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要保留证据。”
    季赫一口气翻上来,还没开口,米粒坐起来堵住了他的嘴。
    她的唇舌又香又软,一裹上来就像是陷入了一团水里,季赫顿时失魂落魄了一瞬,半天才反应过来躲开她的吻。
    米粒失去力气,又坐了下去,两人重重喘息了一声,全皱紧了眉,既是痛苦,又是难耐。
    米粒缓了缓后,稍微定神,扶着季赫的肩膀,缓缓抽出他深深插进自己阴道里的肉棒。
    “呃啊……”
    感觉更难熬了,坚韧的肉棒剐蹭小穴里的嫩肉,一寸一寸的艰难退出,两人都备受折磨的出了一身汗。
    “好累……”米粒眼泪汪汪,嘟囔“女上位好难。”
    她好不容易抽出两寸坚硬如铁的肉棒,再缓缓坐下,圆润的龟头顶到自己的小穴深处,瘙痒难耐。
    米粒也算是见多A片识广,轮自己实战,跟个放慢了二倍速一样。一轮起伏下来,浑身发软,柔软的奶子上都是细密的汗珠,紧贴着季赫的胸脯。
    米粒趴在季赫胸前喘息着,粉色的唇瓣微张,吐出丁香小舌。
    季赫眼神落在她粉嫩的舌尖上,口干舌燥,欲念丛生,身下硬得邦邦硬的鸡巴完全得不到缓解。这女人嘴上叫得厉害,动起来两下蔫吧,他鸡巴都快硬爆炸了,额头青筋直绽,折磨到浑身汗淋淋。
    “算了!”休息了会,动不起来,肉棒死死跟她小穴合二为一动弹不得,米粒大嚷,“不干了不干了,累死了,又痛又硬!”
    季赫瞪大了眼,满脸荒谬。
    刚才你还叫嚣着要强奸我的??强到一半知难而退?早知难道他要说自己肉棒天生比别人大一号,上厕所都没人敢站旁边,这样她才会自己放弃?
    米粒真打算放弃了,她腰酸得不行,爽没有爽到,又涨又痛,感觉给自己找罪受,硬是往自己阴道里塞了个大一号的擀面杖,完全不符合尺寸!
    “不强奸了不强奸了!”米粒嚷嚷着,狠了心拔出季赫的肉棒,两人紧连的生殖器竟然发出了“啵”的一声。
    米粒拔吊无情,扭头爬到一边趴在床上休息,粉圆的屁股对着季赫。“嘤嘤嘤累死我了,又累又痛的……不强了不强了,你就当什么没发生过吧。”
    “咔哒!”身后,手铐开了。
    姐妹们儿我回来了,最近又踏马想搞黄色,没男人搞,我好痛苦,我迟早有一天欲火焚身而亡,哭死。我好想看星际ABO啊!想看bg啊!怎么都是bl和gl?我想看女o男A,强制爱,灌精,虐腹,导尿管,最想看发情期标记成结啊啊啊啊。再没人投喂我我就自己自割腿肉了!

章节目录

她的主人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阿崽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崽崽并收藏她的主人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