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诚毅咬着自己的后牙槽俯身送进去,揩走她已经糯湿了发丝的晶汗。双手撑在她身边,“包子,你也松点。”
    又问她,单多久了,多久没做了,平时解决自己是不是都用的下三滥产品。
    “章诚毅,你好多废话!”李潇潇咬了一口他的手臂,留下月牙印子才松口。
    身上的人看着她幼稚的举措,偷笑中眼神还朝着她的胴体上逡巡。挺立的胸,坚润的乳头,收紧的小腹,圆凹的肚脐眼,无张淡色的耻毛,肉贝温润而开,紫红的小穴口正含住自己。
    原始是疯狂,疯狂也纯粹。
    李潇潇还没松开口,无征兆中迎来一次冲撞。一声嘤咛在浪拍声后,荡漾在房间。
    “我舍不得你...”章诚毅含住她的猫声之前,告诉她,“松。”
    吸你,吸你的舌头;吸你的阴茎;吸你的呼吸;吸你的意识;吸你的欲望。白色的沙滩被屋顶的灯晒得发出皱褶,晒得往地心处陷,晒得摩擦出浪花声连连。
    “太快了。”李潇潇的双腿不知道什么被他掰成M字形,肢体被打开,是撕裂的快感,又是填充的愉悦。她拍着章诚毅的后颈示意停一停。
    章诚毅揉着她的膝盖头,嘴唇带走眼角肌肤渗出的汗水,“不能慢下来,我们都不喜欢。”
    挺着腰送入自己,到她最喜欢的地方。那里让我们找回温存,召回记忆,倒回时光;那里让我们觉得,在一起的每个瞬间,都值得回来。
    李潇潇一寸寸地推着向上,咬着自己的指甲,偷看他卖力又有点暴戾肢体动作,自己下体越是顺滑,他的冲撞就更一步到位。
    “吱吱吱。”床被弄得松散。
    “啪啪啪。”囊袋打在穴口上。
    “嗯嗯嗯。”她咬唇发出声响。
    从头到尾,一个体位下,李潇潇双腿无力落在床单上,脚趾蜷缩,她伸手想搂住章诚毅的脖子,章诚毅布满汉津的胸膛滚烫而来。
    胴体相连无惧间隙,冷白肌和黄白肤相撞相拥,雄性的体毛裹着汗水战栗。章诚毅很像一只没有脊柱软体动物,在她的身体上蠕动,灵魂却在她的花径,还有,心上撞击。
    “包子,马上要射了。”他去拭带着温情的生理泪水。
    李潇潇用力抱着章诚毅,双腿带着抽搐又架回他的腰上。在泥泞的一片中断断续续嘴硬喃喃,“还有一个避孕套。”
    *
    求个猪猪~
    小笼包
    “还有一个避孕套。”
    “那你留着继续叫。”
    章诚毅正在精关上,来不及细细品味她喃喃之语的弦外之音。囊袋越来越沉,沉甸甸的紫色上细小的青色纹路开始狰狞,轻吻着隐秘处的肌肤,却想被洞穴吸入消失。
    李潇潇看着身上失色人,眼神和呼吸,欲裂无声。她的后颈还有肩上,都是汗水黏牢发尾的踪影。以至于下体,在白色的被单上,沁染了一片。他时不时拉住她的手,去够两人的交合处,问她,你棒不棒。
    章诚毅只顾着做永动机,撑在被单上的双手暴露着脉络。就快要达到顶峰时,好像缺了点什么?
    房间里有性爱的味道,有性爱的汗水,有性爱的声音,可是缺了什么?
    章诚毅咬着唇忍着喘息将李潇潇的手十指紧扣。这是他们从第一次做起,就养成的良好习惯,不管哪个体位,手都要握在一起。
    十指搅缠被锁在被单的褶皱里,李潇潇暖穴里的肉棒在章诚毅躺在自己怀中时抽动了一下,一股软软的暖流,似乎在自己体内撑开。胸上的人,额上正滚下一粒汗珠子,好像滑进了自己的心尖上,咸痒又很烫。
    他的呼吸和自己同步相连。暖黄的灯光,都成了海水划上退下的姿态,在午夜灌入每一道坎。
    李潇潇指尖在他的指缝中蜷缩了一下,章诚毅才松开她。搂着自己身前宽阔的肩膀,半压着嗓子小声问他:“你累不累呀?”
    “你傻不傻?”章诚毅伸手去捏她的鼻子,扶出阴茎小心翼翼起身。检查有没有侧漏,检查避孕套有没有破损。学生时代留下的好习惯,章诚毅现在还保留着。
    李潇潇抓起被子把自己裹起来,只露出一张餍足后的脸,指着

章节目录

不要赖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好多彩虹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多彩虹屁并收藏不要赖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