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得他也大胆起来,两手揉按在圆鼓鼓的乳肉上,茧子正好覆在乳尖处,刺啦得她身下涌出一大波水,黏黏地流到他腿根处。
    身下越发鼓胀,他腾出一只手,摸上她腿心。果然,她这处更像粉嫩紧实的花苞,几处花丝还沾着晶莹的露珠。
    手指缓缓探入那细缝中,穴肉迅速包裹上指侧,抽动几下,指上的茧子磨得她很是受用,娇滴滴地叫哼出声,连肉壁也跟着一缩一缩的。
    见时机成熟,他扶好性器,慢慢进入,只堪堪入了些许,便被她紧紧箍着再难动弹。
    一滴汗水顺着他额头滴到两乳间,痒得她直抖,他俯下身子,乳肉连着乳尖一起吞到嘴里,吮吸舔弄。动作间,两人身下贴得更近,入得更深。
    许是这样缓慢地顶弄,得了她的趣,嘴里咕哝地赞许道。
    “再快些,好爽快。”
    在性事上,男人总是领悟得格外迅速。
    他渐渐摸索出规律,玩起欲擒故纵,重重地插入,又很快抽出,倒苦了她,嗓子都要叫哑了,也没乐到酣处。
    两人皮肉交贴处冒出许多汗珠,水津津闪亮亮的,好似身下交合处搬到台面上展开了一样,透着一股晦涩的淫靡之态。
    越得不到,便愈发焦躁,她控制不住地抓上他后背,却在触到一处处疤痕后,默默收回爪牙。
    见她这般急色,他忍不住轻笑,紧密交缠的两具躯体都微微一抖一抖的。
    捞过腿弯折到她胸前,他粗喘着,完完全全地顶进花苞,待收到全部容纳的信号后,肆无忌惮地冲刺起来。
    触到一处,肉壁的褶皱急剧收缩起来,他抽动得更加艰难,便故意只往那处挤。
    霎时间,一股压迫感袭来,却怎么也逃脱不掉,身下好像迅速涨起来,任凭此刻他做什么都难以抗拒。
    耳边静下来,她这才听到软榻四脚与地面摩擦的吱呀声、他身体冲刺的号角声,还有即将攀上云巅的呼啸声,如洪水决堤般袭来,整个人飘起来。
    而他已拉满弓箭,朝着云上的她一起奔过去,化作急风暴雨一起降落下来。
    烽烟四起,短兵相接,偃旗息鼓。
    身体还是登顶的姿势,勾缠依偎在一起,享受着极乐带来的余韵快感。
    事毕,他如同佛前跪拜的信徒那般,虔诚地吻上她的嘴唇,感谢她恩赐了这场深浅流连、疾驰有度、酣畅淋漓的欢爱。
    身体的余热散去,他只觉异常冰冷,头痛欲裂。
    睁开眼,在榻边的矮几上,一瓶整齐有序的栀子修剪得恰到好处,现下正使出浑身解数散发花香,来取悦房里的主人。
    “是不是吵醒你了?”
    一旁的童葭瑶放下书,轻轻问道。
    “没什么。”他揉揉太阳穴,腿从塌上放下来,回答,“做了个梦。”
    不过是,一场春梦了无痕。
    ————————
    完结撒花。

章节目录

觞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拜托了绫子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拜托了绫子小姐并收藏觞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