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国
    “Janice,下午和Leon的见面要不一起?”潇潇在最后关头再一次尝试。
    *
    李潇潇的合伙人Janice,原名李敬羽,读书的时候和李潇潇时校友,新闻学院的一枚真性情妹子。李潇潇和她是在豆瓣上认识的。Janice算是比较古早的校园网红摄影师,她只拍氛围到位的裸照。关键饥饿营销搞的好,一个月就排几个号,不是给钱就办事,还挑人。
    要有一副有故事的身躯才好。她第一次为李潇潇掌镜前就说得头头是道。李潇潇说,不错,真会爱惜自己的羽毛。Janice一愣,这姑娘还真会说话。
    拍了一次之后,合着镜头呢,Janice发现这姑娘写文案(c6k6.com)的时候有的一手,那什么,打着正经的手法路过色情擦边球,脸不红心却跳的感觉。想着她又学电子商务,这不是刚好合着自己心里的小算盘嘛。往后打着给酬劳的借口又合作了几次。
    而两人创的内衣品牌WOMEN前身,就是在拍照中摩擦产生的。
    Janice那时候刚用徕卡给李潇潇冲了一套胶片出来:准拆迁房黄昏窗台边,半裸的少女穿着低腰丹宁裤,靠在白色的瓷砖上半回头,肩上站着一只小橘猫,小猫张着嘴冲着少女奶凶,少女冲着奶凶的小猫咪眯眼笑。
    李潇潇刚喝了水接过照片看,Janice就问她,要不要你做我的模特咱们一起卖内衣。李潇潇手上的照片在空中闪动两下,委婉回拒说考虑考虑。Janice倒是灵敏抓住她闪躲的眼神,说我回头发你份计划书你看看,觉得可行的话咱们再近一步谈谈。李潇潇想着要是真创业的话,前期节约成本肯定是自己要亲自上当模特啊,那总得顾忌下章诚毅的感受。收回照片后告诉Janice,自己要先看看家里那位的反应。Janice心里一凉,这事儿估计悬了。
    李潇潇认真看了Janice的计划书,按照他们当时学的东西,看来Janice私下是做足了功夫。咬咬手指还是给章诚毅打了个电话,问这事他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建议。章诚毅问她,你创业还没试怎么就开始问我这个门外汉的建议了。李潇潇隔着电话沉静了一会儿后坚定地回答,不瞒你说,只是想告诉你我的决定,我怕你生气嘛,毕竟我要当镇店麻豆。章诚毅一听到尾音还飘着余悸,回头刷了刷包子传来的微微尺度私房照,一边心头委屈一边大气回复,想好方案放手去做就是了,我只有一个要求,能接受点点色情擦边,但是真过分了我要找Janice问话。
    李潇潇啪嗒一声,在阳台边上跳了起来,对着屏幕亲了一口,哥哥,这个就是卖轻龄女性内衣,卖给小女生的,怎么会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放心好吧?
    章诚毅脸就贴在听筒上也算是她亲自己一口了,慢吞吞答应着,我当然放心,不过包子你要做好心理建设,你这做模特也就是个小公开人物了,内衣模特比较招人说闲话,学校里万一有什么流言蜚语我也不是韩剧男主能立刻飞到你身边。
    李潇潇哪有心情继续听他说,匆匆挂了电话就去文新院的宿舍楼找Janice。叫什么,那会儿Janice的电脑屏幕上正在放《明明》,那就“明明”吧,反正都是贴标内衣。
    章诚毅当然清楚,李潇潇就是出于尊重自己,提前告知一声。李潇潇也清楚,出于尊重自己,章诚毅不会不答应。
    2013年秋招的时候,潇潇和Janice都把淘宝三方店的成绩写进简历里。两人在经过几轮打杀后一前一后被筛进了小房间跟HR谈。一周后李潇潇谦逊地分享了好消息,Janice随后摊着双手表示,那恭喜你。
    Janice出生于中产家庭,自己对自己的期待比李潇潇更明确,千选万选都不会选打工人。但李潇潇不同,受章诚毅入职B厂的影响,她觉得既然机会在自己面前了,我为什么不踩上这个时代的点呢。“明明”全由Janice接手打理,李潇潇2014年初一人出发去H市做三方认证的实习生。
    也就是毕业的那一年,Janice作为“摄影师”的身份有转折性的改变。微信、微博、秒拍还有加标签的社交网络App火速进入大众生活,她报名参加了某时尚杂志和某手机品牌联手举办的摄影比赛,因为自己早起拍私房照累计的网络人气,她相对顺利进入决杀评选局。比赛的大奖就是,某杂志内封主题的拍摄机会。
    后来的故事,Janice拍明星也就火了,有了自己的摄影studio,一年365天有300天都在跟着大大小小的好看人儿们转。她野心勃勃把“明明”朝着高档内衣方向转。“明明”虽然被很多

章节目录

不要赖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好多彩虹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多彩虹屁并收藏不要赖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