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昭不再理他,昏沉着转过身,一觉睡到天明。
    连日赶路的疲乏终于在天色彻底黑下去后席卷了楚毅,他不睡时很清醒,睡过去后竟起的比秦昭还晚,睁眼时已近晌午了。
    他半梦半醒地看着帐顶,忽然想起什么,蹭的一下坐起来看向四周,在看到书桌前的秦昭时眸中一亮,趿着鞋走过去。
    秦昭头也没抬,道:“去洗漱吧,待会儿阿时和岁岁会过来吃饭。”
    楚毅哦了一声,人却没动,片刻后又凑近了一些,道:“……我想看看。”
    他没说看什么,但秦昭当然知道,只是没理会他,把他打发到净房洗漱更衣去了。
    收拾停当也差不多该用膳了,趁着孩子们没来,楚毅又凑到秦昭跟前:“阿昭,我想看看。”
    秦昭不想理他,这人却粘过来拥住她,蹭着她的耳畔求道:“我就看看,只看一眼。”
    他对那刺青有什么执念一般,总算撩开衣襟扫了一眼,才心满意足地笑了笑,隔着衣裳又在那处吻了一下,才去外间等着孩子们一起用膳了。
    秦和秦稔总算见到三年未曾谋面的父亲,起初还有些拘谨,但毕竟是亲生的,之前又陪着他们长到了十岁,没多久三人便找回了从前相处时的感觉。
    两人对楚毅这次领兵出征的事都很感兴趣,尤其是深入胡人腹地之后的事,缠着他问个不停,吃饭时说不完,下午去林中玩耍的时候还在不停说。
    秦昭歇了个午,睡醒走出去寻他们时便见父子几人坐在河边的一块大石上,平日里话并不算多的男人口若悬河两个孩子听的津津有味,还时不时地往嘴里塞什么。
    楚毅眼尖,远远便看见了她,立刻起身撇下孩子,拿着方才放在膝头的一只海碗走了过来。
    他这次回来刚好赶上了今年最后一批枇杷,此刻碗里装的全都是黄澄澄的枇杷果,只是这些枇杷全都被刀削掉了一小块。
    他将海碗捧到秦昭面前,道:“阿昭,吃枇杷。”
    秦昭拈起一颗,蹙眉:“为何都要削掉一块?”
    “我尝了尝,”楚毅笑道,“不好吃的都给阿时了。”
    正和妹妹一起往这边走的秦和脚下一趔趄,总算明白为什么自己刚才吃的枇杷都有些酸苦了。
    归元山上艳阳一片,男孩子跳脚说父亲偏心,其余人笑作一团。
    一阵山风吹过,将笑声卷至山野,卷至道观,卷至那处隐蔽的断崖石台。
    不知名的小白花仍旧挤挤簇蔟地盛开着,一切都是从前的模样,一切又都已然不同。
    【正文完】
    --

章节目录

卑贱[家奴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左耳听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耳听禅并收藏卑贱[家奴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