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不想他眼中的希冀和光亮消失不见。

    于是她点了点头,小声问:“这是什么呀?”

    纪云开努力不让喜悦泻出来,他清了清嗓子,神色如常:“这是一朵金桂花,是我在军营里赢来的。我拿着也没什么用,正好你生辰,你拿去当花戴在头上。”

    周月明轻笑一声:“这个东西怎么戴头上啊?”

    她说话间伸出手,接过了木匣子,认真打量着这朵金色的桂花。

    她第一次真正见到桂花的时候,它的颜色已经有了一些变化,不若此刻这般金光灿灿。

    她白嫩的手心里握着黑色的匣子,黑匣子里躺着金色的桂花。

    纪云开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啪”的一声,周月明合上了匣子,抬眸直视着他:“纪云开,你说你是赢来的,你赢这个,费了很大的功夫么?受伤没有?”

    “没有,那些人根本不足为惧。”纪云开心里欢喜,“在我手下走不了几个回合。”

    她这次没有看见他,掉头就走,居然还好声好气同他说话。这是他记忆中她第一次用关切的语气同他说话,他眉目间不禁染上一些得色。

    他从第一次见到她起,就格外关注她。知道她讨厌自己后,他更是难受不甘,一心希望她不要讨厌自己。希望她对他也能像对她兄长那般亲近,甚至要更亲近一些。可偏生他努力了很久,只是徒增她的厌烦。

    虽然不知道什么缘由,但她今天的态度分明有了很大变化。

    周月明点一点头:“是么?那你很厉害啊。”

    纪云开耳根微红,脸上却没太多表情:“也不是,都是些新人。”

    “那也很厉害了。”周月明垂眸一笑,“不过你赢来的东西,怎么不自己收着,反而给了我?”

    “你生辰。”

    周月明这时看着他,不是看自己讨厌了很多年的人,而是看自己的恋人,自己感情正好的夫婿。她想了想,轻声道:“那我收下了,谢谢你的寿礼,我很喜欢。”

    “哦,好。”纪云开稳了稳心神,“你喜欢就好。”他随手指了指旁边的道路:“那,我先过去。”

    “等等。”他刚一抬腿,周月明就叫住了他。

    纪云开心头一紧,她是不是后悔了?她会不会把他刚送她的东西直接丢进他怀里?说一声才不要他的东西……

    短短数息间,他脑海里涌上了许多念头。然而下一瞬,他听到她含笑的声音:“你什么时候回军营?”

    “明天辰时之前到就行。”纪云开如实回答。

    周月明点一点头:“今天我生辰,宋嬷嬷会做桂花糕,你要不要也尝一尝?”

    纪云开怔了一瞬后,才去认真思考她的话。她这是在对他示好?他点头,声音几乎不是自己的:“好。”

    两人分开好一会儿,纪云开还如同在梦里一般。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不是昨晚月亮娘娘听到了他心里的话,所以她才会一夜之间态度软和下来,没有再拒绝他的示好,还邀请他吃桂花糕?

    她居然知道他喜欢桂花糕?连他母亲都不知道。

    这一天,纪云开吃到了十四年来最甜的桂花糕。

    他们相处自然,仿佛之前数年的不睦根本不存在。她会听他说军营里的生活,会跟他讲自己最近新看了什么,新学了什么……她在给兄长求护身符时,也给他求了一个。

    周月明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着。长大后的她已经看开了,自然不像她小时候那样因为父亲的冷情与偏心而对纪云开产生不平之意。

    和她记忆中一样,纪云开十六岁时随纪大将军回京,两年后班师回朝,两人许下婚约。数月后重返战场,因为她事先的提醒,有惊无险,八月回京……

    她心想,其实如果不是父亲的缘故,他们大概就会这般吧。

    ……

    周月明刚一睁开眼睛,就对上了纪云开的眼睛。她一时有些恍惚:“云开?”

    他们不是还没成亲么,怎么就在一张床上?

    “醒了?”纪云开温声道,“还早呢,再睡一会儿。”

    周月明摇摇头,看清房中装饰,是她和纪云开成亲后在纪家的房间。

    她怔了好一会儿才道:“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只不过就这醒来的一会儿功夫,梦中场景已经忘记了大半。

    “什么梦?”纪云开饶有兴致。

    “梦到我们从小相亲相爱啊。”周月明将头靠在他怀里,有些遗憾,“感觉好像错过了很多年。”

    “没关系,咱们还有一辈子呢。”

    PO18脸红心跳

章节目录

战死的他飘回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程十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十七并收藏战死的他飘回来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