柜里找出一双干净的UGG给李潇潇穿:“都37码,我妈的,将就一下,也不能让你穿老年版斯凯奇吧。”
    这时罗阿姨也过来,示意早上这个时候外面还是很冷,是要多穿点儿才行。
    李潇潇连连垂首收下她的好意。她也不尴尬,在一个屋檐下做什么坏事都逃不过过来人的眼睛,欲盖弥彰真算了吧。李潇潇跟着他去后院,还不忘回身跟阿姨拜拜。
    章诚毅从后院子的小房间里牵出一只金毛,金毛一看到李潇潇,变拽着章诚毅往前奔跑,冲着李潇潇摆了摆尾巴后抬着脑袋围着她身边转圈圈,非常有礼貌,舌头都没吐一次。
    李潇潇半蹲着身子摸着狗狗脑袋,问它:“是弟弟还是妹妹呀?”
    “你跟姐姐说,我叫阿贵,是一个喜欢拉臭臭的弟弟。”章诚毅扯了扯绳子示意狗狗自觉点。
    李潇潇听到名字后笑出声,这名字太江浙沪了吧。又问起来,“叔叔阿姨养的过来吗?”
    “都快养6年了,14年年末送给他们养的,也就普通品种,也不娇贵,省省心得很。”章诚毅压了压李潇潇的帽檐,“我爸妈年纪不小了,有个体贴温顺的东西在身边陪他们也是好的。再说了,养金毛也能固定他们每天的运动量。”
    李潇潇看着前面不停甩着尾巴的阿贵,心里算着阿贵也是个大朋友了,可是大朋友好像不喜欢回头。问章诚毅:“你有没有想要放弃所有回来陪父母的瞬间?”
    “你这问题太绝对化了,不过我会回答,从来没有。”
    “那叔叔阿姨会认为你是想要多陪陪他们,所以才试着把技术和运营往回迁吗?”
    “当然会,我妈就是这样想的。但我爸就考虑的比较多了,综合决定劳动力市值的高低。   ”
    立春之后的清晨,连雾气也提前透亮了些许。阿贵的步子落在地上轻快,他喜欢东张西望、遥望前方、低头思考,他的确不喜欢回头。
    李潇潇在说出这句话前,停顿了片刻,“我有时候很羡慕你。”
    章诚毅笑地疑惑,“怎么说?”
    “不知道。”李潇潇藏着一个笑在口罩下,难看的弧度。干脆把他卫衣的帽子也带上了,“小气一点讲,赚的比我多吧?”
    “这样讲,确实很小气。”
    “是羡慕让我变得小气,但也让我变得更加努力想要自己为自己争取一些东西,钱嘛、人脉嘛、或许是伴侣吧?可能还有自己一直找不到的方向。”
    “包子,那你羡慕李敬羽吗?”
    他突然提着Janice,又递来阿贵的牵引绳让她牵。潇潇自然而然接过,用上一股劲先试探阿贵的力量,确定他是个乖弟弟后回答:“一开始认识的时候很羡慕,现在不。”
    “为什么?”这人笑得开怀夸张,小虎牙锋利蹭亮。
    “作为合伙人,相处久了,期望值在降低。”
    章诚毅逮着绳子提醒着阿贵别走得太急,“干嘛羡慕我呢?我合伙人也天天在背后说我坏话呢。”
    两人的步子被阿贵牵着走,拐弯后被带进树林中。清晨的草尖上挂着洗涤过黑暗的露珠,蹭在了阿贵的绒毛上。
    “其实Janice也会对我失望吧,毕竟我们两都是急性子。我说了这些你会对我失望吗?我就是个眼红的人,你一下子就做到了业内的独角兽,但是我还是没办法。”李潇潇抓住牵引绳的把柄,“直白一点,我是个狭隘的人,和当初分开的时候,一模一样,见不得你做的比我好。”
    “压力大的时候会无限放大自己的缺点。”章诚毅捏着她后颈,“你的问题在于,还没学会顺应资本,所以自己没办法成为资本。当然我也不是过来人在说教,但是这应该是我们最终的归宿,我也在调节和学习中。那问你一个问题,李敬羽做CEO仅仅是因为她当初给的钱多吗?”
    李潇潇摇着头不出声,当初因为Janice有钱,她没有。这不是最重要的,正如章诚毅所讲,她把自己的狭隘无限放大,退缩到不愿意承担风险的地步。
    春光在枝头艳丽的海棠花苞里沉默待放。李潇潇觉得他们共行了好长的路,但还没到达湖边。
    “啊呀,又拉屎了。”章诚毅从包里摸出纸,看着阿贵刚拉在草丛里的便便,无力吐槽,“教了多少次,要拉屎之前记得回头。”

章节目录

不要赖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好多彩虹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多彩虹屁并收藏不要赖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