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为什么要害他。她还瞧见父皇站在一旁,神色冷漠地指责她,说她杀兄夺权,狠毒至极。
    字字句句砸在她心头,可她却无半分反驳的能力。
    她怕了,她真的怕了。愧疚如寒池之水般没过她,致使她脱困不得,呼吸不得,唯有无穷无尽的窒息与惶恐。
    只有止妄在侧时,她才会有一点喘息的机会。
    止妄拂去她眼角的泪渍,“我还了俗。”
    他今日去国寺还了俗,收起了佛珠,褪下了僧衣,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躺在姜昭身侧,看着眼前的烛光忽明忽暗。
    比起普度众生,比起侍奉佛祖,他更想与姜昭度过此后余生。
    姜昭迷迷糊糊地看着他,慢慢地“嗯”了一声。
    止妄又道:“你说要大齐海晏河清,要见这盛世太平,我都应了你了。”
    姜昭终于清醒了些许,她问:“你真的愿意吗?”
    背离信仰,放弃过往,只为了一个她?
    止妄眸中有星光漫漫,他笑了笑,清风朗月,姿容无匹。
    “我愿意啊……”
    哪怕死后坠入地狱,受烈火焚烧、镬汤铁床之刑罚,我也依旧愿意。
    他拂过姜昭额间的碎发,轻轻吻了一下。
    昔年梦中初见殿下,自此十年凄清岁月有繁华、有暖阳,如今我也愿以余生为约,与殿下共白头,同连理,免遗恨,共苦难。
    相知相伴,同舟共济。
    (正文完)

章节目录

与佛子连个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宴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宴河并收藏与佛子连个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