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诚毅放下汤碗,十指微蜷在空中摊开,眼皮下垂也写空虚,“妈妈,我要是真说出我那时候的感受,你可能觉得我是小题大做或者是想入非非?我当时看她手指空空,特想问她是否单身,这种感觉很奇怪,我说不上来。”
    章母看他没有进食的欲望,抽出纸巾递给他,也把果盘放在他面前,“老二,你要是真一直想着别人,她单不单身这个问题通过陈遥不就知道?”
    “你还记得你说你们当时分手是怎么回事吗?小姑娘觉得异地太久了感受不到你的爱,你觉得刚工作过一两年稳住基础跳槽就好,可是到底是谁跳到谁的城市呢,是你丢下所有去她的城市还是她抛下所有来你的城市?人家说分手你就一口答应了,连一通挽留的电话都没打过去。”
    “感情里看似很小的伤痕,一旦用时间地点做了状语,那就是宏大又波澜的。你们俩谈了快六年,你生气她不懂事不愿意等你给你时间,她生气你自私不愿意牺牲。老二你想想,你工作了之后有认真考虑过感情的事吗?你再想想,你公历算也就29的人了,双方父母比同龄人的父母小说是大了14岁的差距,父母再怎么开明说不给你们压力,她作为家里的独女,心里会没有成家的压力吗?”
    “你30岁了可以找22岁的毕业生,但是她30岁真的会去找22岁的男孩子结婚吗,是有可能,但概率远远小于你的假设。你们年轻人耗得起年龄,但没有人耗得起精力。老二,别人已经耽搁不起了。”
    “妈妈。”章诚毅伸手握住母亲,“结婚这件事,我强求不来。我只求咱们家凡事顺顺利利,健康百事为先。毕竟我们家,很佛了。”
    “什么佛?”章母笑他没良心。他跟着露出祖传的小虎牙。
    章诚毅的房间在三楼,自带阁楼书房。这栋南边的临湖别墅是19年初乔迁过来的。新富都在往南边扎堆,一入生态区水流自清空气自爽,适合父母半退休半养老。他上阁楼从书柜下面抱出一纸箱子,揭盖有礼,都是高中时候的回忆。
    先是一件运动校服,上面签满了名字,张牙舞爪各式各样的字体,李潇潇的祝福隐蔽在后翻领下面,她的字体圆滚滚:未来已来,不负未来。
    同学录倒是没给她机会写,江智尧的那页,陈遥大大方方写下了祝福:记得想我们包子哟~
    黑色的Nokia   N85,他也是到了大二才真正舍得换。因为那时候李潇潇毕业了,她白色的Nokia   E71可以光荣退休,两人换了新的情侣机4S。
    再往下面翻,他的物理错题本,姓名写的“ZCY”三个字母。有次李潇潇在老罗办公室偷偷翻开画了一只海绵宝宝在上面,海绵宝宝支着一个喇叭,语音框住了他的名字缩写。
    有一摞贺卡,高一到高三圣诞节收到的,李潇潇贡献了2张。她送的款式很简单,没有复杂的折叠花纹,都是红绿CP打底。第一年写的是:圣诞快乐,生日快乐,新年快乐。第二年写的是:祝福四合一,哥哥高考顺利。
    方大同的《橙月》,她送了两张,一张是发行当天让陈遥装病陪同看病时跑去新华文轩买的,还有一张是在那两周后高价搞到的亲笔特签。
    金色的水性笔签名划过封面上失焦的法国梧桐天空,他把CD打开,歌词册上的字体好小。手痒打开spotify准备听听方大同,大数据跟偷人一般直接把推荐选项给了方大同。
    谁都玩不过吃心的推送算法。何谓吃心,从只认识自己到不认识自己。
    章诚毅把CD放回箱子,开了蓝牙。在三角框的窗边点了根烟,今夜没有月光,湖面在路灯下趁着夜归人的车笛晃出波漾。借着音乐,玻璃上倒影出的星火笑出夸张的渴望,他看着烟在空中蹦腾的光样,失笑中感叹,大概是立春,灯下竟然有一只无名的飞虫在烟雾里盘旋。
    真是辛苦她了,愿她能藏在这里等待春天的彻底到来。
    年少的某些好奇和欣赏被年岁渐长的自负都磨平了,他想着方大同到底哪首最和自己口味?他想到刚才妈妈说的那些话,感情一旦无法成全牺牲二字,这就意味着你和所谓的“初心”已经南辕北辙。
    那什么?spotify这时候给他推送了《爱情disable》。2014年他们分手当晚,李潇潇直接把所有的头像都换成飞机场的这张专辑封面,年轻女子的面庞永远和“适婚的年龄”五个字,锁死。
    她从来不急着结婚,从一而终的理由在她身上变得特别单纯:什么时候给我一个家?
    *

章节目录

不要赖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好多彩虹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多彩虹屁并收藏不要赖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