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阵沉默。
    “阿姐,你且安心在我寝殿住下吧。”方喻同陡然开口,年轻帝王半哑的嗓音里,似乎还带着一缕央求之色。
    阿桂抬起眼,撞进他漆黑渴求的眼睛里。
    她心头一颤,然后别开眼去,抿着唇道:“我……才不要住在你这儿。”
    方喻同睁大眸子,拽住她的衣角,“阿姐不是看了我写的那些信么?为何还不肯留下。你若是不待在这儿,那我也不待了!你若要回嘉宁城,那我就迁都到嘉宁城去!”
    “……胡闹。”阿桂杏眸圆睁,轻轻训斥他一句。
    这样久违的训斥,反倒让方喻同开心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阿姐肯训他了,那他们的关系也就回到当初了。
    他拉着阿桂的袖角一扯,顺势将她扯进怀里,对着她微红的耳尖哈气。
    “阿姐,算朕求求你了,就留在这里好不好?”
    阿桂被他灼热的呼吸洒得身躯僵直,抬腕推了推他,“怎的还叫我阿姐?”
    杏眸水泽流转,似羞似嗔地剜了他一眼。
    方喻同愣在原地,饶是再精明再聪慧的大脑,也有些转不过来。
    阿桂羞得脸红似滴血,回勾着他的袖角,娇滴滴地说道:“大婚之前,哪能共住一处?这不合规矩。”
    方喻同总算反应过来,狂喜地抱着阿桂,“阿姐……噢不是,真愿意嫁我了?”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阿桂抵着他的胸膛,“我说了不算,待你找我父亲和叔叔商量过才行。”
    “三叔早就同意了,不然也不会助我登这帝位。”方喻同喜极。
    他抱着阿桂的细腰,撑起来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才不舍地放下。
    可惜,她这趟进宫,还是匆匆,转眼又要将她送出去,连一晚都没留。
    方喻同依依不舍地看着阿桂收拾细软,一直守在她身侧,连堆积如山的奏折也破天荒地没去搭理。
    “阿姐……”
    阿桂轻飘飘睨他一眼。
    “说错了,朕未来的皇后。”方喻同连忙改口,忍不住又抱着她的腰,“你要快些嫁进来。这儿孤零零的,我每晚都睡不着。”
    阿桂羞得面颊发烫,将他捣乱的手拨开,支支吾吾道:“该是你……快些来娶我才是。”
    方喻同还如同少年般清隽的眉眼间都绽放出耀眼的灿烂之意。
    只有老天爷知道,他等她的这句话有多久。
    一路走来,他彷徨过、失意过、忐忑过,有大悲,亦有大喜。
    而如今,总算有了他的山海,肩膀日益宽厚,眉眼日渐成熟。
    可只要有她在身边,他就永远还是当初那个少年。
    胸有沟壑,意气风发,双眸亦永远澄澈,目光所及之处,唯有她一人。
    --

章节目录

欲买桂花同载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桑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微并收藏欲买桂花同载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