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安笑道:“让娘担心了。”
    林母抹去眼泪拉着儿子儿媳问他们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京城如何,甄妙笑着说了,转眼看到自家女儿嘟着嘴不满地看着他们,赶紧招手让小丫头到自己身边来。
    如婉犹豫一阵还是不情不愿地过去了,到底分开了半年多,难免会生疏。
    接下来林书安同林母说近来的安排,而甄妙和孩子还有姐姐聊天。
    “你们这就要去京城了,隔着这么远,往后连见面都难。咱们姐妹俩好不容易在一起,又要分开了,我这心里也怪不是滋味的。倒不如不成亲,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被捆住了脚哪儿也去不了。”
    如婉人小鬼大,和母亲亲近如初后倒豆子似的说话:“姨母有小弟弟了,姨夫天天都想姨母去找他,这样他就能多看看小弟弟。”
    甄妙愣了下,激动道:“真的吗?恭喜姐姐。”
    甄娟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肚子,眼底柔情满满,笑了声:“往后我就指着他了,我倒想他是个儿子,以后也不必担心被人欺负,将来他长大也能给如婉撑腰。”
    她说这话时方子凌就站在外面,噙在嘴角的笑渐渐地淡了下去,她有身孕是他最欢喜的事,但她将儿子做依靠,他又算什么呢?非他计较,而是她太过冷淡,任他如何放低身段去讨好,她与他之间总隔着一层,他走不过去而她也不愿意过来。
    她在外面给足了他脸面,而回到家,哪怕她就在眼前也只有一室的清冷。
    他所得到的也不过是个人罢了。
    林书安一家人两天后回到桃花村,那天整个村的人全都出来看状元郎,就连县令大人也特地来道喜,还有当初给他授课的孙先生,为自己教出了个状元郎得意不已。
    而站在不远处的甄大一家子却不敢上去攀谈,王氏推甄大,被甄大瞪了一眼,老实地抱着自己的儿子心里气的牙根痒。
    原以为和方家攀亲,以后有好日子过,谁知道上门几次却连正儿八经主事的人都见不到。摆明了就是不把他们当回事,王氏嘴快骂甄娟不孝顺,眼里没爹娘,哪儿知道出了府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几个婆子撸起袖子朝王氏脸上甩了几个大嘴巴,一张脸肿的不成样子,怕人笑话还是等天黑以后才回去的。
    经过上次一家人的胆儿都给吓破了,哪儿还敢说什么。
    而人群中还有脸拉得老长的林奶奶,这几年她孙子次次院试考不过,家里二儿子一家子成天的闹,口口声声不想养吃干饭的,她这个奶奶没办法指责大孙子,可这吃家里喝家里的,连她都看不过眼,尤其是三房家的一次次传来好消息,她又气又羡慕。
    这回可更好,人家中了状元,村里头一个,林家祖辈都没未办到的事儿,一口气全成了。瞧瞧三房的那个婆娘笑得多得意,这就要跟着儿子去京城享福了,她这辈子连想都不敢想,要是没闹得这么难看,她也能在入土前见一回皇城长什么样吧?
    心事终了,一家人准备离开,有人问道:“书安,你做大官了也不帮衬下你娘子家的弟弟?兴许去京城见了世面,人也就开窍了。”
    林书安未开口,甄大自己就出声:“不是读书的料去哪儿也没出息,成了,你要是眼红自个儿去京城见世面。”
    甄大看着两个女儿头也不回的离开,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再见不到她们了。
    看那一家子欢欢喜喜的说笑,要是他之前没顺着王氏,女儿是不是也不会和他生分成这样?
    甄妙一家人离开镇上那天,秀华一家人也去送了,只有孩子们不懂离别的愁绪还在一起说说笑笑,直到分开那一刻还相互挥手。
    秀华和一旁的甄娟笑:“这一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说不定再见,妙娘就是诰命夫人了。”
    甄娟看着那远走的马车,将手放在腹部,轻声道:“这也是她自己博出来的命,看她好,我也就放心了。”
    十年后,秋叶随风缓缓落下,气派的宅院一妇人正在打理盛开的秋菊,岁月好似未在她脸上流下痕迹,看起来越发温婉高贵。
    突然从外面传急促的脚步声,一家丁急匆匆地跑进来:“夫人,您等的人来了。”
    妇人直起身,看向家丁身后身着青衫的高大俊朗的书生,那眉眼俊逸,唇红齿白,一身清冷气,半点不见小时候的皮实闹腾。
    “谨之来了,这一路上舟车劳顿累坏了吧?瞧这相貌真俊,你娘送来的信上都不说实话,说什么难说亲,如此好相貌又有才学,不知哪家姑娘好运气

章节目录

我嫁的书生超宠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容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黎并收藏我嫁的书生超宠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