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陆时欢却翻身抱住了他,不让他退。
    男人只好僵直身体一动也不敢动,与陆时欢一起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大概三五分钟过去了,他怀里才传出沉闷却羞涩的女音:“我明天就要走了……这一走可能很久都见不着面了。”
    “锦寒哥,我很害怕,我怕时间和距离会消磨我们的感情……你就让我切身感受一下你对我到底有多爱,在我身上留下你的烙印……”
    “行吗?”
    陆时欢循循善诱着,明明自己也很紧张、害羞,却还是铁了心要把这个计划贯彻到底。
    她这般温声软语,连哄带骗,温锦寒就是钢铁练就的意志,也很难不被消磨干净。
    男人的手反复攥了好几次拳头,因为隐忍,他额头已经冒起了青筋,蒙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
    喉结也不知道来回翻滚了多少回,防线被一寸寸瓦解,眼看着就要彻底沦陷了。
    但好在他还留存着一丝理智,考虑到了安全方面的问题,而他家里什么安全措施都没有,所以最终他还是艰难开口,拒绝道:“……你现在是易.孕.期。”
    男人话落,陆时欢抬头吻上了他的薄唇,一阵厮.磨。
    而后她主动发起了攻势,狡黠又娇羞的轻笑了一声:“我包里有那个……”
    她声音里似有撩人的钩子,精准无误的钩住了温锦寒的心,破掉了他最后一层防线。
    陆时欢的决心他真切感受到了,对她自己买套这件事感到哭笑不得。
    也正因为此,温锦寒没有再拒绝。
    一方面是他确实和陆时欢一样,对即将面临的分离感到不安;另一方面,他以为陆时欢一个女孩子已经如此热烈的向他示爱,若他再逃避、拒绝,便也算枉为男人了。
    -
    温锦寒一旦卸下防守,开始反守为攻,陆时欢很快便落了下风。
    她被他吻得思绪空白,只本能的呼吸着,圈紧他的脖颈。
    以至于温锦寒腾出手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什么东西,陆时欢也不得而知。
    整个过程中,除了最开始的疼痛到后面渐入佳境的契合,陆时欢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直到温锦寒搂着她,一只手握住她的左手,有意无意的摩挲她的中指,陆时欢才察觉到她左手中指上被套上了什么东西。
    冰冰凉凉的触感,尺寸大小与她手指十分契合。
    “这是什么?”黑暗中,陆时欢挣脱了温锦寒的大手,将左手举到了眼前。
    可光线太暗,她看不清手指上到底套的是什么。
    倒是温锦寒的回答,格外清晰:“求婚戒指。”
    陆时欢心跳漏了一拍,满脸惊诧隐没在黑暗中,半晌没接话。
    只听见温锦寒接着道:“原本打算明天在车站的时候向你求婚的。”
    “这戒指买得匆忙了些,以后的婚戒,一定让你亲自挑选,选你最喜欢的。”
    他说话间,手已经又攥住了陆时欢的左手,拽到嘴边亲了亲,方才放回被子底下。
    温锦寒道:“欢欢,你愿意嫁给我,做我的妻子,一生一世被我捧在心尖上宠爱吗?”
    男人嗓音低磁,带着淡淡的哑,和尚未完全褪去的欲。
    但是这要人命的声音,便足够让陆时欢沦陷了。
    偏温锦寒还加强了攻势,呼吸在她耳畔敏.感.地.带徘徊:“戒指已经替你戴上了,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完全没有机会回答“我愿意”的陆时欢,被男人这温柔却又霸道的言辞逗得忍俊不禁。
    她翻身投入他怀中,仰头轻轻咬了一下他的喉结,惩罚似的:“话都让你说完了,我还说什么?”
    末了,她还是郑重的回答他:“我愿意做你的妻子,永远愿意。”
    “还有……”陆时欢顿了顿,唇瓣覆在温锦寒耳畔,柔情似水道:“谢谢你温锦寒。”
    ——谢谢……有你来爱这么差劲的我。
    (正文完)

章节目录

锁蛮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袖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袖刀并收藏锁蛮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