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渊却蹙了眉,颇有些孩子气地拿腿颠了颠她的背:“我问的是你我。”
    藏贞见曜渊对天海渊阵眼的安排没有异议,展颜一笑。
    接着,她想了想,才开开心心,兴致勃勃道:“魔域和仙域安顿下来后,我那边有乾云、泫潇和洪罗坐镇,你有连山、咸宁和天策军。”
    藏贞眉间业火轻快地摆动:“你我得了闲,可单日去镰洲,双日在九霄长天,或者去三千小世界看看也不错。”
    她还在天马行空地规划,曜渊看她的眼神却越发专注,嘴角也跟着她的话翘起。
    藏贞说完了,没听到曜渊回应,侧眸看他,只听他道:“伸手。”
    她不明所以,但还是伸出手来。
    眼前,靛蓝色光彩一闪,她食指被划开不可见的小口,一滴血出现在指尖。
    藏贞丁点感觉都没有,就见曜渊以仙力为桥,裹着一滴红血落在另一只掌间的白玉牌上。
    血入玉牌,像是一朵昙花绽放在内部,接着黄光凭空出现,将红花裹住,一阵嘤鸣后,展意玉恢复洁白无瑕。
    而藏贞却感受到一根无形的线连接着她和展意玉,她尝试着波动脑海中那根线,展意玉黄色穗子陡然一亮。
    展意玉易主了?!
    她惊愕地看向曜渊,他抿着深沉笑意,手腕一转,展意玉瞬间变成玉镯,扣在他骨节分明,线条利落的手腕上。
    玉镯在他透白腕上,丝毫不显女气,反而有种禁欲美感。
    曜渊学着藏贞的样子,将镯子举起,眼似深湖诱人深入,道:“给你读。”
    藏贞有些反应不过来,他一向执着于将展意玉扣给她,今日竟自缚玉镯。
    她只有言听计从,讷讷地波动脑中的线,听他的心声。
    曜渊的心声同样醇厚悦耳,却更低一重,似低音鼓回荡在她胸怀,道:“我爱你。”
    藏贞只觉一股热意自心中炸开,简直要把她溺死。
    见她面上染上红晕,他眼中都是笑意,心声郑重而温柔道:“你也爱我吧。”
    藏贞心似被春水环绕,周围的花木皆不在,只能看到玉面郎君。
    片刻,她抿唇一笑,半跪在他怀里,双手扶着他瘦削的肩膀,倾身对着曜渊微凉的唇线一啄,便是答案。
    曜渊垂着眼,浓密的睫羽也遮不住他眼里孩子般纯粹的欣喜。
    他双手扣住藏贞的背,刚要深深吻上来,突得想起什么,眼神黯淡一息。
    他歉疚的声音带着试探:“抱歉,你我婚盟未成。”
    藏贞:????
    她消化了一下才明白曜渊在说什么,却又呆住。
    藏贞:瞳孔地震。
    像是怕藏贞生气,他身子都坐直了些,眸色因担忧而晃动:“当日我……急了些,忘记仙族婚盟不管魔族。”
    藏贞简直要原地起立,不假思索道:“什么时候的事?什么婚盟??”
    曜渊脸色即刻变幻,清澈的愧疚和急切被沉黑的冷静和忖度替代,他面无表情道:“哦?”
    两人对视片刻,终于想明白了。
    藏贞眯眯眼,这才想到仙族对鱼水之欢看得格外严肃认真,未结成婚盟的男女一般不可以行云雨之事。
    淦!
    差点就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隐婚了!
    旋即,她侧着眸子打量曜渊——
    方才那么深情表白,其实就是给婚盟未成的事情做铺垫吧。
    曜渊他不是清纯少男吗?
    何时学会了这些套路!
    而曜渊表情也好不到拿去,长眸眯起,单侧嘴角扯笑,恍然大悟——
    魔族民风开放,藏贞根本就没把那一夜当回事。
    他挑挑眉,周围又绕上一层蓝色仙雾,将他们怀绕其中,而藏贞岂能示弱,当下释放红黑仙力也左右突破,两人暗斗中,将下落的蓝色花溅落十丈外。
    曜渊长臂用力,将藏贞压在胸前,两人前襟都似要掺和在一起。
    他抬脸,垂眸,手扣上她的后脖颈,冷声道:“你不打算给我个名分?”
    藏贞低头,抬眸,眉间业火诱人,挑起单侧眉毛,邪魅一笑,冷艳道:“那要看你表现……唔。”
    辗转间,曜渊低音惑人:“定让夫人满意。”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
    --

章节目录

女配只想搞事业,反派却想HE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发条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发条瓶并收藏女配只想搞事业,反派却想HE最新章节