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在自己耳畔的呼吸声开始色情时,他的念头越来越深。
    “小姨。”少年叫她。
    “嗯...”李潇潇软软靠在他胸前。
    少年拍了拍她的脑袋,“小姨,你躺下。”
    一幕幕是电影中的画面,被加速播映。少年侧躺在沙发上和李潇潇激吻,镜头切到玄关处的行李箱上又切回来时,两人已经裸体相拥。
    少年的下体迸发出一股力量,他分开李潇潇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腰上。自己挺着臀部找了几次入口,首战败北。李潇潇帮他扶着阴茎,找对穴口。
    少年垂眼看两人的交合处,原来自己的小兄弟只是朝气蓬勃,能再争气点儿吗?
    “小姨,我要进去了。”
    穴口好像好像又一股引力,自己的那股神经紧绷得即将断掉。
    “砰!”宇宙中心,太阳爆炸,万星失去引力,霎时间黑暗中弥散着混沌。
    射了?
    少年一头雾水,这不是才刚进去吗?他还没来得及感受小穴多么潮湿多么拥挤。
    “砰。”轻柔的合门声响彻脑际。
    李律凡眼睛一睁开,校裤上勃起的小兄弟正在颤抖。
    糟糕,竟然遗精了!
    确实爽死了。可是刚刚那个湿湿的梦...李律凡捂住校裤,耻毛周围的肌肤已经有明显的湿意。支起身子,睡眼摩挲中看到玄关处的李潇潇。
    李潇潇在换鞋,看到沙发上突然现起的半个脑袋,问他:“李律凡,你在沙发上睡着了吗?”
    李律凡很确定,李潇潇身上带了其他的人味道。
    *
    从他梦的角度写的,所以剧情的发展都是他自己的主观臆想
    BV   illusion男香,我觉得很奶,我朋友(后文会出现的小姐姐)说是好闻,但是不活泼。听她这一评价,我觉得是那么的回事儿,适合李律凡的幻境,也适合这种闷闷可爱的男孩子。
    好想大声说一声!BV真的有在认真做香啦~我打算同步章节穿搭哈哈哈哈
    一个家
    “我刚下晚自习,说躺一躺,结果就睡着了。”李律凡拉着毛毯往自己下半身盖上,自顾自地摸着后脑勺,还打了个哈欠。
    哈欠这玩意儿会传染人,李潇潇拉着行李箱路过时也打了一个,仰着头不忘提醒:“题做的差不多就睡了,明天就期末考试了。”
    李律凡是李潇潇的亲侄儿,小了她整整12岁。
    李潇潇出生在1992年,当时没有二胎这个说法,只有超生这个概念。父亲原是卫生社的医生,母亲是护士,因为坚持她的出生,母亲丢了工作,家里也丢了一张光荣的独生子女证书。那年头,这个红色的小本本不是价值连城,但对于大多本分的家庭来说,是稳定生活的保障。
    惋惜的是,李潇潇出生后为了进一步避嫌,最后还是决定把她的户口落在家里老人户下,她以前的课本上的姓名都是“余潇潇”。即便是这样,她父亲也是在原地一呆就是很多年。
    李潇潇上小学后,她妈在某国企的家属区门口开了一家小吃店,好的包子讲求发面,好的面条讲求臊子,起早贪黑披星戴月是生活的常态。不过量入也会扭转乾坤。
    李潇潇的姐姐参加基层工作后,因为家里超生的事情提拔比较慢。不过对待这个比自己小18岁的妹妹,生活照顾和教育上一点都不含糊。经人介绍认识李律凡他爸,一常年呆在部队的军人,何其荣幸成为了一名军嫂,三十岁当晚一个人挣扎了8小时顺转剖,把李律凡生了下来。事情也就在李律凡五岁了的时候发生了翻转,他爹在体检的时候被查出了性病,这诊断结果让人想入非非。她姐也不给对方半点洗脑自己回心转意的余地,拉锯一年,顺利离婚。
    生活虽说由无数的意外构成,李家人意外到会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一步。2017年夏季旱涝灾害严重,李潇潇大姐在工作途中遭遇山体滑坡,此后天各一方。
    下葬后,李父让李潇潇拉着他的手一下。在嫌隙和愧疚中,李父主动拉着李潇潇的手讲,这就是当年为什么执意要生你的原因,如果今天没有你,我们就是失独家庭。
    李潇潇嘴唇绷紧,眼泪

章节目录

不要赖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好多彩虹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多彩虹屁并收藏不要赖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