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求着,“你不要生气了嘛~”
    “我没有生气。”章诚毅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现在都要2点了,怎么精神还上来了?”说着还去拨弄溜在脸颊上的头发。
    “就是已经睡过了,不想睡了。”李潇潇突然就环住他的腰,她自己也说不上是熟悉感还是安稳感,也不想深究到底是自己是睡意上头还是酒意麻醉,只管往他胸口贴近,“你和我一起睡吧,我会老老实实的。”
    “天呐。”章诚毅仰天送了口气,圈着人的脑袋按在自己心上,“好好好,你说了算,我先给你卸妆?”
    后来章诚毅帮她卸了妆,洗了澡,换了睡衣,吹了头发,做个干干净净的香宝宝之后,李潇潇被送进被窝,秒入梦乡。章诚毅衬衫湿了一大半,从她衣柜里找了羽绒服和泰迪熊大衣,套得自己严严实实,去了客厅沙发,也就半睡半醒中被李律凡叫醒。
    “小章叔叔?”李律凡嘴里还转着电动牙刷,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沙发上蜷缩成一团的男人,还有搭在边上的黑衬衫。
    章诚毅眼一睁,扶着沙发起来,看了看手表,早上6:30,“早。你小姨昨晚上喝多了,我怕她中间出事所以没走睡的沙发。”
    挑起自己衬衫问李律凡,你家烘干机呢,帮我烘干一下,我里面没穿。李律凡屁颠帮他把衣服弄好后,他也就套着李潇潇的大衣跑去卫生间换好衣服在出来。黑色的衬衫褶皱一片,“我去看看她怎么样了,家里有东西吗,需要我给你做早餐?”
    “我等下去学校食堂。”李律凡含住牙刷朝卫生间跑去,还留下一句“你等等”给在原地的章诚毅。
    李律凡漱口出来后给章诚毅递来新毛巾,“你要不洗洗吧,小章叔叔。”
    章诚毅在手上掂了一下,“好,我先去看看你小姨,弄得差不多了就出门?”
    “那个,小章叔叔,我能问你个问题吗?”李律凡额前的刘海还没顺下来,有点狗啃毛躁小老虎的感觉,黑色眼镜框下圈着李潇潇同款的吊尾眼。
    章诚毅捏着毛巾靠门框上手放背后,“你请讲。”
    李律凡推了推眼镜框,盯着章诚毅的喉结,“你不是和Janice约会吗?”
    “如你所见。”章诚毅拿着毛巾拍了拍他肩膀,“先祝你寒假快乐。”
    “哦,好的。”李律凡点着头依旧盯着他的喉结。
    章诚毅一直注意他紧盯自己某处的目光,“我刚起床没收拾到底有多邋遢,值得你浪费这么多精力?”
    李律凡指了指自己还在萌发的喉结,“我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撒谎,万一你骗我小姨又骗Janice呢?”
    章诚毅脚下的拖鞋松了松,一脸正经下摸着自己的喉结,歪头杀,“就你这点功夫审犯人,不知道要在原地呆多少年写材料。”毛巾包直接捂在他头顶一顿乱薅。
    李律凡站在原地,看了一眼沙发窝里面衣服,又头看看章诚毅的黑色背影。拉开窗帘。今天的春天来得好早,天亮得也早。
    章诚毅捧了把水浇在自己脸上,擦脸之前甩了甩脸上的小水珠,短简睫毛上挂着的水珠润进眼眶,酸疼。
    “包子,醒一下。”章诚毅摇了摇被子里卷成一团的人,“醒一醒看看头疼不疼,嗓子舒不舒服。”
    李潇潇在被窝里睁开了眼睛,立马翻身起来,“嗯?”
    “嗯?”两人大眼瞪大眼。
    李潇潇看着自己睡衣完好他衬衫发皱,双手捂住脸问:“我昨晚是不是折腾你了?”
    “看来这脑子是不疼了,到底说话声音还贼响亮。”章诚毅弯下身子掰开她双手,对着她开始卖惨,“你也知道你昨晚折腾我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不会有以后了。”李潇潇拉着他手腕,软软的手指碰上他的手表,“我有说什么让你生气的话吗?”
    “那没有,但是你很生气。”章诚毅半腿跪在床边,“你超生气,一直说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还骂我不要脸。”
    “啊?”李潇潇难堪地拉长了嘴角,完了完了。往床里挪了挪示意人坐下来,“你也知道我是个狭隘的人,所以我要是说什么生气的话你全忘掉吧,更不要深追原因。”
    “没,问你为什么生气,你也不说,就一个劲的哭。”有人眉心一锁又逞笑着问她,“你现在醒了

章节目录

不要赖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好多彩虹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多彩虹屁并收藏不要赖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