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场的时候苏芸因为身旁女士过于热情的告别,往后退崴了一脚。章诚毅看到苏芸倒过来忙扶了一肩膀,这不是蔚姐同款高跟鞋嘛,这么细高的跟崴脚在所难免。
    后续就是,苏芸大方问章诚毅,你哪个房间。章诚毅倒是帮她提了提滑下肩膀的披肩,报了自己的房间号。当晚湖畔春风轻轻吹,清晨枝头黄鹂欢欢唱。睡了一次就有第二次,睡了第二次就有第三次,真的是好不容易,在速成班的结业典礼上,两人再次同框,姐弟恋成功牵手就在当晚。
    章诚毅和苏芸的姐弟恋很快就在圈子里传开,传回章诚毅的耳朵里自然千奇百怪,有说他人生赢家的,有说他人生开挂的,有说他就是一舔狗的。他是哪种?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孙皓月倒是友情提醒了一句,小朋友,离婚难道不配拥有离婚证书?
    事后吐真言,两人在静默中都点起了事后烟,章诚毅看着她肩膀上存下的红晕,又摸摸自己的后颈,有一丝丝辛辣感。笑得潦草,问苏芸,咋俩今晚这一睡,算是谁嫖了谁?那一场风花雪月到最后,主人公都没对彼此说一声,再见。
    苏芸的婚姻虽然是季抛的,但离婚战却是半年抛的。真相大白,逃不开八卦人的真香定律。
    “再见。”苏芸过了安检后指了指自己的右手边。
    章诚毅摆摆手,指了指自己的左手边,留了句小心眼的话在心里,“再也不见。”
    再见,意味会着再次遇见,你不想和这个人有藕断丝连,那这段关系,也不配再自作多情续写任何鬼迷心窍的寒暄。
    裹着浓雾在夜空里航行,飞行器的声音在身畔萦绕不散。他也有很矫情的时候,在飞机上睡得不安稳就会坐立难安。松了领带后余光直奔墨黑的云层,眨眼之间的松弛下,绵柔包裹温柔回乡。
    *
    周五总是碰撞出凑巧,这边的人年会上露了点真感情。
    运营部去年来的小将晨晨给李潇潇抛了抛小猫爪子说拜拜,她觉得老板大概是今天喝了酒所以比平时都显得可爱好说话。
    晨晨是李潇潇和运营部的经理一起面试进来的,这小孩儿普通二本出来,简历也没有太让人记忆深刻的实绩,态度很诚恳是个有想法可以发展的人,但言语之间过于谦逊又暴露了她的自负。不过李潇潇倒是觉得她唯一的过人之处,自卷。这点虽然会被评头品足一番,不过老板确实很喜欢。
    “拜拜,Annabell。”晨晨的五指轮次拍打着空气里的酒气。
    身旁道别过的不单单是一个年轻的身影,更是流走的时光在和李潇潇哭诉着别离,“拜拜,路上注意安全。”
    李潇潇赖在Janice的胳膊上,“宝贝今天辛苦啦。”
    “哪里。”Janice扶着她软趴趴的肢体,对HR朝着大门口一指,“你先带他们去唱歌吧,我们结算完酒店的事情就来。”
    “我们现在是要找Mandy吗?”李潇潇今晚白的红的混在一起了,意识模糊的比往常稍微快了一点点。
    “对呀,找Mandy,我们取了发票就去和她们汇合。”Janice看着她四平八稳地进了电梯,凑近又吹了一口她嘴里的酒臭,“你等下要不要唱《青藏高原》?”
    “唱个屁,我要回家,李律凡在家里等我,我明天要送他回我爸妈家。”李潇潇听着电梯落地的声音,一只手点着即将推开的门缝,一只手插在腰上自动配音,“叮,任意门。”
    尬了,笑脸和酒意瞬间全无。
    她立马回头抱住Janice,小声问道:“我是不是喝多了,为什么看到的人是赵启明?”
    Janice摸着她的脑袋,对着门口的人打招呼:“老赵啊,这是刚来还是中途溜场又回来?”
    “喝多了?”赵启明在电梯外问。
    Janice看电梯门要合上了,又摸了摸身上人的脑袋,“是有一点点,不过代驾师傅到了,我送她上车。”
    李潇潇听到电梯门被“哐当”被弹开的声音,脑子里都是赵启明伸出腿搁在电梯间的样子。
    “我送你们出去吧,又喝成这样。”赵启明站在门外说。
    就冲这一句话,李潇潇立马回头冲着壮烈男儿质问:“什么叫又喝成这样啊,女孩子就不可以在外面喝酒吗?”

章节目录

不要赖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好多彩虹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多彩虹屁并收藏不要赖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