凉夏缓缓地低眉,无声地拒绝,整个人依然呈现那种0.5倍速的状态。
    杨恒语气强硬了两分,“这是命令。你跟我来。”
    发泄
    顾凉夏只能默默地跟着她走。
    杨恒带她来到了一间办公室,关上了门。办公室很小,没什么人,位置僻静。
    顾凉夏面无表情地看着杨恒,看他来到自己面前,解开衬衣的袖扣,挽起袖子,露出手臂,举到自己眼前。
    太空军很少能晒到太阳。杨恒的手臂白皙,却绝不苍白脆弱,而是充满力量感,腕骨结实,淡青色的血管微微突出皮肤,薄薄的肌肉十分漂亮。
    杨恒将手臂举到顾凉夏面前,低声说,“给你咬一口。”
    顾凉夏深色的眼睛慢慢转动,看了看那手臂,又看回到杨恒脸上,没有动作。
    杨恒看着她古井无波的眼眸,勾唇,语带嘲弄,“不敢?”
    顾凉夏麻木的神经颤动了一下,缓缓抬手,抓住他的手臂,慢慢咬了上去。
    皮肤的温热触感传来,鼻尖嗅到了一点淡淡的干燥气息,手指甚至能感觉到他的脉搏。顾凉夏麻木寂静的心里终于有了真实感。
    她不由得加大了力道,狠狠地咬,直到咬出了血,鼻尖都是血腥味。
    杨恒不动声色,手臂一丝颤动也没有,任由她咬。
    顾凉夏咬到牙齿发酸,嘴里尝到血的味道。几天来无比压抑的情绪终于有了出口,变成眼泪流出了眼眶。她松了口,放开了手臂。
    新兵关禁闭难免出点问题,发泄出来了就好。杨恒表情轻松了点,抬手想揽住她的肩膀,顾凉夏躲了一下,走到一边,对着墙壁抹眼泪。
    杨恒刚放松下去的表情又难看起来,心里有点烦躁。但他没有动,只沉默站在那里,看着她倔强的背影,等顾凉夏哭完。
    顾凉夏低声哭了一会儿,终于觉得情绪好了不少。
    “状态好点了?”杨恒压住自己的情绪,低声询问,只觉得顾凉夏脾气还挺倔,个性那么要强。
    看看伤口——牙口还挺好。
    顾凉夏回过身,擦擦眼泪,点头。
    “跟我去医务室。”杨恒没管流血的伤口,默默拉下衣袖,转身在前面带路,将顾凉夏带到医务室,交给了心理医生,自己离开了。
    顾凉夏和心理医生聊了一会儿,情绪又放松了些,出了医务室,看到杨恒拿着个智能手表等在那里,对她招招手,“过来。”
    顾凉夏平静地走了过去。
    杨恒把手里的智能手表递给她,“和家人朋友通个视频。”
    那是个浅粉色的智能手表——是顾凉夏自己的,新兵训练刚开始的时候,已经上交了。所以刚才杨恒离开,是去给她拿手表了?
    顾凉夏一时没接,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觉得他今天对自己好得有点过分。
    良心发现了吗?
    杨恒晃了晃手里的手表,轻声提醒,“抓紧时间,等会儿我还要还回去。”
    顾凉夏又看他一眼,终于接了过来——她还是没有和杨恒说话,走到偏僻的地方,给顾书森发通讯。
    顾书森正在花园里剪玫瑰花,一只一只娇艳的玫瑰,还带着露水,被他小心翼翼地

章节目录

末世女穿成星际贵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晗月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晗月月并收藏末世女穿成星际贵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