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打量一番。
    “这是怎么了?”
    裕泰伺候是出了名的谨慎小心,极少有这种失魂之态,还以为生了病。
    “若是生病,可千万要吱声,别过病气给太后了。”
    “嗯,谢福公公。”
    沙哑的颤声惹得福海惊讶,走近些,发现人面色阴白,这模样,若不是大病便是伤了心。
    裕泰是宫里长大,亲人早已经死绝,回想起宫里前几日传的风言风语,莫不是当真让姑娘给拒绝了?
    “凡是放宽心,是你的终究是你的。”
    裕泰暗自苦笑,一个太监,能有什么是他的呢。
    勉强打起精神“知道了,谨记福公公教诲。”
    房中传来沈清云的抽噎,福海闻声满腹忧虑,拿出一包银锭强塞给裕泰。
    “赈灾送粮,皇上派我跟着去,明德宫,烦请你多照料。”
    裕泰手下不动声色地收下银子,微微颔首“知道了。”
    隔窗,福海忍不住抬头朝里观望,薄薄窗纸隐约只能看到女人抽泣的身影,朦朦胧胧,并不真切。
    “哎”他无意识叹了一口气,暗藏着不舍之情。
    送粮一事,本不该落到他头上,只因开春又要张罗选秀的事情,难免人手不足,加上其他人资历尚浅,押粮又马虎不得,无奈才指派了他。
    若是前几年还好,如今沈清云的身子骨越发孱弱,加上宫外沈大人的身子骨也不如从前硬朗,现在他是片刻都不想离宫。
    “对了,听闻长安又寻了个新对食,你可见过?”他故意旁敲侧击地问。
    这事自打传开,便搁在沈清云心上,原本是为楚辞好的,才托人调到乐坊,谁知又入了长安的狼窝。
    裕泰微怔,眼眶微微现红,像风刮得,又像冻得“见过”
    “是吗,翠竹死的不明不白,可不能让长安再胡作非为了,他是你干爹的徒弟,凡是你提醒着点,不管怎么说都是个奴才。”
    想起翠竹的死状,裕泰心悸胆颤“嗯”
    这厢,沈清云两眼含泪的走出来,福海连忙上前搀扶,心疼的浓眉紧蹙。
    “小心些。”
    说是福海搀着沈清云,倒不如说是沈清云有意依靠着她,两人手臂紧紧搭着,背影柔柔浸入夜色。
    裕泰看得呆了,眼中流露出羡慕的颜色。
    福海与沈清云的事情,他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从两人言行举止,眉目温柔中,也不难看出端倪。
    他原先想过,沈清云毕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小姐,怎么可能会甘心跟个太监苟且,但这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人真就这样熬过来了。
    若说全是虚情假意,那沈清云怎么会看到皇上就躲呢?
    可福海是个无根之人,又能给得了她什么呢?
    想罢,裕泰转头进屋,伺候去了。

章节目录

阉官宠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饭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饭饭并收藏阉官宠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