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她们哪里不一样。”
    记忆中的少女肢体总是带着神秘的热带香甜气息。他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她的小草莓乳粒,肌肤白入牛奶丝滑万分。手指不费力滑进了小穴里,掌心接住她体内释放的涓涓蜜流,轻轻捯插,又是一滩。
    “哥哥,哪里不一样嘛?”她垂在他身体上,浴室里的柑橘香透出的那股酸,演合着娇嗔,成了冰镇草莓的甜。
    带着薄茧的拇指把下体的小草莓阴叶糅开,好小好小的一颗嫩草莓包裹在里面,永远长不大,永永远远都可爱。拇指按住坚挺的小草莓,世界都松软了。
    浴室里荡着她齿间溢出的欢愉和难耐,有人认真地在回答:“因为你是我的第一次。”
    有人在呻吟,裹挟着体内的抚慰,把感动收进睫毛根部逃出的泪珠里。傲着肢体,把自己往他嘴里送。
    他的虎牙摩在草莓乳粒上,侧脸靠着肌肤上刚闪过的一阵战栗,往下面加了一根手指问她;“两根够不够?”
    “嗯!”松散间隙里,背脊弯成微妙的弧度,肢体和用来的液体一样,往下往下。
    “你今天状态好好。”他试着额头相抵控制她往下沉沦的身体,津液拉出银丝,“把我的手也吃紧了。”
    “所以,哥哥...嗯!”潇潇固执地闭着眼睛,喘息中带着睫毛抖笠,“她们也这样吃你吗?”
    “她们没吃过三根。”
    “那我要。”
    “口嗨吧,谁会让你吃三根,痛着你了怎么办?”
    拇指再次按压了小草莓,李潇潇缩着身体开始逃脱,打着他胸膛哭着求饶:“不要了不要了。”
    “可是你刚刚又流了好大一把,更紧了,我快动不了了。”章诚毅手指在紧缩的甬道里扭动,“真不舒服?”亲了她泛红的鼻尖。
    她点点头又摇摇头,说话带着微微的鼻音:“哥哥,你打算什么时候进来?”
    “带了套就进来。”
    “我大姨妈很准的,6号。”
    “准是好事,但不想带套的包子就是阿贵那样的臭宝宝。”
    章诚毅拿了套后进来,水雾之间都被她弄的香香的,柑橘等待后沉默的是木质调。
    “我是香宝宝!”李潇潇站在淋雨边上等她。软胸上的两颗迷你草莓上挂着奶色泡泡,
    自我管理成果还不错的小腹延伸往下,稀稀疏疏的毛发也挂着渺小的、下一秒就会被热碎掉的七彩泡泡。避孕套被他撑的又直又满,扩散在雾气里的橡胶味格格不入。
    “转过去。”拉着她滑滑的手臂,往自己怀里靠。
    有人想要吃东西的时候,很乖。乖乖的转过身,拾起他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软胸上。自己好乖的,十指就扣在他手上,示意想要被揉搓。
    “包子,撅撅你的屁屁。”他靠在锁骨上,看着自己的手上反控在她的小手上,羞涩的自己揉搓,软粉软粉的,很像草莓奶昔的颜色。自己一用力,就能化成水。
    “刚刚有偷偷洗小穴吗?”
    “没有呢。”
    软嫩的屁股是朝着肉棒太高了一点,蹭地他声音再低一个调:“屁屁再高一点点,哥哥这样进不去。”
    “哦,好。”她又撅高了一个度。
    噗呲一下,肉棒就填了进去。她吃的舒服,在满足中松懈下来,刚准备放松姿态,就被抓了一个现行。肩膀被咬了一口,胸被使劲一抓,“抬高点,不然哥哥要打屁屁。”
    “哥哥,这样好不好?”她上半身直接贴在瓷砖上,梦露压裙的幅度,把肉囤翘的高高的,身后人就站着,也能看到小穴怎么吞掉肉棒的完美景象。
    “这样深不深?”章诚毅掐了一把她的腰,耍了个小巴掌在她肉臀上,小小的身体也跟着晃。
    “哥哥,你动一下嘛~动一下我就知道深不深了。”她转身提示的时候还无辜地咬着自己的手指。
    章诚毅掌着她的腰,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那颗痣真好看。笑了一下:“好,深的话告诉我,不深的话更要告诉我。”
    “啊!”李潇潇被填地可爽,那个头总是一击就到位。

章节目录

不要赖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好多彩虹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多彩虹屁并收藏不要赖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