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歹walk   of   shame都改名为walk   of   no   shame了!
    赵启明和李潇潇的认识纯属意外,两人在税务局办事的时候萍水相逢。当时赵启明就在李潇潇旁边的窗口,李潇潇那天临时痛经脸色惨白。赵启明一大男子主义者肯定是捧着热心肠送了李潇潇去医院。李潇潇为了感谢他,留了联系方式说回头请吃饭。
    赵启明没事就在翻翻这姑娘的朋友圈,深夜网易云点个赞,和自己不沾边的业内新闻也会点个赞。当然,赵启明也有吸引李潇潇的地方。赵启明家是做传统餐饮的,但他单独创业的轻食风生水起。李潇潇还请教过赵启明开连锁店的流程,讲着讲着,李潇潇觉得这人还是挺认真的。
    赵启明追的李潇潇,季抛恋情紧急告吹的原因很简单,李潇潇留下一句话,赵启明你男德班的学费我终生给你包了。
    就单单说她偶尔和Janice出来深夜聊天这种事情,赵启明从晚上10点就开始发消息,让李潇潇回家。Janice一开始还说这不错,挺关心人的啊,后来李潇潇直接把两人的对话记录给Janice看了,Janice说这人不合适啊,怎么出喝一杯就话里有话扯到我要带坏你不守妇道的意思了。这都2019年了,怎么他家开的女德班?这种人赶紧分,不然留着过年在家里被宰吗?
    李潇潇有晚上心情不舒畅,又被催了,直接电话过去说分手。当事人当时不回话,结果半小时后出现在酒吧,先是好言好语说自己错了不是那个意思。Janice在旁边点着烟白了赵启明一样,他当时也没说什么。李潇潇从高架椅上梭下来,领着人朝门口细说。
    她当时一副太妹姿态,手里还夹着刚从Janice手里借来的烟,把人领到门口后就一个劲抽着不说话。赵启明看了她一会儿,伸出手指帮她蹭嘴角的口红。李潇潇就炸毛了,你碰我之前能不能经过我的同意。
    赵启明哪忍得了这种卑躬屈膝的状态,抢过她的烟往地上一扔,直接把火苗踩熄灭。拽着她手腕问,你是我女朋友我怎么都不能碰一下?
    我算你哪毛子的女朋友?李潇潇甩掉他的遏制,就问他,做你的女朋友就不能出来喝酒了吗,做你的女朋友就不能穿小吊带迷你裙了吗,做你的女朋友每次去你家就必须要当着你爸妈的面子收拾碗筷洗碗吗,做你的女朋友就一定要出门全程都报备吗。他妈的玩过家家都不是这样玩的。
    over,就这样子酒后委屈劲一起上头了。李潇潇发挥十年前校园太妹的专长,从自己包里又抽出一根烟点上:我给你看的都是很真实的自己,我抽烟我懒我不喜欢洗碗。因为我觉得如果你还不错可以过日子,那我就没必要在你面前装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可你给我反馈并不是这样的,我不想在你爸妈面前装出一副我是个贤惠乖顺的人,家庭关系没必要这样处,婚姻关系更不能这样。赵启明,你也应该明白一个道理,你的女朋友不是你店里面的服务员,你要结婚的那个人,更不是。
    李潇潇叼着烟回到吧台边时,Janice说那股嘚瑟劲,和高级鸡没几个区别。李潇潇问她,鸡又怎么了,都是靠本事吃饭。那会儿,酒吧出奇的放了萨克斯版本的《说散就散》,在白烟的余波里飘荡,又low又爽。
    可这会儿,赵启明毫无准备下被指名点姓地骂了一通,电梯门直接卡在他脚上吃痛一下。
    “让开。”李潇潇走到他身边时酒气停留。
    赵启明回头看摇曳出门的身影,骂了句,“你现在到底是有多牛掰。”
    “你还不知道啊,和你没有关系就最牛掰的事情了。”李潇潇回头,耳上的珍珠吊坠,珠圆玉润有光采。
    有人迎接寒夜和前一任说再见,有人拥抱寒夜想和旧人说,再见。
    be my love
    “师傅,谢谢哦。”    李潇潇等代驾小哥下车后,从副驾驶蠕动到驾驶座上。方向盘磕得不舒服,回头找抱枕的时候给李律凡发了个信息:睡了吗?
    “刚躺下,我东西收拾好啦,你什么时候回来?”
    “再20分钟吧,你先睡吧?”
    李潇潇看着他给自己回了个晚安的黑眼圈表情后,才把手机扔到副驾驶。徒手摘了美瞳和假睫毛,干涩感和疲倦感在密封的空间里像俘虏,是绝配。
    再吵醒的人就是铃声了。糊里糊涂中看到号码归属地,心里也清楚一二,礼貌又谦逊地问候一声,“你好,哪位?”
    “刚睡醒

章节目录

不要赖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好多彩虹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多彩虹屁并收藏不要赖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