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不及感受到底是有多柔软,双双屏住呼吸做贼般地分离。李潇潇捂住自己的嘴巴问他,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接吻?
    “这不叫接吻,这只是亲。”章诚毅红着耳根若无其事地收好CD机和耳机,拉着她袖子上的牛角扣往外走,“接吻要用舌头。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
    “那你为什么知道?”李潇潇勾出小拇指碰了碰他的手背。
    有种小动作总是灵犀相同。
    “江智尧告诉我的。”八卦加上出卖的愉快感,他说出口时自己都低着头笑了,这以后包子看陈遥不得带着某种眼镜啊。
    表面是玩笑,却在私下先勾住了她的小拇指,指甲在她小拇指上的关节处划了划两下。她慢慢地缩小两人的距离,四只手指前前后后踩在了他的手背上,好了,他可以名正言顺地反手握住她了。
    第一次牵手,大家好像不熟悉,一开始只是凑合地握在了一起,角度不合适的时候又松松,然后又覆合在一起。
    安检口滴滴滴出一声响,李潇潇如同踩在了自己的心尖上挣开手后退了两步,当然有人再次圈住了自己。
    “怎么?以为被逮了?”这个人出了安检口,拉着她到储物柜前取了她那个黑色匡威斜挎包,摸了摸粉色蒙太奇挂件。
    “我又没有偷东西。”
    “那你刚跑什么跑?”
    “...你妈妈在你身后。”
    “我妈和我爸去过二人世界了。”章诚毅空着的那只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中午你想吃什么?肯德基,汉堡王,麦当劳,必胜客?”
    “你说的到底有什么区别?”李潇潇另一只握紧自己的小蒙太奇,这边五指又点了点他手背,“你出了好多汗。”
    “明明是你出的汗,我不是汗手。”章诚毅手心往她手心里又蹭了蹭,“包子,你想吃什么?”
    五指冲开她的间隙,不知道是谁出的汗,终于把掌心粘在了一起。第一次十指相扣,他觉得她的手真的好小啊。年少的言情书上写,十指相扣能绞住对方的心,手掌相贴的时候就是在以另一种方式听对方的心跳。
    李潇潇把自己的手往袖子里缩了缩,他也就跟着进来。他看到李潇潇双眼闪躲的样子,想到一个词,小鹿乱撞。
    “吃火锅,好吗?”
    “挺好的,新年就得红红火火。”
    “江智尧有跟你讲接吻是什么感觉吗?”
    “听他说起来,很无聊,就是一个舌头伸进出,一个舌头退回来。”
    “咦~好恶心,想想我跟你接吻,还要吃你的口水。”
    “你小点声,人这么多也不害臊。”他们正在下手扶电梯,章诚毅就低头在她耳边悄悄问,“我什么时候能吃你口水?”
    “嗯?”李潇潇觉得自己耳根子也被挑起了好奇心,转了转眼珠子,“等你高中毕业再说吧。”
    “你中途跑了怎么办?”信誓旦旦。
    接受承诺,“你万一跟着别人跑了我又怎么办?”
    “革命靠自觉啊,潇同志。”
    “革命尚未成功,道阻险长,章同志,要努力。”
    *
    章诚毅在床单上打了个转,翻身时抱了抱她蜷缩过的地方,把自己盖在她留下缥缈的气息里,闭着眼在沉默中又期待着什么。
    Janice给他发了条信息:?
    “你定,我都OK。”他从被窝里扔出手机,双手枕在脑下,目光定格在屋顶,继续期待着什么。
    是期待Janice见面吗?李潇潇在红灯下想到两人会面的场景,猜,那是的。自然而然,你路过的每个路口,都是红灯。
    *
    在相亲
    “小姨,你收到成绩单了吗?”李律凡刚进副驾驶,斜着身子把书包往后座扔。
    李潇潇看他校服的后领都没翻好,心想着这才一晚不在家,就邋遢成这样。一脸无赖帮着整理,“看啦,进步到前十了。”
    “不错吧?”少年的得意劲汹汹而来,“我下学期的目标就是稳住前十,高一期末考试准备冲进上游班。”
    b

章节目录

不要赖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好多彩虹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多彩虹屁并收藏不要赖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