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腰往自己身前挪,额头相压叫她看清楚下面的交合画面,“看看,包子怎么吃掉哥哥。”
    李潇潇结过他的气息,紫色的阴茎包着雨伞,对着自己肉红的穴口,抵进。和昨晚的多重建设不一样,就算此刻已经有过幻想,但自己的甬道毫无间隙被撑满时,竟然觉得这种满足猝不及防。
    小穴张着嘴,嘴边全是晶莹的露水。食人花一样,慢慢地吃掉了阴茎,自己喜欢满意的尺寸。
    她能听见,自己一寸寸蚕食章诚毅的时候,发出的喟叹。好听,充满雄性气息。
    “哥哥,紧吗?”李潇潇微微仰头低着章诚毅的额头问,眼睛里的风光很好,看得见他失措的灵魂,即便是被包装后的稳重躯壳所包裹。
    “你好棒。”章诚毅掌住她的腿根,“包子,抱着我。”
    毫不客气,给了她一撞,没注意差点倒在马克砖墙上。及时扶住,遭殃的还是她带来的瓶瓶罐罐。
    “嘶...”李潇潇眼眯着眼睛环住他肩膀,问他,“你是多久没见过女的了?平时不会装清纯处男玩五指姑娘吧?”
    章诚毅把人双腿往自己腰上架,咬了一口她耳垂,“你多久没听到我的笑话,我就装了多久的清纯小处男。”
    “在我面前就不要装了嘛。”
    李潇潇直接挂在他身上,等着他一挺一收的腰板,填满自己。还真不想他耍小伎俩,抽出的时候故意在外面游荡片刻不进来,只想一直不间隙的抽插。
    他太喜欢在自己迷情的时候说那些荤话。比如自己的小腿正在抽搐时,问自己,什么时候到?比如外面楼道滑过出车轮声时,故意在学着自己的喘息问,你说你的声音外面的人听得到吗?楼下的人听得到吗?比如把下体的粘液送到自己嘴里问,你自己的味道好吃吗?再比如,此刻,他问自己,包子你什么时候偷学了缩阴术。
    “哥哥,你什么时候射啊?”李潇潇咬着他的肩膀捂住他的嘴。
    “马上。”
    李潇潇信了个鬼。被抱下之后翻了个身子,从后填满后的再次适应心的角度和抽插。李潇潇头低埋,看着自己糟蹋一圈的羊绒衫,语快:“我流了好多。”
    “那是因为我棒。”章诚毅只在紧要关头后入,自己快要射或者包子想提前结束。很明显,她问自己什么时候射,就是受不了。
    龟头碾压花蕊,阴肉时刻被安抚,奶子在撞击下来回荡漾。章诚毅看到潇潇的蝴蝶骨上正在凝结水晶,在室内的喘息声里,荡出光芒。
    李潇潇知道自己在颠簸,还有一种体内被倒勾的快感。呜呜求饶,“嗯...哥哥我真的不行了。”
    “马上。”
    肌肤相吻,囊袋打击,腰线挺送,脚尖踮起又退缩。
    章诚毅把下巴垫在她颈窝上时,手也覆盖上,两个人在喟叹前,李潇潇的手指爬上自己的手背。
    *
    四一九
    刚在机场坐下,就收到了这样的推送“和初恋再遇上是什么样的情景?”。结合本人刚发生的经历,觉得有意思,可以写写。
    我来写写我和初恋Z的故事,谈了将近六年,分开五年,昨天又相遇了,睡了一觉,做了两次,所以这算是419吧。(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回答,可能会火)
    我们算是同行,有同一个投资人。他要回到我的城市工作,同一个区办公。其实我之前听过小道消息,他公司的部分部门正在往这座勃发、人力相对廉价的城市迁移。虽然是一个区,但碰不上是常理。如果碰上,好像就也就点点头就过了。
    我16岁时入学高中的时候认识的Z,他大我一届,是学长。理科好,学校排球队的,我们读书那会儿男生还很流行有小刘海,反正他也有,但是我觉得和其他人都不一样。每次打完球回来,会耍帅,甩自己刘海上的汗珠,或者是洗脸之后自来水落下的水珠子。笑起来的时候,虎牙很不正经。
    我们俩属于早恋,又错了一个年级。我高中三年,交流全部存在了时代的记忆:黑色的Nokia   N85和白色的Nokia   E71。短息不够存了,就复制到储存卡里面。那些东西,现在还保存在我家里。
    他不是什么学神也不是什么夸张的校园人物,我觉得乖乖的干干净净的那种,反正是中规中矩的男孩子。他喜欢甜妹,比如薛凯琪。他说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觉得我长得

章节目录

不要赖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好多彩虹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多彩虹屁并收藏不要赖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