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衷寒走到封戚面前,半蹲下来,用掌心轻轻贴住了他的膝盖:“其实以前每个雨天,我都会疼。”
    不等封戚问他,季衷寒便抬脸道:“现在好像不会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不会的,或许是那次雨夜中,发现封戚曾经出过车祸,受过重伤。
    又或许是在那次大树被雷劈中,砸向他们时,被封戚护住的那刻。
    那些曾经藏在心底深处,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愈合的伤口,缓缓愈合。
    封戚捧住他的脸,无名指上的微凉贴着他微烫的脸颊。
    季衷寒弯着眼睛笑道:“封戚,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封戚没有说话,他探身吻住了这个他曾经以为不会得到,也再也得不到的人。
    什么时候喜欢的,他不知道。
    什么时候爱上的,也许知道。
    大概是明白了爱的意义时,唯一想到的选项和答案,只有季衷寒三个字,封戚就明白了。
    除了眼前这个人,不会有别的人。
    他想一直陪着他,陪他走过一生,在这漫长的一生里,都有这人的影子。
    那是他曾想过,最幸福的事。
    完
    --

章节目录

不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池总渣/池袋最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池总渣/池袋最强并收藏不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