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
    “我觉得你的建议可取。”李爸爸点点头取下自己的眼镜,指关节扣了扣桌子提醒雅雅,“以后要是你以后再当热心群众,我可跟你有的说。你以为我今晚就会给你发双份工资吗?”
    雅雅缩了缩脖子,回头去后堂拿酒精:“你们先上楼休息吧,我打扫完就关门。”
    章诚毅套上手套开始收拾垃圾桶:“这样啊,叔叔你先上楼。我和丫丫一起做卫生,完了把你送上车,回头我来锁门就好了。”
    “我不叫丫丫,我是‘信达雅’的‘雅’。”雅雅对落笔的事情,相当较真。
    “你这小孩,要不是小章提醒,还真忘了这事情,等下我们一起送你吧。”李爸爸也反应过来,自己一直疏忽了小雅的安全问题。
    雅雅看着章诚毅的侧颜,厚着脸皮上前小声求证:“师哥,你不会是中央空调吧?”
    章诚毅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扫帚在紫红米石上扫过,“我说了我不是你师哥,你到底是有多缺师哥?对了,你刚的报警笔录,明天有人带你去补。”
    章诚毅和李爸爸把雅雅送上滴滴后,李爸爸问,那人去哪里了。
    章诚毅盖好垃圾箱关好门牌灯,“他车子就停在外区的路边,找一跑腿的买了药,估计睡过今晚要是觉得没事肯定就走了。”
    李爸爸双手背身后。章诚毅这时候电话震动了,他示意自己去边上接一下。此时,街道外的警车声由远及近由近及远,楼梯间的小窗户中狭小天际充斥着红蓝混合的光采。
    他在楼梯角挺拔中抬眼看了看窗外,等车笛声平息后,对着电话那边讲:“赵哥,那多谢了...”
    李爸爸只听到他客客气气地感谢着对方:一来诊所是女朋友父亲开的,病人不配合,老医生医者仁心,一心只想着病人;二来我就怕那位大哥有反社会型人格,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留着给社会治安造成后患也不好。
    他挂了电话后挤了个自若不定的笑。
    李爸爸才反应过来是他报了司机的车牌号才提高了办事效率,问他:“自己还打了个电话?”
    “应该的。”
    李爸爸知道他也不是张扬跋絝的小孩,对自己家里事情三缄其口,也就客气地感谢着:“多谢,有心了。”
    李潇潇还在客厅正开着电脑等他们,见人回来了将事情问了个通遍。李潇潇问,如果那个人确诊是呢。章诚毅开着玩笑批评她,大家都戴着口罩和手套呢,脑子里装一点乐观的东西,大家再耐心等等,我朋友说出了CT就给我回话。
    “也别干等,都洗漱吧。”李爸爸撑着眼角,“别太紧张,能提前知道答案,就是好事情。”
    两人挤在沙发上时,李潇潇朝他招了招手示意过来听悄悄话:“你等下要当着我爸的面避嫌地提一下自己睡沙发吗?”
    “我干脆睡车里算了。”这人故意睥她一眼,“要不你和你妈睡我跟你爸睡?”
    “我不要。”她磕了磕他的额头,“我爸很懂。”
    章诚毅勾了勾鼻子故意逗她,“你说你爸懂什么?你爸刚刚还塞给了我一盒避孕套,让我注意安全。”
    “你睁眼说什么瞎话,不可能。”她眨下了眼睛,猜测之下暴露隐隐的期待。
    “不信?我包里正揣着,你自己摸一摸。”
    说着把她的手放进自己外套的包里,李潇潇将信将疑中确实摸到一个带着塑封的小盒子。正要拿出来时,他使劲把她手往自己包里按,“你爸出来了。”
    李潇潇慌张中松了手赶紧从他包里抽出来。这时章诚毅电话又响起,两人一起起身,章诚毅一边给她们打着收拾ok一边问电话那头,他这要是核酸结果为阴性等观察期结束,是刑侦拘留还是单纯罚款。
    父女两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又听到他问,你春节休哪几天啊。李爸爸识趣,进房门之前提醒李潇潇晚上早点休息,明早要去看姐姐。
    章诚毅洗了澡出来穿的是李律凡的睡衣,短小绷。李潇潇注意力从pad上挪动,问爬进被窝里的人:“你刷牙了吗?”
    “刷了,要干嘛?”章诚毅被她问得莫名其妙,想到这点这地也不可能点夜宵啊。
    “那可惜了,我还想请你吃糖。”说着便从抽屉里递了一盒润喉糖给他。

章节目录

不要赖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好多彩虹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多彩虹屁并收藏不要赖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