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的衬衫没有第一颗纽扣,把你整个人显得冷冷清清,不过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却能偷偷瞄到你的锁骨,你的耳朵会悄悄变红。”
    临城墙,唇窃取折耳垂后的柔软和沉迷。纽扣顺着身体的起伏,层次渐开。章诚毅的手指有薄茧,在她的锁骨和软胸上作祟,在暗中捕捉她乱花渐欲的体验。
    她的念想化成一滩月色下的湖水,风起时,沾湿石碓边稚嫩的小草,急促地填满岩石上密密麻麻的洞隙。
    下城墙,腕表的皮带摩擦过皎白的肌肤,他的指尖在小腹上停留,   “这里,是你裤子的纽扣,现在也要解开。”
    五指顺着裤边滑入下体,覆盖在内裤边缝静止不前,章诚毅的下巴已经将领口蹭到了肩头下,微微胡渣走到哪里,便留下一片念想,燥热的下体隔靴搔痒,“小裤怎么办,我帮你脱吗?”
    “哥哥,说好的一站式服务呢?”她这一声,把两人热气之下袒露的肢体,撞出新一季的湿风和微雨。
    章诚毅顺着她吐出的热气寻人的软唇,“怎么,我不配?”
    “我有的,哥哥当然也都有。”李潇潇含住他的下唇,舌尖滑进前,先去解皮带扣,“哥哥,我今天的内衣扣在前面。”
    吻的姿势,怎么都谈不上干柴撞上烈火的空荡。咬唇、探索、碰撞、交缠、侵占,连津液声响,都有自己的音律和拍响。包括被慢慢推出被窝的衣物,衬衫,外套、西裤。
    手指探在沁湿的底裤口上,章诚毅却黏在她的鼻尖,“要不要坐在上面?”
    “不要。”李潇潇蜷缩的脚趾正在下拉他的内裤,却嘟着嘴靠在他心上发痒,“一开始就女上显得我好着急哦。”
    “包子好会欲擒故纵。”章诚毅这会儿手上隔着软布抚慰两片软肉,精腰却被两只手掌控,“怎么办?我就是很喜欢。”
    “光嘴上说着喜欢有什么用?哥哥,喜欢是要用各种方式证明的。”比如她的舌头正在他小乳晕上打转,意料之中又猝不及防。
    “比如,舔小豆豆。”舌尖挑战乳粒,充血、坚立。
    “必要的时候,你可以用牙尖再刺激一下。”她指的是,他的小虎牙喜欢在自己的乳头上摩擦。
    “或者啊,给小弟弟顺顺气。”握住硕大的阴茎一上一下,拇指顺着粘液的轨迹寻到马眼上,用力按住。
    “还要揉一揉蛋蛋,最好吸一口,因为以前哥哥最喜欢。”
    她窜进章诚毅大腿内侧,额头闷出汗珠撞在了他隐秘的肌肤上。手指先触了触蛋蛋,一口吸住一颗,折皱上布满顺滑的津液,灼热的气息又喷向另一边,两边都要照顾好。舌尖在折皱上挑动打转填满抚平,手里的阴茎在一上一下中越发膨胀健大。
    章诚毅的双腿被李潇潇掰开,被窝里太潮湿,犹如滋生情欲生生不断十年如一日的热带林。他的肢体慵懒因为被阳光炙烤,意识涣散然而海风都唤不醒,嘴腔干涸翻来的浪花无法滋润。
    舌头,如一条水蛇,似有似无地舔过阴茎的脉络,一圈绕过一圈,路过之地,留下一条长长的波纹。延展到喉结上,水蛇一口咬下,慵懒的人才觉醒意识。
    “受得了?”她问他,是新年早晨那天的口吻。
    指尖捋开泅过额头上的细汗,唇若有若无地点在他的眉骨上,内衣包着欲望压在他的胸膛上,“哥哥,很热吗?”
    章诚毅扯下她的内裤,顺着股沟沾起一手的淫水,沿着脊椎拉到她耳垂后,声线夹杂着温度,“你呢?”
    翻身把人压在身上,被子也掀起在空中,连床垫把人往空气里腾送了一下。室温刚刚好,偏偏有人跪在她身边替她擦掉两颊的汗水,此时有阵清风。
    章诚毅手里捏着她的内裤,借着床头的睡眠灯看那片沁湿的黑色地带,揉成一团俯身贴近时藏在枕头下。
    “包子,你看着我。”
    李潇潇对着这双眼睛,不关乎情欲,深情足够打败自己。内衣扣被散开的时候,她回避。有些情深,总是要建立在身体相连之下。
    做爱好比一物降一物。我能讨好你,你就臣服我。或者说,你臣服我,我会加倍讨好你。
    章诚毅直接撬开她的入口挺身而至。里面微微干涩、紧致、温暖。
    这种填充

章节目录

不要赖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好多彩虹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多彩虹屁并收藏不要赖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