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刻意做痒在她的耳后侧颈锁骨上,却又强制保留让人继续想要被安抚的欲望。手掌贴合在耻毛上,食指开蚌取珠,小核坚挺尊享。中指顺着花瓣划到花蒂上,欲望的枝丫就此描绘出,暖泽的甬道被打开。
    “哐当”,牙刷落进了洗漱池,刚刚握住它的那只手,此刻正带着持续的颤栗和满足的蜷缩,捧着水往自己嘴里送。
    “啪”,米老师的耳朵耷拉进了水池。
    牙刷在洁净的洗漱池里发出的碰撞声,好像情趣玩物在玉石上的动弹。
    “滋滋滋”“嘟嘟嘟”
    李潇潇吐着漱口水,体下的花蜜晶莹可是一点都不湍急。
    就算隔了很多年,算算大概有1800多个日夜,可是愿意懂你的好像永远很懂你,你的弱点、你的骄傲,再朝隐私上说,懂你左右肉瓣哪一块更敏感,懂你吃下几根手指会舒服,懂你在甬道里是哪个尺度蜷缩手指,你大概在什么时候想朝着下一个高点前进。
    “受得了?”章诚毅看着她伏在洗漱池上极力撑住的双手,故意问她。
    李潇潇还低着头看水流在灯光下映在水池中央的一圈圈光晕,嘴角打着水渍,呼吸细细断续:“受不了了。”
    “那你亲我。”章诚毅提出要求后,送进第二只手指,不单单只抽插,狠心往尽头处送了送,去够隐秘的终点。
    “嗯...啊!”李潇潇叫声带着后喘气息,和两人那些年一起看的小黄片里的女主发出的声音没大多区别。
    区别是,别人在卖力演,她是真的很卖力地在控制。
    “亲我?”章诚毅拇指在软肉上施法,两只依偎的手指在小道里等下一场雨。
    “我...”李潇潇扬伸了天鹅颈,撑起直了腰,屁股往他的阴茎上卖力贴近,“我想要。”
    好像她身上的每一条曲线都耐人寻味,章诚毅顺着她扬起的优美颈部线条,嘴唇送到了她的下巴边,继续提出要求,“那你亲我,包子。”
    李潇潇看着镜中垂眼专注自己的男人,自己的睡衣已经被肆意瓜分。回视线对上,色利熏心毫不沾边,诱惑自己到极致的时候,还在装沉稳。
    轻浮的永远是话语,入耳却偏偏爱听。
    “亲我。”章诚毅一直在她奶子上做文章的手舍得伸出来帮她撩开挡眼的发,小穴里除了水流过,其余的动作也静止了。
    章诚毅的唇贴着在她软净的唇上,吐出的四个字,都为负公分,“亲我,好吗?”
    李潇潇双手还带着水珠,便捧着他的双颊开始回应。在掌心的水珠,在两人的摩擦下,近乎融化。
    水流依旧,电动牙刷还在发出震动。
    章诚毅回去拿行李时换了衬衫,套着配套的TB羊绒衫。嘴里不放过任何一次搅吸,手上火速抽掉羊绒衫外套垫在李潇潇腰后,把人抱在洗漱台上之际,李潇潇很配合地连着睡裤一并把低裤脱掉。自己的花蜜全全淌在了他的衣物上。
    章诚毅的吻无章无序地在她的耳根颈部锁骨区域贴合覆盖,一只手却有序的解开她的睡衣扣,另一只手也有序地伴着牙刷的声响做出抽插和抚摸。
    栅栏烧掉。
    李潇潇发着快慰的喘息朝着他的身体前进,衬衫贝口、西裤扣,外物掉落在地上,她隔着底裤的布料开始揉搓沉甸甸的蛋蛋,昨晚她根本就没胆敢这么做。
    她听到一段克制的呼声从自己的胸前传来时,五指麻利地滑进底裤,握着膨胀已久的阴茎片刻不放。她开始用以前独处的时光才有的语气问他,“哥哥,你难受吗?”
    屋顶着火。
    “你说呢?当然难受。”章诚毅咬了一口胸上的软肉,“刚刚想吃包子,现在想被包子吃。”
    “你要不要看看我怎么吃你的?”李潇潇又掂了掂蛋蛋,示意做好措施。
    章诚毅戴好避孕套回头时,只看到李潇潇双手撑在背后双腿大开,小穴和阴蒂都招待自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章诚毅先含住她下巴,惩罚性地咬了一口,问她,谁让你这么骚的。
    “哥哥,忘记我们那些年一起看的小黄片了吗?”她口口回忆,不带往昔温情,故作色心。
    “好啊,慢慢回忆。”一把环住她

章节目录

不要赖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好多彩虹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多彩虹屁并收藏不要赖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